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032 有心了

我的书架

032 有心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件事赵德楠毫无异议,这是孟东辰分的钱,是他找他兄弟帮忙垒灶台,帮忙采买厨具农具这些东西。
  一两银子,看起来不少了,一个壮汉在白马镇码头卸货,一个月从早到晚干下来也就挣五百文的血汗钱。
  孟东辰爹娘这才心情稍微好受一些,虽然三个儿子分家了,但做惯了农活的老大老二,还有二房的东英,都算有心的。
  知道先给东辰这一房先加盖小厨房跟灶台,还打算给先他盖一个柴房。
  赵德楠这几天默不作声,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跟孟东辰好好谈一谈。
  他似乎也是有意避开自己,每天都要故意忙碌到很晚很晚的样子,这么一来赵德楠自然知道,对方是有意避开自己洗漱上床的。
  洗漱避得开,但上床睡觉,他也只能硬撑到子时之后,估计自己差不多先睡着了才避开远远的上床。
  如此赵德楠也只能配合他一下,晚上睡觉早一些睡着了,尽量靠着床边。
  分床的事,赵德楠自己在想着办法,孟东辰也想着办法。
  无论怎么想,第一件事还是赚钱。
  但这件事再着急,也要先将分房后的灶台柴房盖好才能提上日程。
  其实这几天,赵德楠在这一家人积极帮她这一房建设厨房柴房的时候,她能呆的地方,唯有三房分到的田地。
  面对孟家这么多人帮她做农活,她也没法做出任何表示。
  既不可能积极张罗吃喝招呼他们,也不可能跟这些人算账花费什么的。
  因为她身无分文,钱是孟东辰分得的钱,他由着两个嫂子帮他采买,这是他的选择。
  孟东辰没敢让赵德楠拿着一两银子去白马镇采买,那也是有顾虑的。
  其一很明显的赵德楠,回到孟家后,依旧游离在孟家人之外,所以,他必须积极主动营造出来,他这个读书人已经尽力在建设小家庭了。
  他现在做的事,一半是为了日后真正的过日子,一半也是为了让县令看到自己的努力。
  赵德楠,他暂时不去招惹她了,她想下田那就下田。
  赵德楠每一天即便呆在三房分的田地间,也只是浑水摸鱼。
  没有跟孟东辰谈话之前,她怎么可能认真花心思在孟家土地上。
  她真正的心思全部花在自己空间中五百亩的黑土地上面了。
  好在三房的一亩水田,两亩山地,如今都栽种着小麦的,绿油油的小麦,要不要施肥什么的,她半点不着急。
  反而会看着拥挤的地方,拔出来一些麦苗,丢进自己的黑土地中去。
  还有三房分到的三垄菜地,也很好处理。
  一垄青菜,霜打过了,能吃的部分少了很多,这个不宜动。
  青菜一般吃不完的,家家户户都会腌起来,这样就能吃时间长了。家里早晚的小菜也有了。
  一垄的芹菜,吃不完的可以卖一些出去,但赵德楠没打算卖,还是跟拔麦苗似的,挑着细密的地方,连根拔出来栽种自己的空间黑土地。
  萝卜也没有放过,挑着细密的地方拔,都尽量的丰富自己的黑土地。
  甚至赵德楠在田埂边上看到的孀打荠菜都拔到自家的黑土地中栽种上。
  她还惊喜的发现,自己在破冰的村中连万河中,不仅仅能汲取河水,还能将离自己手近的鱼,也一并转移到自己的空间凹陷地方。
  空间里那个四五亩的凹陷,随着她有计划的汲取连万河河水,那里可以算是一个池塘了。
  一个属于自己的四五亩的池塘,池塘里面的鱼,大概应该不算少。
  因为连万河,是连通大连县到府城临安,再到省府泸州的河流,其水量极其丰富,鱼虾也不少。
  这么一长条的河流,不仅仅朝廷极其重视,便是各地府衙乃至各地百姓,都极为重视。
  每一年开春天气稍暖和,沿着河流的各地府衙,便会积极组织本地百姓服役,疏通河流,清除河底淤泥,稳固河堤。
  赵德楠在寒冬腊月里面汲取的水,相对这么一长条大河来说,真的是太不起眼了。
  甚至河床都没有改变,自然也不存在有村人发现河床变低了。
  “我帮你提回去,这几天你辛苦了!”
  赵德楠提着一菜篮子的洗干净的青菜准备回家,孟东辰面带微笑的出现了。
  这几天他可是一改读书人的高傲姿态,不仅仅在家摞起来衣袖帮着建设厨房柴房灶台,还时而故意的出来作作秀。
  今天是他对回来赵德楠进行第二次作秀了,在孟家里面的几天,他都装作忙的要死的样子,连晚上睡觉都要到子时。
  但到了白天的外面,他还是硬着头皮出来做做姿态的。
  孟东辰一边微笑着开口,一边提过来赵德楠手里的菜篮子。
  赵德楠这几天基本上很注意的避免在孟家吃喝,甚至故意当着孟家人的面,拿着山芋出门。
  孟家人也都选择视而不见,不能惹她,那就晾着呗!
  赵德楠今天洗干净一菜篮子的青菜,是因为厨房灶台乃至柴房都建造好了。
  她也确实不能再这么烤山芋吃了,连着吃几天,她也感觉吃不消了。
  青菜多弄一些,在河边洗青菜的时候,多切下来一些根,丢进空间试试看的。
  赵德楠面对孟东辰的作秀,没有拒绝也没有太配合。
  一边低头一边由着他接过去满满一菜篮子洗干净的青菜,默不作声的跟着他往孟家而去。
  孟东辰真正是牙根酸痛,遇上这么一个油盐不进,不顾生死的女人,他是空有一身的本事,都没法施展。
  施计想送她回娘家,由着她娘家人解决了她的,结果她虽然大字不识一个,但却能将赵家读书人的三父子摁死,还能捎带上自己。
  这几天他已经积极经营三房小家庭了,但看起来她还是游离在孟家之外。
  半点不关心三房的任何建设,甚至不关心自己给大嫂二嫂的一两银子,有无剩余。
  更甚至是自己每晚故意忙到很晚很晚,她也无情无义的当成看不到,她照旧能早早睡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