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076 豁出去

我的书架

076 豁出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还好自己打架厉害,在这一条街,一般人也不敢惹自己。
  打架,关键一条,在于敢豁出去拼命,名声一旦出来了,一般人都不敢惹。
  这位三十几岁的婶子,名叫黄八斤。
  一听名字就知道此人出生时候八斤重,此人的爹娘绝对是条件不差的,不然肯定长不到八斤重。
  就因为这个名字,黄八斤从小不知道被人羡慕了多少次,这个年头人人都羡慕长的重的胖的,那是有福气。
  但等她成年嫁人了,这个名字就成了婆家人嘲讽她的一个梗。
  事实上婆家只要不待见你这个人,你身上的任何一个点,都能成为他们眼里的梗。
  黄八斤从小力气大,干活多也吃的多,这在她自家没关系,但到婆家吃得多,这个梗就不是嘲笑的梗,而是被人欺负的梗了。
  你就是想吃,吃不够,也得给我忍着。
  关键黄八斤还嫁了一个老实人男人,很会听爹娘的话,她最初的时候还忍着,可忍到两个女儿十来岁了,眼看就要准备嫁妆了,她爆发起来,狠狠给了婆家十几顿揍。
  谁都别拦着她给自家两个女儿吃饱喝饱,准备好嫁妆,不然她谁的脸都不给。
  结果连续的这么狠揍下来,婆家人全怂了!自家的听话老实男人是真老实了。
  现在自己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屁都不敢放一个!
  赵德楠一边吃着面条,一边听着黄八斤兴奋的说着她自己的反击事迹。
  赵德楠听的滋滋有味,没想到大秦这样的大环境下,也阻拦不住女人的反抗。
  压抑的越狠,反抗的就越厉害。
  这正是你都不给人活路了,我还能给你好日子过?
  到时候不一定是鱼死的结局,可能是网破的结局呢!
  “那你现在给我叔零花钱么?”赵德楠低低问道,跟黄八斤八卦到一起了。
  “不给!给他个屁!他手里能保得住屁钱啊?到时候还不是让他爹娘要去了?
  他爹娘的钱我按月给,半点不耽误他们养老,他们还想怎么样啊?我儿子读书不要钱么?”
  黄八斤眉飞色舞的继续说着。今天说的很带劲,难得遇上知心人。
  搁一般人听了也只会教自己不能这样不能那样,要如何如何的。
  “黄婶子,我私底下跟你说啊,你听着想一想就好,不一定照做。
  我觉得人无论什么时候,一定要给他一点点好处跟甜头,就是拉磨的驴子,那前面也得吊着一根胡萝卜引着它干活才行啊。
  我叔这样子只干活,不碰钱时间久了,只怕也会多思多想,起初可能是看不出来,忍着呗。
  就如同你一样,起初忍着,可忍着忍着,一旦忍不住了,你也爆发的。
  如果条件许可,一个月给他十文钱,让他私底下花花,给他保全了面子。
  他拿着私底下再孝敬他爹娘也好,私底下给你们家的孩子也好,总之是个脸面。
  干得好,月底小吃馆结账多了营收,还能给他涨涨零花钱,这样他干的来劲了,你看着他积极干活的脸也舒服很多呀!
  这日子不就过的更加舒心了么?”赵德楠这段话几乎凑黄八斤婶子耳朵边说了。
  声音很低,仅有黄八斤一人能听到的声音。
  因为赵德楠已经注意到那个干活的中年男人,一脸的麻木之态。
  哪怕他媳妇刚刚打了外面人,他脸色也没有变化,更是没有跑过来问一声什么事!
  自己小吃店里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被人闹事,自家老婆都跟人打架了,他还无动于衷的。
  这样的男人,要么不值得,要么是真的是被黄八斤打太狠了。
  压抑太久了人性,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可一旦爆发,摧毁力是可怕的。
  黄八斤一下子顿住了似的看向自家男人,又看向赵德楠,整个人一下子安静下来。
  原本她的表达欲望很强烈,遇上了赵德楠像是遇上了知己似的,有说不完的自己的光荣事迹。
  最后结账的时候,赵德楠跟黄八斤两人差点又打起了,为了推搡三碗白面的十五文钱,一个坚持要给,一个坚持不肯要。
  还亏得范小翠跟马冬梅两人护着赵德楠,急忙提醒黄八斤婶子,人家赵德楠怀有身孕的。
  “明天再来啊!日后卖菜遇上有不开眼的,你就过来找婶子,婶子有的是一身的力气!”
  赵德楠连连点头:“来,肯定来婶子,只要婶子不拿我当外人,我就肯定来!”
  赵德楠也很喜欢黄八斤这样泼辣性格的婶子,可真是靠她自己,打出来县城这个小吃馆啊!
  年轻时候她出嫁,是带过来十几两的嫁妆,但生孩子后渐渐花销大了,后续能从婆家挣脱出来,没要婆家田地,换成分家的银子,在这边买了小铺子卖小吃,也算是非常有魄力了。
  一般人是绝对不肯放弃田地的,田地对大秦人来说,是命根子。
  “来,每天早上先过来让我买一些蔬菜,婶子不给你加价钱,菜市场什么价婶子就什么价,一定要来啊!”
  黄八斤跟赵德楠就这么对眼了,一起跟着来的范小翠跟马冬梅两人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赵德楠还真不是一般的有福气,到哪都能遇上对她这么好的人!
  明明她们三人一起进的小吃馆,但这个老板娘就是看对眼了赵德楠,不服气都不行!
  “好的婶子,一定来的!”赵德楠痛快答应着。
  “还是让你相公帮你挑菜来,你怀孕了得注意不能吃重!”黄八斤婶子继续追着赵德楠嘱咐着。
  这才相交多久啊,不仅一见如故,还几乎打听清楚了赵德楠的很多事。
  尤其是孟东辰的事,她问的最多,其实平常也注意听的,赵德楠的名声,大概整个大连县的人,都是知道的了。
  自然的也顺带着知道她娘家婆家的一些事。
  “婶子我知道的,你快回吧!”
  赵德楠笑着对黄八斤挥挥手,这个微胖的婶子,真的是火辣的性格。
  脾气火辣,感情也如此的火辣。
  孟东辰就在这个时候被县令放了出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