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057 十年不晚

我的书架

057 十年不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县令对此事是抱着欣慰态度的,他没想到孟东辰会醒悟的这么快这么彻底!
  裴家酒楼的裴真也忍不住点头,赵德楠自强自立之下,终究赢得了孟东辰的看重。
  哪怕孟东辰可能是冲着赵德楠挣的银子,或者是冲着自家跟县令不得已的对赵德楠好,也是强的。
  当初自家的妹妹就没有赵德楠这样的胆魄,妹妹只会忍受,一直忍受到死。
  而那个时候的自己也没有这样的狠决,没有这样的力量。
  赵德楠的爹跟两个弟弟得知下,却都气的砸了东西。
  只不过刚刚入赘到谢家的赵德举,即便气的要死砸东西,也不可能当着人面的。
  在他没有站稳谢家之前,他只能表现出来温顺,认命。
  他那个大他几岁的妻子,看他的眼神里,到现在还没有放下戒备。
  他不着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孟东辰如今自甘堕落,既不入学白马学院,又不顾身份的给女人挑菜挣钱,他这辈子就是能考试,也绝不可能高中的。
  “赵德楠,没想到你是怀孕啊?昨天你差点晕倒肯定是因为怀孕的关系,昨天可真是危险啊?”
  在回家的道上,赵德楠没有固执,由着孟东辰雇佣了牛车。
  怀孕的事,在县城医馆过了明路。
  不再是赵德楠依靠轮回三辈子做出的判断,也不再是孟东辰不合常理的切脉判断,而是县城同仁医馆胡正老大夫给出的诊断。
  孩子平稳无碍,只是大人需要休养两个月,不能负重,尤其是挑担子。
  一起得知此事的孟家祠村两个妇人,范小翠跟马冬梅都后怕不已。
  亏得没事啊,范小翠想想都后怕,自家的蔬菜很快就要跟着一起卖给裴家酒楼了,要是忽然间赵德楠人出事了,后面会是什么情况,谁都说不清。
  哪怕赵德楠本人不能挑菜种菜了,但只要赵德楠的男人还像今天这样肯干,那后续就肯定还能带着她们两家一起卖菜的。
  “是太怕人了,想想就害怕,之前你还不知道的挑了那么多天的菜,这是老天保佑你们母子,不然真吓人啊?”
  马冬梅跟范小翠两人都是一样的心态。
  担心赵德楠身体的成分也有,但远远比不上担心自家蔬菜的心情。
  “没事的,后面几天我们家蔬菜就要接不上了,到时候就靠你们几家的蔬菜接上去了。
  我这几天清理蔬菜的时候你们两个也看到了,一点不能马虎。
  今天裴老爷说,后面他要的蔬菜还要多一些,到时候你们各家一定要先挑选好最好的蔬菜,清理干净了交给我。
  我收你们的价钱按照之前说好的,跟白马镇的价钱一个样,只是挑担这样的活,只怕我雇不了你们两个几天了。”
  赵德楠温和的笑笑,该交代的要交代。
  虽然之前已经说好了收购的价钱,也说好了雇佣的大概日子,但终究还是有了变化,她怀孕了。
  范小翠跟马冬梅得知自己怀孕的第一反应就是后怕,惊喜还在其后。
  这个孩子不会影响到她的试验田的,她有了资源有了资金,自然能雇佣人帮她做出来生态稻田。
  孟东辰如果积极要求的话,她也敢用!
  范小翠跟马冬梅两人赶紧低低的再三感谢赵德楠。
  孟东辰单独一个人坐牛车的一边,看着对面三个并排坐在一起的年轻妇人,很明显的自家女人占据了主导地位,轻易的引导了她们。
  自家的小妇人说话做事很会事先打埋伏,按照三个人对话的意思看,自家女人在搭上裴真这一条线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跟村长说了后续的事项。
  包括她收购多少蔬菜,雇佣多少天挑担的妇女短工。
  自家女人其实也很会拉靠山聚拢支持她的人,知道用最直白的利益聚拢人最靠谱。
  野猪事件,就让村长对她有了支持的缘由,后续卖菜的事,村长只会更加支持,更何况还有县令给她撑腰。
  不能细想,一旦细想,真不得不佩服自家的狐狸精转世的女人。
  地位卑贱如她,也能靠着不屈狠厉的心,争取到了一条无数农村妇人都暗暗羡慕佩服的阳光大道。
  可惜无数妇人都没有她这种脑子,她生于读书人家,从小耳濡目染三个读书人的强力灌输,哪怕一个字不认识,但脑子里该懂的一点不比一般读书人懂的少。
  甚至可能还会更多,要不然她怎么会想到做试验田,卖好迎合县令?
  不管是她有意的迎合了县令,还是无意中迎合了县令,她的行为已经让有识之士看在了眼里。
  今日从自己接触到的裴真来看,此人暗示了自己,要好好帮着做好试验田埂种菜的事,因为他们族长不仅仅知道了,还叮嘱他大力支持。
  土地从来都是紧缺的,尤其是泸州临安的土地,一直都是紧缺的。
  有钱人安置了大量农田种桑,亏得还有山芋这样的神奇粮食可以饱腹,不然一般老百姓还真没有足够的田地填饱肚子。
  自家女人能充分利用田地,不管对父母官来说,还是对大家族来说都是好事。
  实验成功了,普通老百姓能得小利,但拥有大量土地的士族地主,将获利更大。
  在官员的政绩上,更加不用说了。
  到了孟家祠村子,赵德楠怀孕的事也很快传开了。
  “真怀孕了?”孟东辰的娘一下子就震惊了,跟后面就是惊喜万分。
  这是最好的好事啊!
  昨天她就不应该被两个媳妇撺掇的去搜刮赵德楠的钱!
  后悔死了!
  “老头子,我要马上给她杀一只鸡补一补身体!”老婆婆第一行动就是杀鸡,这是她示弱也是她在表达歉意。
  但愿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吧!
  “杀吧,一家人总要有人先低头的,不然老三的心,离我们就越来越远了!”
  孟东辰的爹昨天也想了很多,哪怕他给了老婆子肯定的答复,等赵德楠怀孕,或者等儿子高中再说,但不得不承认,即便昨天晚上,他对赵德楠还是对抗的,看不起的,充满敌意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