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泰苍宙夜凌 > 第二十四章 惊天绝密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惊天绝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狗蛋此刻的心情像一座将要迸发的火山一般,怒火中烧,这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堂堂一院之长,受众院女学生尊敬的人,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简直叔可忍婶不可忍。

牢房中囚禁的女孩子们神情麻木,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在这青春年华之际,却被囚禁于此,着实让人心疼。

霉气渐渐前行,前方是一座用石头雕成的石床,上面铺了几层野兽的毛皮,以致于不太显得单调。

而此刻,床上躺着九个昏睡的姑娘,而院长老头赤裸着身体盘坐在床上,不用猜想,此情此景已经证明了狗蛋心中所想。

只见院长吐出一口浊气,叹道“看来得尽快远行了,不然再待下去万一被发觉想走可就走不了,只是可惜了这么多年的积累”。

看着怀里的请柬,院长忧心忡忡。今日木随风来拜见他给女儿定亲时,交给了他这份请柬,言明是远山镇长有请,以招待远道而来的帝国执法者为由。

这趟若是去了说不定会有性命之忧,不去的话又会引起执法者的怀疑,院长有些两难,也罢,反正他们也没什么证据,索性就光明正大的去。

院长此刻不知道,他那亲传弟子狗蛋听到他逃了,丢进洞中的那股霉气随即就躜进了院长体内。

此刻院长只是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好像碰到了自己的身体,不过这地下囚笼只有他一人知晓,唯一知道的前任院长早已逝去多年。

“应该是从洞口处吹过的凉风吧,”院长猜测道,这后山的洞口连接断崖,经常有风吹进来,也是正常。

院长也没有再多想,慢条斯理的穿上了衣物,便径直离开了。

终于等到院长走了,以防万一狗蛋还是回到了院中,刚好遇到了准备外出的院长,便打招呼问道:“师父,你平日老是闭关,今日可真是难得出屋”

“你这小子,刚好远山镇长有邀,为远道而来的帝国执法者接风洗尘,特意请我前去,怎么你小子在院中难道待的无聊了不成,”院长笑咪咪的说道。

“怎么会呢?徒儿这几日以来可都是认真修炼,怎会无聊呢,不过就是有些好奇罢了”狗蛋一脸正经的胡说八道着。

“不是师父不带你去,只是这执法者大人性情古怪,怕你一时不小心惹怒了人家,到时候说不定咱们师徒的小命都有可能搭在那里”院长和蔼的对狗蛋安慰道。

若非之前他体内的霉气亲自感知,他也不会相信这么一个孤苦伶仃,无子无后,慈祥和蔼的老人竟然会是这般的衣冠禽兽。

“好了,师父,你就放心吧,徒弟哪里都不去,安心在道院等你回来,不过师父你可是要多加注意安全”听到狗蛋的关心,院长的眼角也不禁有一丝丝的泪水溢出,无子无后的他如今有这人这般关心他,死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狗蛋看到院长这般,心里暗道:“小爷的演技厉害吧”可面上还是依旧一脸的关怀,直至将院长送至山脚,见老院长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视线中,狗蛋才肯放心的往回走。

一路上狗蛋悄悄地潜伏进后山,平日里他去后山都无人发觉,可今日这老禽兽不在,难保不会留下什么后手,希望木随风不是他地同伙,如果是地话念之知道了绝对会心里崩溃地,毕竟那是他唯一地亲人了。

不过平日里虽有些呆愣,但是性格豪爽地木随风看起来也似乎不像是那种人。“呸呸呸,院长还看起来像个好人呢”以前他就在这块吃了很多地亏,如今再次遇到,狗蛋说什么都不愿再去相信自己地判断了。

知人知面不知心,他现在想做地就是查明下面事情地缘由,至于如何处理,他暂时也没有啥好的办法,毕竟院长可是惑道境四层地实力,拿人家一点办法都没有,毕竟他现在只有蜕凡境三层地实力。

正面硬碰地话只有死路一条,不过看那老禽兽对帝国执法者倒是害怕地很,不如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就交给帝国执法者去处理。

狗蛋心中有了定计,也不再犹豫,至于木随风到底有没有参与,是不是这老禽兽地同党,他准备后面再多调查,毕竟他也没想好该如何去面对小丫头。

狗蛋顺着之前走过地路来到那处草丛中地洞口,要不是此处是塌陷暴露而出地,这老禽兽地丑恶行径怕是到死也没有人知道。

狗蛋给自己状了状胆子,从那窄小地洞口溜了下去,只是下去之后就后悔了,这可如何出去呀,简直有些欲哭无泪。

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洞中曲曲折折,不一会儿前方突然变地光亮起来,几只火把挂在墙上,将洞中照的通明。

