首页 > 泰苍宙夜凌 > 第十一章 脱胎换骨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脱胎换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漆黑冰冷的石洞曲曲折折,不知蜿蜒爬向何方。在那正中央位置处,一具瘦骨嶙峋的尸体躺在地上,除此之外,别无他物。不合常理的是那具尸体的手微微颤动了下,若是有人经过,非得吓个半死不可。

恍惚间,那具尸体已经睁开了双眼,黑灰色的瞳孔望着洞顶,不停的念叨着“我是谁?我究竟是谁?我到底是谁?”断断续续的声音在洞中传荡。

“啊!!!”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充斥着山洞,只见那原本躺在地上的尸体此刻早已爬了起来,用手轻轻抚摸着身上的猪皮马甲,此人不是狗蛋是谁,那流泪过度的眼睛竟有滴滴血泪滴下,将地面染的通红。

”狐紫苑,我必杀你”,或许是记忆太过久远,一时间喊出口竟让狗蛋有些呆愣。“一次又一次的栽在这个女人手上,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宿命吧”或是想起了心酸往事,狗蛋嘴角泛起微微的苦涩。

“没想到千年时光已逝,终究有些东西不是逃避就可以摆脱的了的,”狗蛋郁闷中。往事一幕幕的回到他的脑中,千年之前他被抽取霉神之种而亡,恰逢好友杀神及时赶到,也不知道杀神那家伙现在可好?之前赠与对方的霉气及时飞回体内,死而复生。为避后祸,他将霉神之种的阴力藏在此处,毕竟牢狱之森的深处是宙壁交接之处,各种奇妙的事情都会发生,连那禁地中的老怪物们都不愿意轻易涉足。藏好后使出霉神决禁忌之术,重塑身体魂魄,斩去记忆,化作孩童在附近的赎罪城流浪。没想到今日霉神之种的阴力又重回己身,看来那女人怕是已经发现抽取的霉神之种力量不全,狗蛋内心思付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或许是新生后的经历,造就了一副不同寻常的心态,竟让以前的霉神有些不太习惯,好似自己人格分裂。这样不行,得早做打算。毕竟,往后的日子可不算好过,为了翠花对他的情意,他都不愿沉寂下去。一边是自己现在的妻子,一边是以前的妻子,只不过在那件事情后,心里对对方的爱早已消退了半分。“既然前世你已负我,那我也绝不会再心慈手软。这不是正是你期待的复仇吗?”冰冷的笑容出现在狗蛋脸上。

没想到误打误撞也能修到蜕凡四层,不过出赎罪城后天上掉下的怪雨似乎非圜土宙物,目前看来对身体无碍,也罢,只能留待以后一探究竟了。这万毒噬魂汤的副作用看起来还蛮不错嘛,以后也不用怕什么毒物了。狗蛋在检查了一番身体后,感叹道。

“要想复仇,靠目前的实力肯定不行,前世他一个小小的御道境七层巅峰修为,虽说可抗衡同阶数十名强者,可那都是依赖霉神之种的作用。而那青丘狐族族长据说已是忘道境巅峰修为,连那五大禁地也不愿轻易招惹。一想起杀神之前为了自己安危,竟悄悄潜进青丘山,狗蛋内心不由得有些感动,毕竟万一真要对上了,杀神那家伙御道境九层初期修为根本不够看,这般忘道境强者对他可谓是一击必杀,毕竟忘道境下皆蝼蚁,绝非虚言。而一旦触碰到创道境,便可自成禁区,延传数万年不灭。而那每次宙战的最终较量还是看各宙的禁地争个高下,传言统一七宙者可参悟成为宙主境修为的机会,而要想成就宙主境,除了统一七宙外,还有一法,那便是进入泰苍宙。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天骄们甘愿充当打手的原因了。

狗蛋不停的在脑中回忆相关的记忆,这些都是初代霉神所留。他这个二代霉神直接拿来用就可以了。现在没了霉神之种的阳力,只能凭借这半份阴力重修了,看来得尝试下那套方法了,狗蛋晃了晃思虑过度的脑袋。初代霉神所留古籍记载,天地初开,宙成三分,只不过后来由于不知名的大战,导致其中一宙化作七分,所以七宙的规则受限,导致无法修得宙主境修为,须入泰苍宙方可。而那剩下的一宙具体名为何物,却只字未提,好似隐藏者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一般。只有三个字描述”不可寻”。

