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泰苍宙夜凌 > 第十三章 破后而立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破后而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漆黑无际的黑洞中,狗蛋像一片落叶,飘忽不定。而他那丹田中的金色珠子好似萤火虫般,一闪一闪。没有时间的流逝,没有空间的触及,与世隔绝般的静。若非狗蛋已经习惯了孤寂,换做正常人来,怕是已经疯障。

狗蛋在等待自己的死亡,也许正如那个唤作夜凌的男子所言,死在他的手里也不失为一种福分,可这慢性的死亡对他来说简直比死还折磨人,知道必死却不知何时死,多么的操蛋。时间在悄然流逝,也不知道过去几日,狗蛋身上的伤口也已经痊愈,恢复如初。期待的死亡一直没有到来,狗蛋也忍不住寂寞了。

既然一时半会死不了,那便研究下这神奇的珠子。现在他有万全的把握,这个珠子绝对是他现在能存活下来的依仗,甚至还有可能出去。“出去”狗蛋甩了甩脑袋,这天真的想法也随之消失了。

体内原本充盈的霉神之种阴力此刻已经是空荡荡,“这帮该死的混蛋,简直跟蝗虫过境一般”狗蛋嘴上恶狠狠的骂道。该怎么办才好呢?狗蛋抓耳挠腮,不停的思考着,能用的法子在这里都显得有些不管用了,实在是想不出什么了,狗蛋气的直跺脚,心想,果真如那混蛋说的,生错地方了,这圜土宙被称作七大宙之灾厄之地,可真是名副其实。。好像想到了了什么,但又无法描述,狗蛋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嘴里刚刚说过的话,在灾厄之地四个字处停了下来。

“哇,终于被小爷找到办法了”狗蛋兴奋道。原本初代霉神所留的古籍中曾有记载,霉气乃天地初开自然而成,后宙裂九分,圜土宙独得霉源,受霉源影响,灾厄频发,所以被称作灾厄之宙。而后来初代霉神偶然间感悟到了霉源的存在,才创出霉神决去吸纳融合霉源,最终那些被吸纳融合的霉源被称为霉神之种,为保证霉源不对人体造成危险,所以初代霉神将吸纳融合的霉源一分为二,一份为阳,一份为阴,二者和谐共存,保证人体正常不受外界天地霉源的干扰。而在霉源被初代霉神吸纳融合一部分后,霉源本体竟然自行消散在了圜土宙,跟圜土宙苍生融合,化作霉运。如今,他只是被人抽走了霉神融合过的霉源,而最初的霉气本源依旧存在。

由于他之前将阴力和圜土宙苍生气运交融,所以他的身上其实还是携带有天地霉气的,只是不像之前的那般精纯,也不是那么的好容易吸收。现在的唯一办法就是以自己的霉运为引子,引动圜土宙苍生气运中的霉运,自己依靠霉神决来净化这些外界的霉运,促使其形成霉气,最终将霉气引入体内,以自身丹田为种,重开新的霉源。而这也将意味着,他未来的路会更加凶险万倍。

不过好在圜土宙的霉源在散入本宙苍生后,霉性减弱,变得柔和的多,狗蛋的这次净化融合难度也是下降了不少,只是可惜了初代霉神费劲千辛万苦吸纳融合而出的霉神之种,就这么被其他宙夺取了,虽然只有一半,可是那毕竟也是初代霉神留给自己的东西,狗蛋心里发下誓言,总有一日定要夺回。

实力,还是实力啊!狗蛋躜紧了拳头,那骨头咯嘣咯嘣的响。狗蛋也不拖延,有了办法便立马行动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引导自己的霉运入体,原本那空荡荡的额头,几块黑色的印记出现在印堂处,那印记的范围也在不断变大,到了后来,狗蛋整个人都被黑色的印记覆盖。“不是吧,难怪我能被初代霉神所留的霉神之种认可,原来老子天生霉体啊”狗蛋咧了咧嘴。

所谓“霉体”乃是天生赋予,不像其他体质可以依赖于血脉延续,若是其他人得知自己是什么体质时,不管体质强弱,内心总会感到满足,毕竟这可是常人盼不来的,不过唯一这“霉体”乃是人人避之,唯恐自己沾染。因为以往沾染“霉体”或者自身是“霉体”的人往往诸事不顺,除非自身境界高于“霉体”者,可凭自己修为境界抵挡大部霉运。可若是修为低于“霉体”者,重则身死道消,轻则身残意乱。其他的体质好像是这天地亲生的一般,获得非人的待遇,可唯独这“霉体”就好似后娘养的一般,各种刁难,若非心坚意韧,甚至都无长大的可能。这也是在滚滚历史中,见不到任何一个成长起来的“霉体”的缘故。若非千年前狗蛋前世被用计陷害致死,怕将是称为世上第一个活到御道境的“霉体”可惜终究是陨落了,还好死的不够彻底。

