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避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只是暗暗可怜自己的三儿子,一时间被逼的忽然间长大了这么多。
  没有投生到地主家,没有娶到好媳妇,没有遇上真正维护他的兄弟们。
  被逼到这个境地,只出去画画挣点养家糊口的小钱,就被两个哥哥挤兑的哑口无言了。
  罢了,她不多嘴了,由着老三自己谋算他的小日子吧。
  赵德楠买的这一袋子的种子,是不是白白糟践了钱,她也不说了。
  这些种子,一小半自家都有存着的种子,不过想到赵德楠的尖锐性子,她这个老婆婆也不想跟她多废话一句了。
  只怕她一开口,赵德楠又以为她孟家欺负她了,甚至还能堵她一句话:有种子为什么分家的时候不跟她说一声也不现场分了的?
  深深叹一口气,孟东辰的娘牵拽走自己愧疚的三儿子,避开了其余儿子,也避开了老头子。
  “不要担心明年读书的束脩费,娘手里还有十两银子,是谁都不知道的,你爹也不知道。
  明年白马书院开学的时候,你带上娘私藏的十两银子去交束脩费,你自己挣得二两银子自己留着花,不给赵德楠。
  我们家给她那么多田地,足够她自己找吃的,你万万要记得,读书才是你的出路。”
  孟东辰感动的点点头:“娘,我都知道的,只是我还是想好好对待赵德楠,人心总是肉长的,我对她好,她也才能好好的跟我过日子。
  她今天拿着我给她的一两银子,没有给她自己花一文钱,她身上的衣服都是破的打补丁的,可她没有花钱买新衣服。
  反而因为担心我读书太迟了给我花了不少钱另外买了厚实棉被。谁怎么对待她,她心里是有杆秤的。
  娘,日后你别跟她计较了吧!毕竟日后我还得吃她做的饭菜呢,我若是总吃你们的,大哥二哥他们即便不说话,但心里还是有想法的。
  所以我对赵德楠好一些,实际上也是对我自己好一些,过日子总是针尖对麦芒的,只能让外人看了笑话,丢自家的脸而已。”
  不管将来如何,至少这两三年内,他跟赵德楠是必定捆在一起过日子的。
  合作过日子也好,互相算计着过日子也好,总之不能让孟家长辈跟其余各房掺乎进来,不然情况必定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
  “嗯嗯,娘哪会不懂这些?就是刚刚开始太怄气了,日后你们这一房的事,她做什么我们不插嘴。
  但唯独你把钱的事还有读书的事,牢牢抓紧了,娘就是心疼你,不然哪会做什么恶婆婆?”
  孟东辰算是搞定了他一直担忧的爹娘。
  大哥二哥这样的兄长,其实算很不错的了,只不过是基于自身利益,会显得算计一些。
  但即便算计也顾着面子,遵守着底线的。
  只是挣钱的事,他看起来也只能找赵德楠好好谈谈了。
  自家人刚刚的态度,无一不说明他们都盼着自己高中,都不愿意自己花时间在挣钱上面。
  赵德楠回到自家,暂时放下来棉花胎,先进厨房做午饭。
  早上吃的是煮山芋,中午,还是煮山芋,但中午这一顿的煮山芋,她会剥了皮兑一些陈米进去。
  再炒个腌菜花,中午饭也只能这么吃了。
  前几天村里分的野猪肉,包括单独奖励给她的野猪肉,都被会过日子的孟家人,吊起来冻上了,留着过年吃呢!
  事实上村里人基本上都是这么做的,这里的气温白天最高也只能到零度的样子,夜晚最冷估计能到零下十几度。
  这么冻肉到年三十,是没有问题的。
  孟东辰之前留下的一只野鸡,后来盖厨房的时候被拿去烧吃了,赵德楠对此依旧是没有感觉的。
  赵德楠的心,一直还在等待。
  等待时机跟孟东辰好好谈一次,为将来的和平和离谈一次,今后大家按照既定的约定,各行其事。
  她也一直在等待身体上的一个结果,她从洞房花烛夜之后,就一直在糟践自己的身体。
  挨饿,受冻,劳累,每天晚上她甚至还会趁着关门洗漱的时间,在自己的空间土地上奋力跳跃。
  努力创造一切不适宜怀孕的母体状态。
  孟东辰这一晚竟然很早返回卧室了,这几天他都是故意熬到子夜之后。
  而今晚上这个时间才是晚上八点的样子,关键她今天下午已经给他收拾出来一床新的棉被。
  事实上今晚的他完全有理由裹着一床厚被子躲在书房过一夜的。
  给了他新被子还这么早的进卧室,赵德楠估计此人今晚忍不住的要先找自己摊牌了。
  且看他怎么出招吧!
  是坦诚相见的真诚合作?还是愚弄自己这个农妇,且看他怎么开口?
  孟东辰脑子里已经想好了措辞,他早就领教过这个不识字的农妇,压根就不是什么好惹的。
  脑子精明关键还敢豁出去!
  “上次你看到的冻死野猪,实际上是我那天晚上猎杀好放在那边的。
  我这一身打猎的本事是小时候跟着爷爷背着家里人学的,家里人都希望我好好读书,但爷爷却说哪怕准备读书也不耽搁学打猎。
  我娘对此事的态度极为反抗,所以我学了这一身的打猎本事,一直也没有机会施展出来。
  爹娘他们也不知道我还有这一身的本事,爷爷说过,这就算成是我跟他两人知道的本事,不要跟人说,说出来就会影响到读书人的身份!”孟东辰一开口就爆猛料。
  暂时他的态度要等一等,且先看看赵德楠对此事的反应?
  “所以呢?”
  赵德楠的态度很明确,那就是孟东辰你接着说下文,她不会惊叹更加不会质疑,自然也不会心虚。
  她没有一个人偷偷藏匿起来野猪,而是带着全村人分了野猪,你孟家两房的人也参与分猪肉的。
  她心虚个什么劲?
  “所以我想我们分家了,生活上还是需要钱的,读书要的钱也不少,这挣钱的担子,我不能压在你身上。
  我想打猎挣钱,但却只能让你进山,对外就说你会下套,我只在背后打猎。
  这件事不能让我爹娘他们知道,我也就打猎几个月时间,家里有了几十两的存钱后,我还是会认认真真读书考试的,高中才是我的目标。
  另外今天我拿着花了两个月时间的画作去找盛源当铺,结果很不如意。
  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挣了二两银子,这二两银子你暂且拿着,不要跟我爹娘家里人透露出来,就当你日后的私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