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泰苍宙夜凌 > 第二十一章 道院隐秘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道院隐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怎么,对我送的大礼不够满意?”院长紧紧的将雨梦搂在怀里,咸猪手在雨梦身上游走。

“也难怪,过去几年了,认不出来很正常”话音刚落,雨梦发了疯似的挣脱了院长的怀抱,扑倒在那床上光溜溜的小丫头身上,痛哭声响彻整个地牢。

雨梦转过头,原本那优雅的容颜此刻显得愈发狰狞,“李江硕,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紧接着就抱起那小丫头哭泣。

“念之,我可怜的孩子,你的命好苦,娘亲对不起你”看到自己那年幼的孩子也遭到了这禽兽的毒手,她的心如同刀绞一般。愤怒之下,一口心血从嘴里喷出,然后晕倒在了床上。

“好戏才刚开始,你就晕倒了,岂不是可惜了”院长淫笑着,将桌子上的蜡烛拿了起来,蜡水滴滴流下,落到了雨梦的身上,灼热刺痛感刺激着雨梦的身体。

雨梦被烫醒了过来,随即紧紧地将小丫头掩在怀里,如同一只护犊的母牛一般,此刻不管是谁,只要敢伤害她的孩子,她就要跟对方拼命。

“来,把它吞下去,”只见院长拿出来了之前取的红色药丸,递到了雨梦嘴前。雨梦有些不情愿,以往在这下面,她被迫吃了太多奇奇怪怪的药,每次都被折磨的遍体凌伤。如今孩子就在她眼前,她怎会轻易的将药吃下去,万一是这禽兽的圈套,孩子得受多大罪呢。

“怎么?你愿意吃?那我可就喂给小念之了”院长威胁道,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玩弄猎物的乐趣莫过于此。

听到这话,雨梦毫不犹豫的将药吞了下去。只要念之无事,她怎么要都不要紧。

“对了,刚才看你吞的这么急,忘记告诉你了,小念之也吃了一个,你两母女刚好一人一颗,多么公平”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上洋溢着诡计得称的表情。

“你这禽兽,畜生,我跟你拼了”雨梦用尽全身的力气,向着院长撞去,可是那凡人的力量,哪里能跟修道者比呢。

院长轻轻一用力,雨梦就倒在了床上。

“好了,接下来的好戏要开始了,这一日我可是盼了好久好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院长那得意的笑声回响在整个洞中,让其他牢房中被关押的少女都不由得颤抖,那是发自骨子里的畏惧感。

“禽兽,畜生,你不得好死”雨梦无力的骂道。

“骂的好,不过接下来希望你还能骂的出来”院长一脸阴笑。

“你到底给我们吃了什么?”雨梦问道,这话问了也是白问,这等处境之下又是什么好东西呢。

“也不是啥珍奇的东西,不过是珍藏多年的欲情丹而已,知道我有多疼爱你们娘俩了吧,本来还想再过几年给你这份大礼,要不是.....”说到关键之处院长停了下来。似乎最近他遇到了麻烦,这麻烦可能关乎身家性命,不然也不会用珍藏多年来之不易的欲情丹。

欲情丹,修道者称其为双修必备之药,一旦服下,就会情欲四起,将体内的生命力源源不断地过渡给采补者。虽无致命危险,可是需要被采者生命力足够旺盛。这也是为什么院长经常让木随风带学生们下山历练地缘故了。

不过正常情况下一枚欲情丹发挥地效用实在是太低,以致于成了江湖上地地摊货,不过在这等偏远蛮荒之地,能有两枚,那也是挺稀罕地。而且这欲情丹对于母女,姐妹此类血缘关系者发挥地作用超乎超强,因此常有为非作歹之徒用此残害他人。

鉴于于此,江湖上有不少执法者捉拿此类人物,滋阴补阳,虽为修炼之道,可利用下三滥手段,强补采取,是为修道者所不耻,人神共愤也。

院长一手搂着雨梦,另一只手搂着念之,手掌均覆盖在两人地丹田之处,渐渐地有热气冒出,两人地小腹渐渐火热了起来。

这时只见雨梦跟念之两人似乎神智有些不清,脑袋里只有一个冲动的念头,那就是眼前这具男人地躯体。

见二人于此,院长不由得感叹道:“那前任地死老头子也不知道多留几颗,现在要想突破惑道境四层,只能靠此了,希望那些执法者不要注意到附近周边村落地事情,”最近几年他为了提升实力,不断地借闭关之名,在附近周边大开杀戒,每次都只杀家里有女孩子的,而后派木随风以行善之命,将这些家中亲人死尽的女孩子们带回道院,可笑的是,这些无知的人还以为他是一个大善人,殊不知都是他的计谋而已。

