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触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孟东辰心里终究被触动了,这若是自己的亲娘,他必定会做的更好啊!
  “是儿子不孝,让娘这个样子还要事事操劳。”
  孟东辰很是惭愧,哪怕他心里感觉到了自己,对原身的爹娘远不如对待自己的爹娘,但目前的他还是无力多孝敬。
  无钱是硬伤,得罪裴家也算硬伤吧!
  至少还要辛苦爹娘几年时间,但自己却不能透露他们得罪裴家这样的事,这种事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即便裴家真对付了自己,也不可能明着来的,自己也只能哑巴吃黄连。
  “不怪你,你已经很不错了,就是,就是应该多花时间在读书上,四月份就要考试了啊!”
  孟老夫人被儿子害握住手,心软的厉害,满眼担忧的看向儿子,她最最担忧的就是儿子的前程啊!
  “爹,娘,明天开始我会去做徭役,如果没有意外,四月份我会参加考试的。
  就是有一件事儿子要跟爹娘说一声,裴家酒楼原本的老板换人了,换的这一个,今天停了我们家的蔬菜供应,也许是他另有人选吧!”
  孟东辰知道这件事村里这个时候已经有人知道了,自家爹娘他还是说了的好。
  不然还不知道被人传成什么样?
  “好!换了好!蔬菜挣钱挣多少我们没有看见,你也没有看见,全被她一个人拿捏在手里了。
  你反过来还要天天帮她干活,白白浪费那么多时间,要我说早就应该被人停了她的蔬菜,好,好事!”
  孟老夫人一下子激动起来,这对别的老婆婆来说可能是坏事,但现在是儿子要考试的关键时期啊!
  什么事比得上儿子考试?
  “一朝天子一朝臣,到哪都是这个道理,谁都有自己要用的人,这是应该的。
  那你媳妇对田埂蔬菜有什么打算?毕竟你明天起要做徭役了?她怀着身子也不能吃重吧?”
  孟东辰的爹对这件事倒是没有多想,他也是当过兵的人,最能明白一朝天子一朝臣的事。
  这种事在什么地方都一样。
  “她自己身体自己有数的,她非要继续挑菜卖菜,说是不去县城就去白马镇了。
  我寻思着,去白马镇的话,我每天早上倒是可以帮着顺便挑一路。
  她现在怀着孕,也担心孩子生下来花费大,趁着还能动的时候,想多挣一些。
  还是儿子无用,不然哪要爹娘为我操心,哪要媳妇怀着孕还着急挣钱?”
  孟东辰一脸惭愧,这是真惭愧,可惜短时间他还无力改变。
  打猎的事他不能再干了,再干就真惹人注目了。
  一次的奇迹挣三百两,足够了。
  剩余的,他还得靠走仕途啊!
  卖画的事,他也不能做了,做多了还是引入注目,抄书倒是可以,但现在要做徭役,抄书的事也得暂停,不然也不是太好。
  思来想去的,他要想靠自己改变自家现状,短期内还真是无力的很。
  “儿子,娘不怪你,娘就知道你是最有心的,也只有你才最孝敬娘,你起来,这样蹲着不舒服,娘身体没事。
  考试的钱你也别担心,她要是真狠心不给你准备,娘给你准备,娘有的!”
  孟老夫人一下子又对这个儿子掏心掏肺起来。
  这么多年了,还真没有一个儿子,甚至一个女儿说这样暖心的话。
  都在算计她的私藏,都在算计她的好处,就没有一个人认为应该要孝敬她的。
  都觉得她还年轻还能干是吧?
  “爹,娘,只要你们相信儿子,儿子日后一定高中,哪怕一两年不行,三四年不行,十年八年也一定会行的!”
  孟东辰这是在打预防针,还是希望二老能相信他,别到时候听到什么流言就又对自己失望,甚至又放弃的。
  “三哥,这么有信心的话,三嫂知道了么?爹娘跟我们是肯定相信你的,就怕三嫂不相信,舍不得拿出她挣的钱给你考试啊!”
  孟东萍在一边故作淡淡的担忧。实际上还是在挑事。
  “这件事我们谈过了。德楠说过了,日后我考试的钱,都她准备!”
  孟东辰淡淡的回应了这个心思颇多的大妹子。
  她跟赵德楠不对付,就跟大房二房走的亲,这没事,也正常。
  但会挑事,这就不好了。这一家子是真没有一个省事的。
  考试的钱,他也只能用赵德楠的,这是给赵德楠争孟家的地位,也是赵德楠想用此事来要挟自己,换取将来的和离。
  她啊!
  还真是固执,不答应她,她不放心,答应她,她似乎是放心一些似的。
  可惜,她还不知道,有些恩,是要还一生的。
  得了她这样的恩,还跟她有孩子,他就是高中了,这辈子也不可能放手的。
  不论是为孩子,还是为她,或者是为自己。
  他不着急,等孩子出来后,只要孩子叫她娘,叫自己爹,她的心就会软化。
  孟东辰的回应让他爹娘都顿了一下,有些意外,也有些意料之中。
  若是没有孩子,他们二老也看得出来赵德楠是不愿意跟着老三的。
  但有了孩子就不一样了,果然是不一样了。
  能心甘情愿的供儿子读书考试,这就是认定自家儿子了。
  算好事吧!
  都是人精,跟他们一样能看出来老三日后出息的,这一点倒是比自家那两房儿子强。
  还知道先舍得钱供老三考试!
  搞定了爹娘这边,孟东辰返回到自家,上床睡觉的时候,孟东辰又故意将头贴着赵德楠的小肚子。
  “今晚我跟爹娘说了,日后我读书考试的费用,全你一个人负担,他们震惊了一下!”
  “那你后续的有没有说啊?说你高中后,我走人?孩子留给你?”
  赵德楠翻了白眼,随意的说着。
  别以为自己不知道孟东辰打的什么主意,她可不是好糊弄的,都跟你过三辈子了,还能不知道你是什么德行的人?
  说好的禁欲系,就一直这么下去。
  现在每晚睡觉前弄这一套,以为能糊弄住自己?
  呵呵,想太多了吧!
  “儿子,你娘最近很辛苦,你一定要乖乖听话,万万不能吵闹你娘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