知道了自己从前世到今世以来遭遇的种种,狗蛋内心有种想骂天的冲动,“小爷从一开始只想做个普通人,可是前世各种被生活以及他人逼迫,才踏上修道之路,一路上一次次从生到死的边缘爬回,捡了半条命。好不容易遇见自己喜欢的人了,没想到在新婚之夜洞房之喜被活活毒死,好在命大重获新生,可是又遇上生活的逼迫,还有那对自己一片痴心的翠花魂飞魄散于自己前任娘子之手,这种种诉不出口,道不出心的悲酸,在这一刻全面爆发,竟然引得圜土宙内的霉运发了疯的冲进了狗蛋的身体。此刻的一切都已经不是狗蛋所能左右的了了,被打开的“霉体”就像一个在沙漠中渴了几天濒临死亡的人一般,而那被引进来的霉运就好似甘霖一样,给予“霉体”生机。

渐渐的,狗蛋的丹田处终于涌现出一滴霉气,这霉气乃是圜土宙内霉运净化融化后所得,万分的精纯,丹田内得到滋润的修道树茁壮成长,只不过之前的几分叶子此刻早已经不见了,留下一颗光秃秃的树干,就好像秃顶的中年人一样。这可让处于兴奋状态下的狗蛋瞬间吓的冷汗直冒。最怕什么来什么,修道树乃是人修道的本源之物,借此可以沟通天地,借天地之力增加实力。

而如今一旦修道树被毁,自己可就真是一无所有了,死大概也会在片刻之间吧。狗蛋在埋头苦思到底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一遍又一遍的回想古籍中的记载,生怕遗漏半分,将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小命交代在这里。

可是他又哪里知道,这古籍记载也不过是有过先例,甚至猜想罢了,完全当不得真,可怜的狗蛋还不知道“尽信书不如无书”的道理。实在是想不出半点原因的狗蛋放弃了,也罢,事情已成这样,那就继续按照这法子练下去,反正也是死,早死晚死而已。

漆黑的黑洞不知道其尽头到底所在何处,好似一口装米面的大缸,而狗蛋就是这缸里的一粒米,太过于渺小。狗蛋依旧在不停的净化着霉运,而这黑洞内到处充斥着被狗蛋从圜土宙内吸引过来的霉运,像个流水线的机器一般,将那些玄乎其微的霉运精心的压缩,提纯,净化,吸收,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生怕再出半点意外,对于一个怕死的人来说,关于生命的事情都做的比常人要仔细的多的多。

渐渐的从一滴,到两滴,再到三滴,四滴.....终于停在了九滴,此刻狗蛋全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浸透,看着丹田处如水银般的霉气,狗蛋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只要有了更多的霉气,他就不信修道树重新长不出叶子来。

狗蛋慢慢的将心神控制的霉气灌在了修道树上,几滴下去,任何反应都没有发生,狗蛋内心有些泄气,不敢想象的结局好像在一步步的靠近他。“不管了,拼了!”狗蛋终于将最后一滴霉气也灌了上去,奇迹发生了,原本干秃秃的修道树此刻竟然开出了花来,这可着实让人大开眼界,这事情简直闻所未闻,古籍中也未有任何的记载。

而那修道树下的金黄色珠子,此刻也长大了几分,上面的光泽更加的耀人,从其中竟然有微弱的不知名能量传进了修道树,这也算是两者和谐共生吧。或许是修道树尝到了不知名能量的甜头,竟然狠狠的一吸,一大股的不知名能量顺着根枝流进树干之内,那原本刚刚绽放的花儿此刻竟然渐渐凋谢,这可是让正在关注这奇妙变化的狗蛋心跳七上八下,“小祖宗,别闹了”狗蛋心里就差给这修道树跪下求爷爷告奶奶了。

那花儿凋谢之后,竟然有雾灰色的果子挂在树上,仔细一数竟然只有三颗,真是一颗不会生崽儿的树,狗蛋心里骂道。那金色珠子失去一大股能量,变得暗淡起来,好似刚生完孩子一般,这让狗蛋有些想笑,反正都是自己的,谁都不亏。

狗蛋运转了下气息,发现原本蜕凡境七层的实力竟然掉到了三层,不过这三层给与他的实力比起之前七层丝毫不让,这大概就是本源霉气的价值吧,以后他的未来将不可估量。“他奶奶的第一次觉得这玩意还是个好东西”狗蛋一脸淫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