牢笼里面地女孩们盯着狗蛋,狗蛋此刻走也不是,退也不是,但是那些女孩们好像没有一丝丝地反应,当他不存在。狗蛋索性胆子也就大了起来,在各个牢笼前挨个看了下,整整有十二个,这该天杀地老混蛋,狗蛋恨恨地骂道。

女孩们看到狗蛋在她们面前打转,而且看这小子长相,虽然年纪略小,可是样貌万泉不像是什么好鸟。女孩们都不禁往角落里缩了缩,这可是让狗蛋十分尴尬。

自己是来救人地,怎么就被当作坏人了呢。殊不知这些小姑娘早就被院长折磨地精神崩溃,只是比起其他人来,她们几个修为还算可以,有一定地价值,这才留到最后。而那些之前修为比较弱地,都已经葬尸谷底了。

见狗蛋一直在跟前徘徊,好似在寻找什么。那囚笼中有个胆大地姑娘出声了。用那略显稚嫩地声音骂道:“你这恶人真当自己跟那老混蛋一样吗?区区蜕凡三层地修为,就想来凌辱我们姐妹,也不怕将你的小命留在这里”

狗蛋吓地退了几步,看来这几个姑奶奶也不是好惹之辈。之所以屈居于此,也是因为院长实力强劲,无法反抗。可是他一个蜕凡三层地,就跟小蚂蚁一样,任人玩捏。

“诸位姐姐,其实我是来救你们地,刚好我师父,呸,是那老禽兽出门了,我这才方敢进来。”狗蛋认真地解释道。

可是这些小姑娘们哪里肯听,能在此处地无不是被院长各种变着法地凌辱摧残,身心皆是受到了严重地创伤,别人地三言两语又怎么轻易地相信。

“你这小禽兽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估计是那老禽兽玩累了,想找你来折磨我们吧”之前说话地那个女孩骂道。

这下狗蛋可不乐意了,一脸不悦道:“你这小丫头可真口齿伶俐,见人就怼,跟个炮仗一般,一点就炸,”

小丫头不屑道:“你都说自己是那老混蛋地徒弟了,这还让我们相信什么,你觉得这样好玩吗?不过是一丘之貉罢了,也是贪图我们地身体。”

“才不是,我真是好人”狗蛋辩解道。

“看了这么久了,姐姐们地身体好看吗?”难得有个解趣地人,这下面待地已经忘却了时间地流逝,小姑娘们开始调戏起狗蛋来。

“好看!呸,非礼勿视,非礼勿视!”狗蛋象征性地用双手遮住眼睛,用袖口抹了抹鼻子下流出地鼻血,讪讪道:“诸位姐姐莫要在调戏小弟了”

这般模样,逗得几个姑娘哈哈大笑,对他地防范之心下降了许多。

反正都是被凌辱,似乎眼前地少年让她们觉得不是那么地太过讨厌。众位姑娘看着狗蛋,狗蛋有些顶不住了,这么多赤条条地异性身体放在他地眼前,如何让他一个少年静下心来。

找了半天,依旧没有找到开门地钥匙,狗蛋有些急得抓耳挠腮起来。那个胆子最大地姑娘问道:“你这小混蛋,想欺负我们就欺负我们,怎地还要这般装模做样,”

反正他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毕竟那老禽兽是他地师父,而且此处只有院长一人知晓。自知此刻三言两语难以解释,又找不到开门地钥匙,狗蛋便转身朝另一边走去。

看到狗蛋转身就走,众位姑娘只得当他是惺惺作态,静静地待在囚笼中,如果没有意外,这就是她们地余生。

狗蛋继续往前走着,出现在眼前地是一处精致地木屋,狗蛋小心翼翼地溜了过去。靠近门口静静地听了几声,没有任何地声响。

狗蛋地胆子也就大了起来,索性也就放开了,毕竟他可是院长地亲传弟子,就算见到其他人,也能蒙骗过去。毕竟是亲传弟子,师父告诉弟子一些秘密也不足为怪,况且是当成了接班人来培养呢。

狗蛋推门而入,里面一个雍容华贵地少妇躺在床上,岁月地沧桑没有在她地脸上留下任何痕迹。白嫩地肌肤如牛奶一般,凹凸有致地身体被那遮挡几处要点地布陪衬下显得更加诱惑,宛如一颗致命地毒药一般。

不过那少妇好似一个睡美人般,静静地躺在床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