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气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气人哦!村长忍不住的为赵德楠发出了声音。
  “我肯定全听她的安排,这方便本来就是她自己先想出来的,怎么做怎么调整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孟东辰面对村长的当众问话,也认真的回应一番。
  彻底分清楚了孟家之后,孟东辰冷着脸先行回去安抚赵德楠去了。
  老婆婆老公公两人互相对视一眼,什么话也不用说的,都默不作声的继续去整鸡。
  孟东萍孟东美两姐妹什么话也没有可说的,心照不宣的赶紧去刺绣了。
  等赵德楠生了孩子,她们两个做姑姑的,肯定没有现在的空闲时间,一心一意刺绣挣嫁妆。
  “生气么?别着急三百两的债,我说过我自己还,就肯定不会让你辛苦。
  田地里面的产出,不管是蔬菜也好,还是小麦水稻也好,这些产出都是你一个人的,你说了算。”
  孟东辰回到卧室就关上门搂抱上了发呆的赵德楠。
  孟东辰看到赵德楠这样的状态,就忍不住的心虚愧疚。
  他能感受到小妇人的无望,向往离开,但偏偏无力挣扎,因为她只是个小妇人,添上了自己姓氏的小妇人。
  “你心里有牵挂的人么?有死也不能忘记的人么?”
  赵德楠忽然间蹦出来这样的一句话,这是她猜测了几辈子的可能的真相。
  这一刻她真的想知道答案。
  应该有的啊?若是没有他怎么能坚守底线三辈子?
  如果他有这样的牵挂,那他这样算为了自己抛弃了那个牵挂么?那自己成什么人了?
  记着那一份牵挂不好吗?
  赵德楠问完这一句话,猜测的时候眼泪水又忍不住的留了下来!
  但孟东辰理解的却是赵德楠,因为怀孕想到了她的母亲,至死都没有男人跟儿子缅怀的母亲。
  她是担心也生出来这样没有人性的儿子么?
  “不要担心孩子,你不会成为你母亲那样的娘,我们生出来的孩子,我会好好教导。
  让他早早学会孝敬你这个娘,一辈子都会好好孝敬你这个娘,比孝敬我这个爹还孝敬?”
  赵德楠听着这样的话,只觉得鸡同鸭讲。
  也许是他故意的鸡同鸭讲,也许是他真的没有牵挂的人?
  “再次分家的结果出来了么?”赵德楠收拾好莫名悲伤的心绪,问起来这一次分家的事。
  孟家人都是人精啊,她这边还没挣多少钱呢,那边孟家两房人就眼红成这样了?
  趁着自己怀孕打着帮你忙的旗帜,光明正大的来夺生意了?
  “爹这一次又将村长叫来了,当众又给了各房选择的机会,要么拿着一百两好处,别来纠缠我们三房。
  要么一百两不要,从此继续供我读书一直供下去,哪怕到老!”
  孟东辰仔细的将分家过程中每一个人说的话,都转述了一遍给赵德楠听。
  尤其是最后村长总结性的话,孟东辰更是一个字不落的转述了。
  “现在想起来你那个时候发现野猪叫村长,真的是很有远见的,村长这么维护你,这个村里一般人都不敢惹你了知道么?”
  孟东辰见自己转述这么多,赵德楠几乎没有表情反应,就跟旁观人似的听着热闹,没办法孟东辰最后来了一招拍马屁的招数。
  “孟东辰,你看到我是如何给自己找靠山的吧?我如此卑微,却也能给自己找到村长县令这样的靠山。
  你有没有想过,一旦我不再卑微,我能找到的靠山就更加厉害?而我只要离开啊?”
  赵德楠是真的强烈的想要离开孟家啊!
  可她眼前横着这样的一座大山,他不答应,自己怎么都没法离开,除非死。
  又或者不死,但却想尽办法搭上大连县的皇族,十九皇子,这个低调的皇子,此时此刻应该已经在奋力搏击了吧?
  不说她能不能搭上这样的赌徒,即便搭上了,赌局如何,她就是轮了三辈子,也没有先见之明啊!
  一旦赌错,她死,孩子也一样的死!
  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让眼前男人,彻底的认清自己要离开的决心,无论如何她都要离开的。
  此生不做孟家人!这是自己的信念,强烈到连孩子也不能阻止的信念!
  这样她就不用招惹任何赌局中的人了,这样她也能安安生生的留在大连县做个普普通通的农妇。
  将来遇上合适的也能再组家庭,遇不上合适的,多攻略县令,争取立个女户?
  “楠楠,不要排斥我,我之前对你不好,是我没有真正认识你,不理解你的感情,不了解你的过去。
  现在我了解了你的过去,明白了你多年的辛苦,知道你不喜欢高高在上的读书人。
  我不会做高高在上的读书人,我不仅会挑菜进城,还会下田种菜,今年的徭役,大房二房说要轮到我们三房了,我去就是了。
  你喜欢种田的,我在外面读书也好当官也罢,只要回到我们的家中,你就将我当成是种田的。
  将来我们两个有能力买一个独门独户的大院子,你在院子里种菜,我下朝回来就陪你一起种菜。
  家里的孩子一个我也不放过,全拉过来陪你一起种菜,这样的日子,你说好不好?”
  换成一般女人被自己俊美的丈夫这么搂抱着,轻轻的在耳边说出这些充满幸福的未来,一定是要醉了的。
  但赵德楠只是瞪大眼珠回看孟东辰:“我还是想离开啊!”
  孟东辰爹娘这个时候已经炖煮起来刚刚杀的老母鸡,香味飘的到处都是。
  “我娘给你炖的鸡真香啊,你等我一会,我这就去给你盛一碗来,这味道闻着就香得很呢!”
  孟东辰郁闷死了还不能表露出来一点点。
  这个小妇人要离开的心,太坚定了,怎么哄都哄不了似的。
  还是先搁置下来这种关键话题,等孩子出来就好了,现在孩子在她肚子里面,她又忧心忡忡的,生怕也生出来跟她亲弟弟那样的孩子。
  她母亲对她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赵德楠看到孟东辰逃似的离开自己,忍不住的冷笑起来。
  哪怕他表现的再悔不当初,情深义重,一诺千金的,她都不可能被他哄得五迷三道的,分不清东南西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