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含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直被考教到现在,县令对他跟赵德楠充满愧疚,才会这样的看重他的学业。
  自己的学识也算让县令大人放心了,只要自己不气馁,即便被人打压几年也能等到机会。
  县令的这个意思说的很含蓄,其实即便不说,他也有所准备的。
  能让县令大人记挂自己学业,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他可是记得清楚,县令大人为了维护赵德楠,也曾经起过摁死自己的心思。
  “今天许大人对我的学业很满意,只不过含蓄的告诫我要忍耐几年,今年的考试,我可能会有变故,你心里有数就好了!”
  回到家,孟东辰就跟赵德楠交代起来跟县令相处的事。
  对待赵德楠,孟东辰已经不能用普通女人来对待了,这些事换成一般后宅女人,他完全没有必要交代。
  但是她不同啊!
  她可不是甘于后宅相夫教子的,而是一心走出后宅,一心离开自己离开孟家,哪怕抛夫弃子也在所不惜的。
  他得处处考虑她的心情,哄着来啊!
  “嗯,后面徭役的事,说了没有?”
  赵德楠对这件事已经有准备,自然不会多思虑,她现在只想找到自由时间,好好收拾规整空间里面。
  “嗯说了,明天开始就做,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一切正常,不会影响四月份开始的考试,如果不正常,那就赶不上明年的乡试了。”
  赵德楠淡淡的点点头,这件事他们两人都是有心理准备的,那就不必多说了。
  孟东辰见赵德楠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也是服气。
  这就看出来赵德楠不是一般女人了,一直到现在,她都坚定的要离开的,不然哪会对自己不能考试无动于衷。
  哪怕气愤,哪怕担忧,也应该是有的。
  “你怀着身孕,我又要去做徭役,后面的蔬菜,你暂且就不要去卖了吧?”
  “还是去卖吧,但我不去县城了,我就去白马镇上卖,这样就近多了。
  到时候我还能租借牛车,或者我从村里借板车推着卖也行的!”
  总之不着家就对了!
  这个家里,她一直是外人,从来都是外人,她记得清楚的很。
  老婆婆老公公对她怀孕的照顾,很快就戛然而止了。
  今天早上一大早他们两个起来进城送菜,厨房里是冷的,今天回来也到村中晚饭时间了,厨房还是冷的。
  家里没有热开水,什么都没有,一切像是回到了从前。
  这样子是很好,她还不想在这个家里被人盯着,再被人故意坏名声。
  她就这么一直的卖菜好啊!
  不管卖掉卖不掉,总之一直努力着不是么?
  到了镇子上,卖多少蔬菜还不是她说了算?遇上想买的还不是她说了算?
  随便找个没人的地方,在自己的空间收拾一天半天的,还不是她的自由?
  “你也看到了?今天早上晚上的吃喝,都是老三一个人弄的,赵德楠连厨房都不进了!”
  此刻的孟东辰娘,心塞的要死,听着老头子的话,故意冷了老三两顿,结果,他压根不在意,反而自己做的好好的伺候那个女人。
  谁没怀过孕似的!
  想治治儿子的,没有治着,想治治赵德楠,压根别想。
  真真气死人!
  这一房他们二老操的心最多,付出最多,一百两的债都没有要,结果还是不得老三的好。
  “诶,算了,也不要跟他们犟着来了,我们做爹娘的怎么也犟不过这些没良心的!”
  孟东辰的爹,考验几次之后,就知道老三这个儿子是越考验越跟他们离心离德。
  这样下去还考验个屁?
  “爹,娘,明天村里各家要做徭役了,我们家没人通知,是不是三哥铁定去了啊?”
  孟东萍在爹娘沉默了之后,才开的口。
  “应该是的,怎么你有什么事?”孟东萍的娘看向这个女儿,这个女儿这两天跟她大嫂二嫂很亲啊!
  “我是这么想的,三哥去做徭役了,肯定不能给三嫂挑菜,三嫂怀孕了这时候肯定也不能挑菜了。
  正常来说,今晚上三哥应该会过来找爹娘,还有我帮忙送菜进城吧?”
  孟东萍看似随意的说着,实际上还是火上浇油。
  她现在都后悔了,早知道那个时候就不要管名声不名声的,直接分出去还能得实际的好处。
  现在什么好处都没有,三哥对她也好,对爹娘也好,都冷的很。
  就这样的三哥,她还有什么指望?
  还不如帮着大哥二哥,哄好爹娘,好好帮她们两房种菜带孩子。
  谢家传话过来,让大哥二哥他们加快速度种菜,先种成熟期短的,后面紧跟着就会要的。
  “你三哥要做什么事,他自己心里有数,你少在一边添油加醋,别忘记了你以后从哪一房嫁出去!”
  孟东萍的爹忽然间呵斥一句,他一眼看穿女儿的意思。
  “爹,娘!”
  就在这个时候,孟东辰还真来了,站在二老堂间门口,先叫了人。
  “老三啊?进来说话,今天一早你娘不舒服的,就没有起来给你们做早饭,你们两个回来晚饭吃了吧?”
  老头子还是很会圆场子的,不能让老三的心越来越远了。
  “儿子不孝,竟然到现在才知道娘不舒服,娘,今天看大夫了吗?大夫怎么说?”
  孟东辰一下子半蹲在坐在靠椅娘的身边,双手握住她的一只手。
  不管是真关心还是圆面子,孟东辰的反应,到底还是让他娘红了眼,湿润了眼眶。
  她是真的一心一意的对这个儿子好,哪怕中途考验他几次也是为他好,想掰过来他。不愿意他限于田地,他应该读书考试才对啊!
  “没事,就是年纪大了,腰腿不好了,有时候早上醒来半天不能翻身。”
  孟老夫人被最宠的儿子难得的握住双手,一下子有些控制不住,眼泪吧嗒掉下来,诉说起来自己的不舒服,也有些放大了说了。
  其实吧,这种情况一般上年纪的谁都有,但谁也没有多在意的,这是年纪大的缘故,也是长年累月累的缘故。
  没有哪个村里人会因为这个找大夫花冤枉钱。一般的小毛小病,村里都没人看大夫的,不都是自己养着好了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