这么多年下来,附近的村落也少了很多,由于经常死人的缘故,流言四起,能搬走的都搬走了。上一次院长借闭关之名出去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执法者在附近周边村落滞留,回来以后便内心恍惚,不可终日。

以他目前惑道境三层的实力根本无法逃过执法者的围捕,一旦被发现,等待他的将是千刀万剐的结局。以执法者的手段,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无奈之下,只能疯狂的提升实力,有了实力就会有一线生机。而提升实力最快的便是用这被众多修道者所不齿的办法。

此刻,见时机成熟,院长立马扑了上去,将两人压倒在身下,随后一阵接一阵的靡靡之音从小木屋里传出,不难揣测里面的惨烈。

两个时辰后,院长抱着小丫头从木屋里走了出来,身上的气息宣告者此刻他已经正式成为惑道境四层强者。在这边远荒凉的落神城远山镇,将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包括那些多管闲事的执法者,不过上次遇见的执法者,其中有个小妞倒是长得挺水灵的,要是能......一阵阴测测的笑声消散在洞中。

雨梦清醒了过来,发现念之和那老禽兽不见了,眼泪挂满了脸庞。初次被囚,她也曾寻死,可是对方却以念之和随风性命要挟。她为了丈夫与孩子不得不从。

如今连孩子也成为这老禽兽的性奴,她的心好痛好痛。

木随风醒来之后,发现院长屋内没有声音传出,以为院长还在救治,想起念之还在里面,出去的时候也忘记叫念之出去了,希望这孩子别耽误院长大人救治。这会念之应该饿了吧,我去给她做点吃的,好像自打雨梦走后,好久没有亲自给念之做吃的了。

“雨梦,我跟念之都好想你呀”木随风伸手拭去眼角的泪水,径直走向厨房,那落寞孤寂的身影是那般的凄凉。

“念之,你快醒醒”昏睡中的念之被院长给叫醒了。

“你这孩子,身子骨也太弱了,爷爷我才给你净化了几下,你就昏睡过去了,以后可得多来找找爷爷我,我帮你把身体调理的健健康康”院长一脸慈祥的说道。

“院长爷爷,我身体好酸痛,下面也好痛啊”身体的疲倦差点让念之哭出来。

“乖,我的宝贝孙女,这是净化身体的后遗症,以后多练几次就没事了,记住,这件事可是咱两的秘密哦,可不能告诉其他人,不然他们都会说院长爷爷偏心”院长笑着对念之说。

“放心啦,爷爷!我会保守秘密的”念之小声的说道。

“来,爷爷先给你把衣服穿好,我接下来要给这个小家伙疗伤了,你就先安心休息会儿”院长轻车熟路的给小丫头穿上了衣服,让人丝毫发现不了刚才所发了什么。

看到小丫头已经熟睡,院长这才挨个检查起狗蛋的身体。

起初没注意,这小家伙受的伤竟然这般严重都能挺过来,非有大毅力者不可。这样的人在修道路上可是极佳的好苗子,就是年纪稍微大些,根骨也不是非常好,算了,就当是给自己留个传人吧。

万一哪天自己真的落入执法者手中,也算有个衣钵传人可以继承这苍山道院,不落先辈院长威名。

至于那木随风,太过木讷,多少年了,没有一丝一毫的野心,这如何能带领我苍山道院走出远山镇。

相信在我的调教下,有木随风的帮助,这小子可以成为这落神城一代强者。院长给了自己一个救人的理由,当初他救下木随风也是如此。没有孩子的他多么想有个孩子,当初他将希望寄托在木随风身上,可是这小子却性格与自己相逆,幸亏如今又有一个小子上门,这下我可得好好教导,可别像木随风那样。

院子起身拿出床头暗格里藏着的一株血灵芝,这是他当年在外杀人之际所取,如今刚好派上用场,他将血灵芝拿在手中,掌上运气,慢慢将血灵芝融化,然后立即覆盖在了狗蛋身上的伤口处。

那原本有些发脓的伤口,此刻有黑皮脱落,不一会儿连疤痕都不见了,这小子运气可真好。

狗蛋苏醒了过来,看见面前一个很慈祥和蔼的老头正看着自己,“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传弟子了”狗蛋一脸懵逼。

门外的木随风听到院长叫自己进去,他端着一盘吃食推门而入,听到院长说要收那小子为徒,不禁有些大喜,刚好念之看着也喜欢这小子,这下门当户对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