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050 马首是瞻

我的书架

050 马首是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到了早上赵德楠起床的时候,她不得不又扔空间里面了,还是担心被跟着自己一起挑菜的妇人闻出来味道。
  这两个二十几岁的年轻妇人,都是跟着赵德楠学田埂种菜的妇人,如今被赵德楠雇佣挑菜,一人一天二十文钱。
  这个价钱很高了,白马镇上也有年轻汉子打短工的,一天也就十五文钱左右而已。
  短工一般价钱都偏低,赵德楠给两个妇人的短工价钱,不仅比男人的多,工作时间还很短,满打满算,也就半天功夫。
  是以两个年轻妇人,很是以赵德楠的马首是瞻,半点不敢多问多打探。
  即便带着她们到了裴家酒楼,她们也都低着头,不敢跟任何人搭话。
  就是这样,赵德楠也不会马虎大意的在两个妇人面前暴露她带麝香香囊的隐秘。
  连续闻了十天晚上的时间,赵德楠被熏的头晕晕的,但小腹部还是没有明显的反应。
  头晕?应该算有反应了吧?
  赵德楠第一次后悔自己前三辈子,竟然没有认真花时间在中医中药上面?
  大概是任务人的身体一般很好,又大概是有系统不断的给自己提醒,什么都不知道也不要紧,一般都有数据可查呀。
  再一次卖力挑着两箩筐蔬菜的时候,赵德楠没有离开村子几步远,就差点晕倒了。
  “你怎么样啊?”
  孙家年轻媳妇,范小翠放下担子担忧的问,赵德楠是真不能出事啊,她家种的蔬菜,还有五六天就也能采摘了。
  “不然你就在家休息一天吧,你这一担,我去叫我家的男人挑着,不要你给钱,你身体不能出事啊!”
  另一个年轻的李家儿媳妇,马冬梅,同样担心赵德楠的身体。她家的蔬菜还有十来天就能采摘了呀!
  一边担忧,一边也暗暗可怜赵德楠。
  孤身一人的样子,哪怕有县令大人给她撑腰,也还是可怜啊!
  跟着她挑菜十来天,没有看到一次孟家人过来帮忙采摘蔬菜,更加没有一个人给赵德楠挑菜去县城。
  甚至连问一声的人都没有。据说赵德楠不论忙多晚回去,都是她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
  真是可怜人!
  “不要紧的,我喘一口气就好,可能昨晚上没有睡好,路上走一走就会清醒很多了!”
  赵德楠笑笑回应,心里则充满了期待。
  这是自己想要的反应么?哪怕因此晕倒下来,只要能流产了那个孩子,她最担忧的事,才算有了好的结果。
  孟海扬,这辈子你另外找个你想要的父母家族吧?
  三辈子作为你的母亲,无论母亲多么爱护你照顾你,为你筹谋,最终还是成为你的耻辱。
  哪怕娘生下来你,将你留在孟家,你这辈子依旧会以我这个母亲为耻。
  既然如此,我不会再成为你的母亲,你另谋高就吧!
  赵德楠发现自己,哪怕之前再坚定的做了决定,不要这个孩子,但真的到了有一点反应的时候,她心里还是很不舒服,有种她正在扼杀人命的不舒服感觉。
  曾经她是多喜欢孩子的母亲啊?
  一世一世的轮回,她这个母亲的心,慢慢冷却到无望。
  她没有恨过自己的儿子,知道原因不在他身上,他只不过受孟家家族影响,也受大秦主流思想影响。
  但赵德楠确定,她即便这一刻心软的又一次将他带到这个人世间,她这个母亲也依旧还是那个母亲,还是被孟家看不起,被孟东辰冷落的母亲。
  甚至这一世会更加严重,因为这一世的自己,半点不会忍受孟家,更是半点不会迎合孟东辰。
  孟海扬你若还跟着母亲到这个人世间,只怕你的耻辱感会更加严重。
  你走吧!
  另寻母亲吧!
  你我互不亏欠,我生养你三辈子,扼杀你一世,扯平了吧!
  强大的信念支撑着赵德楠,在头晕的情况下,竟然也能将一担子的蔬菜挑到了县城。
  这一回她又避开了两个妇人,买了巴豆。
  她感觉到一点点反应,但也只是头晕,肚子还没有反应,她不能这样等下去,今晚回去偷偷加料看看吧!
  赵德楠带着巴豆快要到家的时候,赵德楠的卧室被孟东辰的娘打开了。
  “娘,你这样不行的?我已经跟她说好了,我们这一房的田地收入让她自己拿着的?”
  孟东辰也是头疼的很,母亲不知道听谁说了赵德楠挣了不少钱,就不甘心的趁着赵德楠不在家,私自翻找她这些天挣得钱了。
  这样的行为,孟东辰真的很难接受,但偏偏这个人还是自己要尽孝的母亲?
  “凭什么?要是她只是自己种的吃喝,我不管,但是她拿着我孟家的田地挣钱,我为什么不能拿钱?那是我孟家的产出!”
  孟东辰的娘也是从村里人口中得知,赵德楠搭上了裴家酒楼,裴家酒楼一天要收赵德楠六箩筐的蔬菜。
  她赵德楠得到这么大的好事,竟然不回家跟儿子说一声。
  这还不算,她自己栽种的蔬菜不够数,竟然私底下找村中几家跟她一样栽种田埂蔬菜的人家凑数,也不找自家人凑数?
  谁家不会种菜?
  就是现在在田埂上种菜也不迟啊?不就一两月就能开卖的么?
  上次野猪野猪也是,这一次蔬菜蔬菜也是,赵德楠这是诚心跟自家对着干啊?
  好好的自家人不护着,遇上什么好事都先给村里人?
  真当她不管她,她就敢无法无天了啊?
  老婆婆一边回怼自家儿子,一边重点找赵德楠的床,尤其是枕头。
  枕头被她翻找过没有发现后,老婆婆气的一把砸了枕头,继续找床底下。
  站在母亲身边的孟东辰,黑着脸接住了母亲砸的枕头,才接到手,他忽然间闻到了不应该闻到的味道。
  麝香!
  他万分确定这是麝香,也许农家人不知道什么是麝香,但有钱人都知道麝香。
  讲究的有钱人有一部分就喜欢用麝香熏衣服,还有有钱的后宅女子,会用麝香加害子嗣。
  麝香对农家人来说太贵了,一般农家人根本不可能花费那么多的钱买这种不实用的东西。
  ------题外话------
  非常感谢亲爱的你们支持,文今日上架,因为开V时间要到中午,我早上先更一章公众的章节,望亲们耐心等待到中午之后,上架更新。上架第一天,万更哦!
  另:特别感谢liu21215的打赏,也谢谢所有支持我的亲们!谢谢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