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稀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孟东辰笑笑回应村中的老猎户韩长贵,他现在最关键的是哄小妇人的欢心。
  “呦,万万不能这么干,这小东西还是畜生,不是有钱人家根本养不起,也不会养,别折腾死了白白浪费了十多两的银子。
  你拿着十多两银子给孩子买什么不好啊?走走,我跟你一起下山,走快些,你下山就赶紧的卖了去!”
  老猎户是知道行情的,这样的纯白小狐狸,有钱人家最稀罕。
  可惜他就没有这样运气,这孟东辰的运气还真是不一般的好。
  取了个媳妇没有花一文钱聘礼,娶回来没多吃时间,他媳妇就搭上了县令,还搭上了裴家酒楼。
  愣是找来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生意路子,她种的田埂蔬菜,一天要卖裴家酒楼六箩筐还不止呢!
  孟东辰没有再反驳村中老猎户韩长贵的一番好意,两人速度极快的下了上,也到了下午四点的样子了。
  照着老猎户临离开前的叮嘱,他应该马上赶往白马镇的码头,那边最容易遇上有钱人。
  孟东辰糊弄了他一声,先回了家。
  什么人都没有透露的孟东辰,最先敲开了自家卧室的门。
  赵德楠正忙的一头的汗,她在空间里面收拾,一点也不能安心。
  时不时的还要出来看一眼,不然就怕露馅了。
  要是能在空间里面听到外面的声音,看到外面的动静就好了。
  算了,人不能得陇望蜀,贪欲无止境啊!
  “你怎么了?怎么一头的汗水?”孟东辰还没上手去摸摸赵德楠的额头,赵德楠就一下子避开了。
  一脸嫌弃的撵着孟东辰:“什么味道?难闻死了,你才从山上下来,都没有洗干净手吧?”
  孟东辰被人这么嫌弃也没有不高兴,反而笑着退后了好几步。
  “你看这个小白狐狸?是不是很可爱的样子?这是我下午上山捉到的,送给你,趁着它还小,你能养的熟的!”
  赵德楠轻笑一声:“我不喜欢,我连自己生的孩子,都要留给你了,我还有那个心养一只小狐狸?”
  赵德楠一把头掐死了孟东辰讨好她的气氛。
  别浪费时间,也别浪费心思,谁都清楚对方如何打算的。
  那就挑拣一条双方都能接受的路走,我留下孩子给你,你放我离开孟家。
  这辈子你带着你的亲儿子,荣华富贵一辈子,我就在大连山一辈子自由自在。
  最好老死不相见!
  孟东辰嘴角微微抽搐,不得已的他,只能按照老猎户说的,直奔白马镇的码头去。
  孟东辰的爹娘已经得知了这件事,他们儿子临走前简单解释了小白狐狸,也顺手丢下了那一只大野鸡让他们帮忙晚上烧了。
  赵德楠确定孟东辰直奔白马镇之后,又一次的关上房门,继续收拾空间。
  她的空间,温度在二十度的样子,每一次她进来都是暖暖的。
  自从汲取了大量的河水,填满了空间中央四五亩凹陷的地方,空间里面的湿度就大了一些似的。
  没有看得见的太阳光,但空间里面的光,依旧足以让里面的农作物疯长。
  这样下去不行,空间里面不能糟践这么多堆积的蔬菜,没法弄出来卖,那就想办法喂猪喂羊。
  自己的空间里面才养了几十只鸡几十只鸭远远不够,牲畜还得加大量才能消耗掉自己的空间蔬菜。
  养猪养羊都是可以的,另外鸡蛋鸭蛋还能多买一些。
  就是划分区域还得好好规划一番,用竹子或者用水果树进行分割区域,都是可行的。
  各种幼苗这个时候正是卖的时节,只可惜她一直没有机会。
  马上就好了,孟东辰即将做徭役了,没他这么死盯着自己,自己要做这些也方便多了。
  哦,对了,自己这四五亩的水塘光养鱼也浪费,再整一些荷花,既好看也实惠。
  赵德楠看向自己的空间土地,还是笑了起来。
  这样算着怎么利用这一大片土地,才能感觉到活着的意义。
  日子有奔头啊!
  土地是最能抚慰人心的,她这一世才真正体会到了。
  孟东辰直奔到了白马镇码头,还真是意外,竟然遇上了裴文杰?
  “这就是我族兄,下午就正式接手这边,县城的酒楼才看完,我这是陪着族兄过来看看码头的。”
  孟东辰这才知道白马镇的码头也是裴家生意。
  不得不承认,裴家在临安一府四县还真是枝繁叶茂,财大气粗啊!
  难怪县令对裴家的解释中,隐含着不能为敌的意思。
  “你手里抱着的是什么?给我看看?”
  裴文杰还没等孟东辰正常的给他见礼,就一眼看上了孟东辰抱着的纯白小狐狸。
  “这是学生下午进山无意中逮住的受伤小狐狸,临晚赶过来码头是看看能不能卖了的。
  毕竟学生因为分家债台高筑,是以不得不抱出来卖了!”
  “他欠多少钱?我帮他还了,这个狐狸是我的了!”裴文杰一下子就打断了孟东辰纠结的话。
  豪气冲天,却也一言九鼎,不容置疑。
  裴文杰直接对自己的族兄弟说话,压根没有搭理孟东辰这个读书人的意思。
  裴文杰内心里很抵触这些年轻的读书人,宁愿高傲的鄙夷这些人。
  谁叫他在临安一府四县身份高贵呢!
  “哦,他欠了三百两的分家债务,这是他这么多年读书,分家时候算下来欠出来的债。”
  裴真很自然的为孟东辰解释了债务,三百两银子,对一般人来说是高额债务,但对自己的这个族兄来说,还真不算事。
  他既然一口咬定的要了人家的小白狐狸,那就帮人家还了这么大的债。
  给的越多,对裴家名声越好,对赵德楠那个小妇人也应该越好的。
  “不不,这样太多了,我问过村中猎户,只说这样出来卖能卖个上十两银子,万万不敢蒙骗两位!”
  孟东辰赶紧摇着一只手,表现的很是谦逊。
  若是他上辈子遇上这样的纯白小狐狸,让他花三百两银子买下来,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眼前这位四十来岁的老童生裴文杰,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羁傲不逊的样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