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034 配合作秀

我的书架

034 配合作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白马镇到孟家祠村,正常步行速度,三十几分钟的样子。
  这样的路程对于任何村里人来说,都是不远的,如果不载重很重的物件,村里人也不会有人要花钱雇牛车代步的。
  “昨晚上你有没有想好今天要买的东西?”
  半道上人多了之后,孟东辰又有意的当着认识他们路人的面,主动问话起来身边的赵德楠。
  “嗯,想多买一些种子,等稍微暖和一些,家里的菜地,还有田地四周的田埂上,我想栽种一些东西看看。
  另外你每晚在书房看书看的太晚了,经常过了子时,这样子不行太冻人了。
  我想再买一床厚被子就放你书房,这样你看书冷的时候,也能裹上被子暖和暖和。”
  赵德楠被动的跟路边认识之人打了招呼后,见孟东辰又作秀了,她也无所谓的配合了一波。
  顺便也将分床的大计,不显眼的提上来了。
  路人听到自己的话,大概会感慨自己是心疼夫君的,但身边遇上人多就爱作秀的男人,心里必定也有数的。
  都是人精呢!
  孟东辰稍稍漏出惊喜表情:“不要这么为我破费吧?一床被子不少钱呢?”
  “不碍事,钱再重要也没有你身体重要。”赵德楠笑笑回应孟东辰。
  你这一边说着不要一边说着要花不少钱不就是那个意思?
  你也迫不及待的想分开睡觉吧?
  咱这辈子不一样了,没有攻略任务了,当然也绝不可能对你这样的男人有任何的幻想。
  你心里惦记谁也好,不惦记谁也好,你我这辈子一定会各自如愿的。
  赵德楠拿着三房仅有的一两银子一个人在白马镇采买,很是侧重种子一类的,另外她给孟东辰买了一床两百文钱的厚棉花胎被子。
  再买两百文的厚实棉布,回去自己做被套,床单。店家顺带了送了赵德楠针线。而这些赵德楠事实上也需要的。
  分家后,她其实要买的东西很多,但她现在也不能真的将一两银子全部花出去。
  也不知道他一个人去那个黑心的盛源当铺能换出来多少银子?
  以她的估计,盛源当铺能给他一两银子算看得起他的大作了。
  虽然他的大作,从书画专业角度来说,应该不能低于市场价的一百两。
  但这个前提是他能走出大连县到省府泸州或者是大秦的京都,才能被人识货的估价这么多。
  他现在连大连县都走不出去,还能被谁识货?
  果不其然,盛源当铺的老掌柜,拿着孟冬辰给他的四副山水画,在后头跟自家东家研究了一会,还是决定给他一点点的甜头。
  不能按照一般读书人的书画来处理。
  一般白马镇的读书人书画他们根本不收,即便画的不错的,他们也至多给一两百文钱,给多了白耽误工夫。
  但这一位年轻的童生画作,真是不得了。
  舍不得给一两百文钱,怕打击到他的积极性。
  “这四幅画我们收了,给你二两银子,以后有时间的话,不妨多画画这样的画,只要画的跟这个水平一样的,我们还会给你这样的高价。
  你肯定不知道,我们盛源当铺对货物来源虽然不做要求,但对货物的价值一定不可能马虎。
  白马镇这么多年还没有哪个跟你一样的读书人书画价值这么多钱的,你算是头一份了,读书人你不错哦!”
  掌柜的自以为给了孟东辰不少的银子了,二两呢!
  这换成一般的壮汉,在白马镇从早到晚的干苦力活,一个月也只能挣五百文钱。
  花点时间花点精力,画一幅画就能抵壮汉苦干一个月,他们相当的看得起孟东辰了。
  孟东辰不动声色的换了二两银子,但心中却做了决定,以后再也不能这么卖自己的画了。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还是他想当然了,以自己专业的品鉴目光看书画,还以为怎么也得给自己几十两银子的。
  严重错估盛源当铺的良心了。
  还以为本地人不能太坑了本地人的,现实却是是无奸不商。
  盛源当铺不仅以极低价格要了自己的四幅画,还自以为自己不知外面行情的诱导自己再给他们提供这样的画作?
  无耻!
  拿着二两银子的孟东辰不动声色的离开了盛源当铺,找到了在杂货铺门口的赵德楠。
  她在这一家杂货铺,花了七百文钱,采买了厚实棉花胎,不少的厚棉布,还有不少的农作物种子,瓜子花生南瓜子冬瓜子黄瓜籽油菜籽等等。
  她没有给自己花钱买衣服什么的,她只要种子,一切能买到的种子都要。
  还好她克制了,没有花干净手里的钱,留了三百文钱做急用。
  她是真没敢指望盛源当铺给孟东辰多少钱。
  看到孟东辰不声不响的来到自己面前,她笑笑开口:“可以回去了吗?”
  “嗯,回家再说!”
  孟东辰接过来赵德楠拎着的厚实被子,被子是杂货铺用绳子打了十字捆着的,他拎起来自然是轻松的很,尽管这厚实的被子有十斤重的样子。
  孟东辰一边拎着被子一边揣摩着赵德楠的心思。
  她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柔和多了,还能面带笑容,采买的东西几乎都是种子,像是个种田的好手。
  但给自己买这么厚实的被子,恐怕不只是担忧自己看书看太晚了,而是希望自己在书房看晚了直接睡在书房吧?
  能平静下来的她,是不是可以好好跟她谈谈合作事项?
  他现在急需赚钱,在没有高中之前赚足两房人基本生活的银子,几百两差不多吧。
  这样自己读书考试不缺钱,家里婚嫁采买也不着急了。
  靠作画是不可能的,那就只能靠进山打猎了。
  这件事只能跟不管自己生死的赵德楠合作,孟家任何人都不可能让自己进山打猎的。
  哪怕自己将能打猎的本事推到死去的爷爷身上,说他再在自己小时候没人的时候教的,也不妥当。
  唯有找赵德楠合作,由她出面,自己跟她好好谈谈挣钱的事,也谈谈将来的安排。
  尽量的顺着她承诺,相信自己也能做到承诺她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