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心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孟东辰一看赵德楠亲爹找到厨房直接拿出来菜刀,心里发寒之余,也下决心要甩开这样的岳家。
  真正是无情无义之家啊!
  也难怪会教导出来赵德楠这样无情无义并且狠辣的性子。
  他现在要做的是当场阻止赵光祖现场杀人,不然他也逃不了干系。
  等他冠冕堂皇的话撂下后走了,赵德楠跟她爹弟弟之间的官司,自然跟孟家无关。
  不是他心狠,而是这样的人家半点沾不得,都不知道当初孟家长辈是如何被赵家说动的。
  也许终究是人穷志短,奔着赵家一文钱聘礼不要去的吧!
  “孟东辰,你以为你能高超的甩开我这个烫手山芋还给赵家?
  你今天要么直接写下休书,切断跟赵家的一切瓜葛,理由都是现成的,我不孝啊!
  你拿着我的不孝理由,遣送我回娘家再行教导一个月,这已经是在逼死人了。
  我的亲生父亲,刚刚眼里对我的杀意,凶狠的所有人都看的到。
  你说他杀了我,要不要埋进你们孟家祖坟?你说当县令大人问责我这个没有人性亲爹的时候,他要如何自辩?
  他也是读书人,也跟你一样知道红口白牙的颠倒是非!
  他一定咬死这是你逼死的我,他只是不得已替你动手而已。
  孟东辰,看看清楚,我亲爹已经成了魔鬼,仗着读书人的高贵身份,榨干了我爷爷奶奶的最后一滴血,榨干了我娘的最后一滴血。
  今天同样还会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的踩死我这个拼一己之力供养了他们三人六年的女儿。
  你要么自己打脸,求着我跟你回孟家,日后由着我在你这一房掌控你的后宅,要么,你现在就休了我,你休啊?”
  赵德楠这一刻,真的很想一拍两散的跟赵家孟家都在今天做个了断。
  赵家无情无义,孟家精于利己,她为这两家奉献无数资产三辈子,这辈子,哪怕这一刻她处于最逆势的地位,但她敢拼命一次。
  拼一次命,换一生的安生,值得的。
  她的亲爹在听到县令会问责他的瞬间,已经清醒了。
  他要想考取功名,哪怕他以为合理的杀了自己,此生他也不要想高中了。
  利益所致,他此时一定会想到,杀死自己有弊无利,孟家几乎没损失,因为孟家娶走自己,本就一文钱没有花费,何来损失?
  只有将自己这个女儿摁死在孟家,他白丢的女儿,这辈子才不会浪费价值。
  孟东辰也是人精,自然能明白这个道理。
  他现在有休妻的最好的机会,因为他说的不孝罪名,被他的岳父亲自证实了。
  还被全村人围观了她的不孝,她竟然躲开了亲爹打过来的一巴掌?还竟然口出不逊对自己的亲爹?
  不孝石锤了!
  “贤婿,你也看到了,我这个做爹的,几乎已经无力教导这个女儿了。
  今日,你要么带回去亲自管教,毕竟她已经是你们孟家妇人了。
  要么你真如这个孽畜说的那样,休了她!
  只不过,我赵家一文钱聘礼没有要你们孟家的,你们孟家也不能做出占了便宜就不认账的吧?”
  赵光祖的杀意隐藏了下去,没有收获一分利益,他确实不易手中沾血。
  今日之辱,他且记下,总有机会还回去的。
  并且看孟家对她的样子,晾她在孟家也没有好日子过!
  且留这个孽畜再活几年。
  “姐夫,夫妻矛盾自古有之,皆是床头打架床尾和,还望姐夫多多教导我这个不懂事的姐姐,他日我们赵家但有高中,必然不会忘记跟孟家共同进退!”
  十六岁的大弟弟赵德中,虽然还未成婚,但整个人给人感觉已经很成熟,甚至带着老气。
  就是他暗地里极力撺掇自己的爹,将这个已经不能留的姐姐嫁给孟家的。
  与其将姐姐嫁给普通农户,换几两银子,不如做个长期投入,有个指望比没有的好吧。
  自家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爹跟他们俩兄弟只能自行在家读书,不能去书院。
  也无力交友,没有秀才功名,哪有人看得上你的潜力?
  如今家里几乎已经到了让赵家族人帮忙才能吃喝的地步,这个姐姐留在孟东辰身边,也是让族人看到自家价值的地方。
  他们一家仅有的活着的四个人,总有一个会出息的,只有这样,族人才能心甘情愿的继续帮扶他们一家三口。
  这个废物姐姐,今日还不能废了!
  孟东辰果然动摇了,不休妻,今天自己是不得好了。
  不休妻不仅仅打脸自己,还得接下来赵家一家人不要的烫手山芋?
  错过这一次的休妻好机会,他真要背负难以被县令宽恕的罪名了!
  好歹这一次,有赵家亲爹还有这么多赵家村人为证,赵德楠不孝!
  “休啊?孟东辰你一家人不将我当人看,那就休啊?
  看到我在赵家的地位了吧?也一样是个随时随地能被人碾压踩死的蝼蚁!
  蝼蚁一样的东西,能带给你孟家什么利益?不过是玷污你高贵的灵魂罢了!
  赵家几个读书人,十八年来我都看透了,都是披着人皮的妖魔鬼怪,都没有了人性。
  这样的读书人亲家,能带给你什么利益?
  他们是一群吸食亲人骨髓读书的,累死病死了爷爷奶奶跟我娘,一样一样,到死的那一天,都没有花一文钱看病!
  更有他,在我娘死的那一天下午,天响炸雷,我娘病危的在床上,都被他唾骂,骂她为何不出来收衣服?
  当时十二岁的我,还在田地里劳作,供养着三个没有人性的妖魔。
  等我跑回来,我娘正从病床上挣扎着爬起来,说要出去收他们穿的布衣,而他还在手指着我娘骂着她废物,收个衣服还磨磨蹭蹭的。
  当时我从院外听到声音,一边匆忙收衣服一边让屋里的娘不用起来了。
  衣服是我早上出去劳作洗干净晾晒的,他,他们,都有手有脚,都不是废物啊,却都没有人性的,连他们自己的衣服都不能收。
  当天晚上,我娘晚饭都没有吃一口,空着肚子就这么横死在病床上。
  我给我娘收拾干净的,我娘瘦的只有猫狗的分量,更过分的是此魔鬼,连赵家祖坟都不愿意让我娘进去。
  说我娘是雷打死的不详之人,这样的一群妖魔鬼怪,竟然也是读书人?
  难怪每一次在圣人面前考试都不能过,举头三尺有神明啊!
  你们这些妖魔鬼怪,圣人看得见的,你们一辈子也别想蒙混过关圣人的眼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