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018 出尔反尔

我的书架

018 出尔反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婆婆是不可能看得起不花钱娶回来的媳妇的,更何况娶回来才一天,家里就一件件的晦气事。
  她心里有些认定赵德楠是个晦气的人了!
  至少是无福之人,不然她能十二岁死了娘?
  后又被她爹不要钱的丢给自家?
  肯定是他爹发现她在赵家碍着他的功名了!
  老婆婆这么一联想,原本消了的气又胀了起来。
  不行,要是这样的话,她这个做娘的就真害死老三了!
  不然怎么会发生老三娶了回来第一天,全家人就死也不肯供他读书了呢?
  明显是碍着儿子读书了啊!
  “东萍,快点拉着她上山去,别被村里人堵着她,快去!”
  着急之下,老婆婆一边催促已经动身的东萍,一边想着怎么跟儿子说,这个媳妇晦气,要不然还是不要了吧?
  就是不知道如何跟儿子开口,毕竟之前儿子也不愿意娶的,还是她劝的儿子。
  现在才结婚两天,她这个做娘的就出尔反尔的,还是儿子的婚姻大事,老婆婆是真有些张不开口。
  老婆婆等了一会儿,注意到四女儿东萍拉着赵德楠出了家门,这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这时候特别的早,村里想来应该没有几个人爬起来。
  外面毕竟很冷,各家暂时也没有什么要做的农活,无外乎都是各家的家务事,或是准备一些过年的活计。
  孟东辰这个时候刚刚起来,他之前睡在床上的时候就听到了院子里传来的打骂哭闹声音。
  说实话,他真的不想面对自己的这个名誉上的嫡妻。
  若不是为了原主,他是真的一个月都不愿意忍受。
  他上辈子似乎都没有碰上过这样的妇人,一点不要脸面子的。
  哪怕孟家的几个妇人姑娘,各有自己的算计但谁都顾着脸面的。
  即便有人不顾脸面,但小偷小摸这样的行径,只要被人抓到,一般也会心虚,不经意间露出马脚的。
  赵德楠就有这样无耻的本事,直接推给菩萨?
  这得多嚣张啊?
  早上听到她在柴房挨了打,挨了骂,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活该!
  让他说,对于这种恬不知耻的女人,就应该人人喊打。以正风气!
  扣,扣,扣扣!
  老婆婆扣三儿子的房门还是很轻也很小心的。她要不是担忧的厉害,也不至于急慌慌的这么早就敲儿子的门。
  孟东辰正好穿戴结束,打开门看到是母亲,当即开口请母亲到自己的书房去。
  昨天早上他着急离开赵家女,急呼呼的离开孟家,回来才知道他屋里的恭桶竟然是母亲收拾的。
  虽然从前原主是这么做的,但是如今换成了他,这方面他就必须注意了!
  正好分家了,他也有一个合理自己处理的借口。
  “娘不去你书房,那边书都是精贵的,娘就一边帮你收拾屋子,一边跟你说说赵家女的事吧?”
  老婆婆能鼓起勇气找儿子说这件事,已经很七上八下了!
  再不愿意去书房那么严肃的地方。平常儿子是不准任何人进他书房的。
  “娘!我现在已经成婚,也已经分家,我屋里的事娘你以后不要再管了。
  娘,你若是有什么要说的,还是到我书房来说吧。”
  孟东辰不仅仅有一些洁癖,甚至还有明显的私人领域意识。
  更何况在他眼里,原主的娘也好,妻也好,嫂子,妹妹也好,对他来说都是要避讳的。
  所以说已婚,分家,是再好不过的借口了!
  孟东辰的娘有些尴尬,脸色忍不住的红了起来。这?
  要不然忍一阵子吧?可万一紧跟着还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呢?
  晦气的人走到哪里,都将晦气带到哪里呀?
  后悔死了,知道她怎么也不可能占这样的便宜的。
  “东辰,娘,对不起你。当初娘也是昏头了,竟然想着赵家将来有一天也有人高中,那时候就能和我们家门当户对的。
  谁知道娶了赵家女回来才一两天功夫,就生病的生病闹分家的闹分家。
  娘实在有些担心她这种晦气的人,到了我们家之后,会不会将晦气带到你身上,影响你以后的读书考试呢?”
  再尴尬再难以开口,做娘的总是最心疼自己的孩子的,尤其是她所有孩子中最看重的一个。
  孟东辰稍稍错愕?
  母亲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后悔了?有意让自己休了赵家女?
  如果是这样,那还真是省自己的事了。
  原本他还有些担心,用什么样的借口说动母亲跟爹他们答应自己一个月后休妻的,现在似乎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了!
  “娘!之前我早就说过我不愿意娶她。但现在事情已经这样,我们也不能马上就休妻。
  等一个月看看吧,至少我们也给人家一点机会,不至于让人家说我们孟家无情无义。
  若一个月之内赵家女没有身孕,并且实在是不孝,品行不端,那就堂堂正正的休妻。”
  孟东辰因为对赵德楠的感官实在是太差了,所以早没了之前的不忍之心。
  此等不要脸的女人,即便被休也满不在乎脸面的。
  她要真是平常女子,就不会在新婚之夜自己将自己折腾的生病了。
  病了之后又跟家里面的母亲,嫂子们都相处不好!
  便是自己这个夫君,她深更半夜在外面后山脚下碰上了也半点不心虚。
  被自己抓住她偷吃村民的山芋,她不仅毫无羞耻感,更无心虚。还能厚颜无耻的说这是菩萨可怜她的?
  无耻之尤!
  此时的赵德楠算是被孟东萍一只手强拉着送到了后山山脚。
  “三嫂,往山上爬一些,也不要太高了,看到这些被风刮倒的木柴了吧?
  就这种折断的,还有这种大树,你沿着这种枝桠砍断都不要紧,还有山里的这种枯草,都随便捆。
  好了,我回去也要干一天的活,刺绣虽然看起来不是力气活,但是耗心神的很,还特别的伤眼睛。
  家里面谁都不容易,爹娘每一天都是一睁眼忙到天黑,三嫂子,你努力辛苦其实还有很大的期待的,说不定三哥就高中了呢!”
  孟东萍是不想迎着山风亲自送三嫂上山砍柴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