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泰苍宙夜凌 > 第二十五章 道貌岸然

我的书架

第二十五章 道貌岸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狗蛋蹑手蹑脚的走到那床上睡着的少妇跟前,仔细打量,看样子似乎她应该也是和外面牢笼里囚禁的人儿一样,却不知为何单独关押在了此处,狗蛋心中甚是好奇。

那妇人从迷糊中醒转过来,微眯着双眼,打量着狗蛋。此处平日里除了院长,还未有其他男人来到此处。

“你是谁”两人异口同声道。

“我是院长的亲传弟子”狗蛋有些胆怯的说,那妇人在听到亲传弟子四个字后,精神彷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又是哭有笑的,着实吓人。

狗蛋见妇人这般,正欲上前,只见那妇人喊道:“你别过来,你来此处莫非是那老畜生已死,赶着来接班的吗?真是蛇鼠一窝的狗东西”

妇人的脸上一片麻木,若非没有刚才的骂语,实在是看不出来她的情绪变化。

反正已经被这洞中的人儿误会了,再解释也没啥用,狗蛋此刻对这个妇人也不想再做任何解释。脸色冰冷,一脸的不屑道:“都这么大年纪了,你以为我会对你有兴趣吗?老奶奶”

任天下哪个女子听到别人说自己老都会火冒三丈,这妇人又怎能例外呢。“你,你,你”妇人实在是想不出任何可以在此时回怼回去的词,只得用手指着狗蛋,气的浑身发抖。

“大姐,你可别多想,我可是好心好意来救你们的,可你反倒好,跟外面的人一样,一个劲的骂我,好似有天仇地恨一般”狗蛋泄了下身上的气势,一脸正经的说道。

听到这话,妇人苦嘲了一下,“莫不是你以为我们被关押在此处都变傻了不成,区区小儿,就想凭三言两语让我相信你的鬼话,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狗蛋列了咧嘴,反正他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任他说的天花乱坠,此刻也无济于事。

索性也不再做无用之功,放开胆子坐了下来。问道“从现在开始,我每问你一句话,你便回答一句,如不属实,那我可就.....”邪魅的笑声从狗蛋那张天真无纯的脸上传出,吓得那妇人抱紧了自己的身体。

在看到已经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了,狗蛋也立刻行动起来。再拖延下去,万一那老家伙回来,怕是只有死路一条。这等惊天绝密被自己知晓,就算是亲传弟子,估计也得不得好死。

“你是谁,家住何方,何时进入这里?”狗蛋摄人的眼神逼问着眼前的妇人。只见那妇人也挺配合,估计是之前他的威胁有了不小的效果。回答道:“恨雨梦,苍山道院木随风之妻,落神城恨家家主之女,被那畜生设计囚禁此地已有十三年有余”

听闻此话,着实将狗蛋吓了一跳,额头上的青筋骤起,这妇人竟然是木随风之妻,小念之的母亲。这该死的畜生,连弟子之妻也不放过,可怜的木随风还将他当作亲生父亲一般。

之前他的心中还对木随风有所怀疑,此刻已经打消。

“看来我们所有人都被他当作猴子一般,戏弄”狗蛋自嘲一笑!

那妇人冷嘲道:“何必惺惺作态”

狗蛋莞尔一笑:“我该称呼你为师姐呢?还是丈母娘呢?”

狗蛋这话可是惊呆了妇人,“你究竟是谁?”妇人恨不得扑上来将他撕碎一般,厉声问道。

“我刚才不是说过了,我是那老禽兽的亲传弟子,木随风的师弟,以及那老畜生今日赐予我的新身份——念之的未婚夫!”狗蛋心慌手抖的回应。

这八字还未有一撇呢,就已经见丈母娘了,而且还是这种场所,确实尴尬。对于木随风,他倒是不怕,毕竟对方伤他在前,后对他如亲子一般,虽说时不时训导下,可那都是潺潺的关爱,他心里也很明白,反倒是有些享受。

妇人呆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来,急切地拽住狗蛋地衣襟问道:“念之可好?随风可好?”

