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055 空洞洞的

我的书架

055 空洞洞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德楠说生了孩子后,还是会离开,是男孩她交给他,是女孩她带走,总之她还是要走。
  只要生了孩子,他就不愿意让赵德楠离开了。但这个时候他不必说明白。
  原本他是打定主意促成她离开的,但她成了孩子的母亲。
  不论男孩女孩,父母两个都在一起,才是对孩子最好的。
  尤其是女孩,他是更加不可能让她一个人带走女孩的,她自己都吃够了女孩没人依靠的苦,岂能带走女孩陪她一起吃苦?
  他的女儿应该是千金小姐,有身份有地位将来有依靠。
  如果是女孩的话,他这个外男还真的不得不再恩宠她,继续生男孩了。
  原本是不能碰的,是要放她走的,但,刚刚都碰了那么长时间了,还需要纠结在这个上面了么?
  这个纠结始终是自己一个人内心的纠结,只要掰过来自己的心,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
  对孩子来说,父母恩爱健在,才是最好的。
  孟东辰是个行动派,一旦改变了自己的心态,那就果断执行起来。
  从给女人打洗漱水,又从书房搬回到卧室来睡觉。
  赵德楠满是无望,眼泪水就没有停止过,没有嚎嚎大哭,甚至没有呜咽,可就是这么的无声的流淌着不要钱似的眼泪水。
  全身上下散发出来浓浓的悲伤,她似乎看不到自己自由的那一刻了!
  似乎又要再次无望的轮回了!
  她的生命还有什么价值?还有什么期待?
  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世界里,她要怎么做才能有活下去的动力?
  经营自己的五百亩空间黑土地么?实验生态水田么?豁出去的奋斗女人的地位么?
  呜呜呜!
  赵德楠的心,空洞洞的疼着。
  她知道如果扼杀了这个孩子,她不会这么软弱无力,她会浑身带刺的在这个世界挣扎上进。
  可真当她再次生出来那个孩子,哪怕她再无情的抛弃他,她的心,依旧是伤痕累累的。
  “楠楠,别哭了好不好?我发誓会对你好一辈子的,只对你一个人好一辈子的,我也会做一个好爹的,你不要这么伤心难过了好么?相信我好么?”
  孟东辰如何感受不到赵德楠的无望悲伤?
  他终究是强逼了一个年轻的小妇人,一个才十九岁的小妇人,哪怕她精明的像是狐狸精转世,一眼看透人心,但她身为女子,就注定了她的卑微地位。
  能让她荣耀的父兄,恨不得她死,能给她荣耀的自己,之前,也差不多是敌对的关系。
  即便如今自己改变了心态,想为了孩子要好好对她一辈子,但那也只是自己的心态改变。
  他一个活了一辈子的祖宗辈的男人,硬是逼着怀里的小妇人从了他,也真是够够的了!
  没有办法的孟东辰,不得不拿出来哄重孙女的姿态,将怀中的女人,一边环抱着一边轻拍着她的背,还时不时的抚摸她的头发。
  “你想对我好我就应该对你感恩戴德?你想对我好我就应该对你死心塌地?
  你做梦吧!我是答应给你生下来孩子,但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离开你跟你的孟家的。
  哪怕你不同意,我也一定能找到比你厉害的男人,他一定有更高的身份地位。
  你如果不及时的早点放手,我担心你跟你的孟家会有覆灭之祸!”
  赵德楠哪会被孟东辰的甜言蜜语哄的五迷三道的?
  三辈子无望的轮回,她太清楚这个男人的清心寡欲跟坚守底线了。
  他敢为了孩子强逼她留下,那就不要怪她发狠的给他戴绿帽子。
  找个比他强的男人,虽然难如登天,但,真发狠起来不是没有可能。
  人,心中总要有一个目标任务,才能驱动自己活下去不是?
  三辈子任务人那样无望的轮回,就因为心中有个任务目标,不是到死都在积极努力的么?
  这一世那就以离开为目标,好歹让自己有个活的方向吧?
  孟东辰嘴角直咧。
  这个女人真狠啊!千万别当她说的是吓唬人的狠话,这个女人是真心狠。
  对方连孩子都能扼杀,能抛弃孩子给自己,还有什么不能做出来?
  刷的一下子,孟东辰翻身覆盖在赵德楠的身体上,轻轻的贴合到严丝无缝的地步,再一次的轻吻起来赵德楠。
  这一次的轻吻从赵德楠的颈项间开始。
  没有办法了,怀孕的女人,老人说不能同床。
  但他也是老人,更是一个懂脉象的老人,之前帮她洗脸洗手的时候,顺便给她切了脉,幸亏孩子的脉象还稳稳的。
  这个孩子一定是很强壮的,不然早被他狠心的娘弄死了。
  现在这个狠心的娘,虽然答应不弄死他了,但却对自己宣战了!
  他岂能给这个女人这样的机会?
  既然都掰过来自己的心态了,那他就不相信,还哄不住一个狐狸精似的小妇人了!
  她再是狐狸精转世,能有自己这个穿越来的老男人厉害?
  我尼玛!
  孟东辰轻吻到最后,差点郁闷吐血!
  他这么卖力的撑着自己的体重,充满讨好的亲吻她,结果还没轻吻到一炷香时间,这个死女人竟然无视的睡着了?
  赵德楠睡着前的意识,是冷笑的。
  她累了一整天,也挣扎了一整天,既然逃不过,那就歇着了。
  只要她还没有真正想死,那就不可能为了这点烂事,歇斯底里!
  这种事若是传出去,外人只会说他恩宠自家妇人。
  女人敢反抗自己男人的恩宠,对于大秦所有人来说,都是不可原谅的作死行为。
  你是男人,你牛逼,你掰过来你坚持三辈子禁欲的心,你继续你的,我睡觉!
  就当被狗咬着,反正也到不了那一步,这个男人懂的很,连切脉都会。
  草,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
  孟东辰无语的看着身下的女人,睡的竟然如此的坦然安心无畏?
  “小狐狸精啊!”
  不得不低低喟叹一身,转成侧躺的姿势,还得小心翼翼的环抱着小狐狸精啊!
  真真是一眼看透自己的意思,才能无畏的坦然入睡。
  难道小妇人的心,就这么的难哄么?
  嘶,孟东辰感到了牙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