而这个办法便是这个古籍上所述,正常人修道是先打好根基一步一步来,顺着前人先哲的路,走上一遍,不停的打磨自己的道,最终以此创出自己的道,获得宙意的认可,成就创道境修为。可是却还有一法,至今史上无人试验过,相比于正常修道之路来说,困难艰险千万倍起。可是如今狗蛋已经没得了选择,要想活下去,还能报仇的话,其他门路皆是死路,唯有此法,方可得一线天机。现在,他就要做古往今来的第一日小白鼠了,但愿此法之前有人尝试过,才被记载下来的,千万不要是瞎猜的理论,狗蛋双手合拢,给自己内心一些安慰与鼓励。

圜土宙为七宙之灾厄之地,借圜土宙苍生气运为阳种,配合这阴种,阴阳并济,互相融合,成就新的霉神之种。这方法看似天真,可一旦实现成真,那边相当于七分之一的伪宙主境修为,着实诱人,若非经历了太多,狗蛋都有种立即就试的冲动。有高额的回报,就有高额的风险,一旦借运成功,那便意味着圜土宙的苍生将与他牢牢绑定在了一起,守护苍生将是他的责任与义务,这对于之前一个人的他来说,有些不敢背负,毕竟责任太过重大。

狗蛋有些不太喜欢这种被束缚的感觉,他之前听老乞丐的话一直往东也不过是为了追寻所爱的自由,成为仙人就意味着自由。现在前世的记忆都在他的脑海里,做一个自由自在的仙人对他来说已经成为了一个泡影。

逃的没路跑了,那就只能反抗了,这操蛋的人生,狗蛋狠狠的咬了咬牙齿。拼了!背就背,老子也要做一回万众瞩目的英雄,流芳百世,受万人敬仰。刚才还在为此郁郁不乐的狗蛋此刻又开始了自己的无限遐想。

说干就干,狗蛋也不拖拉。直接运转起不知道在身上流转了多少回的霉神决,千年过去了,再次运转起来,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狗蛋顺着筋脉将入体的阴力打散,融合进自己的血脉里。接下来就该借运了,狗蛋照着古籍上所述,运转霉神决,去感悟天地之间蕴含的苍生气运。刚开始没什么变化,狗蛋也不气馁,继续运转,一次又一次,好似一个机器一般。

时间的流逝,在这个地方显得毫无存在感。只有那上面的树木叶子不停的交替,显示着时光的飞逝。而下面洞中的狗蛋此刻全身沾满了灰尘,整个人彷佛石塑一般,一动不动,若非身上不时发出的光亮,没人会相信这是一具活着的人。

这天,终于沉寂了太久的狗蛋身体有了变化,那原本瘦骨嶙峋的身体,此刻竟然变的结实起来,原本小孩般的年纪此刻看起来像刚成年的少年一般,个子也长高了不少。原本营养不良的皮肤此刻也褪去了,变得像刚被牛奶洗过一般,让人看了恨不得咬一口试试。那脖子上的印记早已消失不见。

狗蛋内视了下丹田,发现里面一株小树苗扎根于在一颗芝麻大小的金黄色珠子上,任他怎么拨弄,那珠子却在他丹田内无动于衷,这大该就是那天雨中误入嘴里的东西吧,狗蛋内心揣测道。至于那株小树苗就是自己的修道树了,此刻树上竟然出现了七片嫩绿的叶子,原来竟已到蜕凡七层了。过快的实力增长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以前他是稳扎稳打,可就是怎么升不上去,现在这速度着实让他自己都有些羡慕嫉妒,虽然比不上天骄榜上的天才,可咱再也不是修炼废柴榜第一了,第二的话暂时也能接受。

狗蛋伸了下懒腰,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起身向着洞外走去,可是还没走两步就倒在了地上,不停的大叫“痛痛痛”只见那原本修长的身体此刻又往回缩了几分,就好比橡皮筋一般,被人拉长了又松回去,这冲击对于还是少年,现在已变回孩子身体的他来说,怎么承受的住。也不知道叫喊了多久,终于消停了下来。

只见地上坑坑洼洼,一片狼藉,而狗蛋现在的样子简直比乞丐还乞丐,虽说他之前是小乞丐,现在简直可以称为行走的腐肉。臭味夹杂着鲜血的味道,弥漫着四周,令人作呕。缓过神来的狗蛋一刻也不停留,冲了出去,回到了之前和翠花的小家中,洗了一个美美的澡,虽说洗完后再三打扮,可依旧看起来像个傻子。这大概就是古籍上说的道未大成,气运会有遗漏的后遗症,差点要了小命,看来得尽快修炼起来了,狗蛋对着自己鼓励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