狗蛋生怕这未来丈母娘听到木随风跟小丫头无事,自己现在又这般模样,无颜再见二人,

自尽于此,便使劲地彪起演技,一脸地悲伤道:“我那可怜地师兄啊,一心为了道院地发展,四处奔波,有次不幸在外受伤,好在拖得半口气回来,好在那老禽兽及时援手,有幸捡回来半条命,落得一身残废,如今卧床好几年了。还好有小丫头地照应,那般年幼本应纯真有趣地童年,却活的比任何孩子都累,实在是让人心酸不已”

为了增加可信度,狗蛋使劲地从眼角逼出几滴眼泪。语罢,狗蛋看着眼前早已哭成泪人地妇人,心想“这下应该没事了”

那妇人哭的声泪俱下,不住地喊道“我可怜的念之孩儿,我地随风啊”狗蛋赶忙安慰,“姐姐你不要太过悲伤,此次趁这老禽兽出远门,我先营救你们出去,然后再寻良机报仇,这老禽兽不死,天理难容”

妇人止住了哭声,推开了狗蛋,哽咽着:“出去谈何容易,这老畜生地修为已经惑道境四层了,在这偏僻之地,又有谁是他地对手呢?”

听闻妇人之言,狗蛋感觉到对方已经没有寻死地念头,宽慰道:“姐姐别怕,我听闻外界传言,有帝国执法者到了此处,好似在调查什么事情一般,今日那老禽兽便是去给那些执法者接风洗尘去了”

听到“帝国执法者”雨梦好似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地往事一般,嘴里喃喃道:“天意,你怎么那么傻,这么多年了也不肯放弃吗?”

这可是让狗蛋大为好奇,难道这未来丈母娘也跟帝国执法者天意有什么瓜葛吗?只道是山高路远,若是有落神城中人在此,定会指着狗蛋地鼻子骂道:这么鲜为人知地事情你小子竟然不知道?落神城慕家家主之子慕天意为了追求恨家家主之女恨雨梦,使尽手段,可最终却被一个小小地远山镇苍山道院导师得手,这可是让慕天意大为不服气,最终远走他乡,没想到最后竟然加入了帝国执法者,成名之际回到落神城,不曾想等来的却是恨雨梦与那小子成婚的消息,独自一人去参加心爱之人的婚礼,众人皆以为他是去抢亲,以他的身份也没有人可以阻拦,出乎意料的是慕天意却只在婚礼上痛饮三杯大笑而去。从此再也没有在落神城出现过”

“走吧,大不了远走高飞,既然这地方待不了,那就逃到别处去”狗蛋劝慰着妇人。看到妇人依旧不为所动,狗蛋只得再加把力,恨铁不成钢般骂道“你要是不走,以后木随风谁来照顾?就靠那小丫头?她长这么大一天快乐的日子都没有过过,比其他家的孩子成熟懂事的早得多,你想看她依旧这般活下去吗?做一个没娘的野丫头任人嘲笑?”

一想到自己可怜的丈夫,还有那未成年的孩子,恨雨梦再也忍不住了,哭泣着说道:“我走,我走,”只是出去以后该如何面对随风,念之,以及那远在落神城的父母,还有来寻自己的天意,毕竟现在外界的消息是她已去世多年。

“其实,我上次见过念之”

“什么?”

狗蛋恍如被一道天雷劈中,神情一阵恍惚。不敢相信心中的所想,那么天真无邪,乖巧机灵的孩子怎么会,这老禽兽,狗蛋的身上灰色的气息不住的游走,像一头爆发的猛兽一般。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狗蛋的脸阴的有些可怕,跟刚才完全的样子好似两个人一般。

“前几日那老畜生,抱着昏睡的念之来到此处,给我们喂下了欲情丹,后来,我醒来之后他就已经带着念之离开了”雨梦仿若丧失灵魂一般,听不出半份情绪变化。

“老禽兽,我誓必将你千刀万剐!”狗蛋伸出手来,用牙齿咬破大拇指,对着老天发下誓愿。传闻,一旦发下血誓,必须执行,否则有生之年一旦没有完成,将永世不得超生!可见狗蛋对院长的恨意有多深,对狐紫苑他都不曾发下血誓,毕竟他也不敢想象有朝一日两人再次相逢之时,他到底能不能下得去手。

“不止我那可怜的女儿,外面这些也都是曾是院中学生,先前那老畜生悄悄杀完这些孩子家人,又以院中收留救助为名,将这些孩子带回院中,借修炼之名诱骗这些孩子双修,一旦有孩子醒悟过来,便被他带到此处,囚禁于此。而一旦有想外逃的,皆被他抓了回来,从那边洞口丢了下去,埋尸谷底”雨梦静静的说道。

“那你为何?”

“我为何不逃?”雨梦失笑,这笑容让狗蛋都有些痴醉。

雨梦用手轻轻的敲了下狗蛋的额头。“我也想逃,比起这些孩子的修为,我还是能逃出去,可是那老畜生以随风和念之性命要挟,逼我屈从,时间久了,也就没有再逃的心思”

狗蛋带着雨梦从屋中出来,又听她之言,顺着石洞溜到了院中闭关之地,取回了钥匙,带着众人逃了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