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098 不除族

我的书架

098 不除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除族,就我这个当娘的出面强行休了赵德楠!凭什么她扫把星惹的烂事,祸害我儿子?”
  老婆婆哭了一阵子,擦了眼泪水说出自己的办法。
  “娘,你说这个没有用,关键是三弟要跟裴家低头认错,是他讹诈了裴老爷的三百两银子,这可是谢家透露出来的裴家人的原话。”
  大嫂当即反驳,她还是希望老三被除族的。
  只要老三被除族了,那么她的儿子,如今就是孟家孙子辈的长孙,还是唯一的。今后自己儿子读书,肯定还是全家人一起供着来啊!
  老二家至今没有怀孕,他们要想打算培养儿子读书,那早着呢!
  赵德楠这一回就是生下来儿子,也没有用了,全无钱财不说,还被裴家死死的压着,生生世世不能翻身了。
  爽啊!
  “娘,大嫂说的是关键,这虽然是一环套一环的,但落到最后的关键,还是三弟得罪了裴家,三弟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也是最直接的。
  哪怕赵德楠现在给赵家磕头认错了,也还是要三弟亲自给裴家认错,求人家才行啊!
  只不过求人家的时候,怎么都要有门路的,东萍心甘情愿给三房做门路,可惜他们两人不领情还诬陷东萍,真是好心没好报啊!”
  赵德楠在自己屋里打算着自己带着孩子一个人如何立足的时候,孟东辰回来就跟她说了他愿意被除族的事。
  赵德楠震惊了?
  这是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可能性!
  “你知不知道这边被除族的读书人,是没法再读书考试的?”赵德楠瞪大双眼看向孟东辰。
  他真的心甘情愿做一辈子的农民?甚至还要孟海扬也做一辈子的农民?
  大秦的主流意识,只要被除族,那就基本没有前程了。
  没有人看得起一个被除族的人,也没有人会任用一个被除族的人,读书考试,更是不行。
  “我知道的,其实我并非执着读书考试,就跟你一起种田打猎挺好的!
  不过你若不愿意的话,我会再争取的,我抛出这句话的时候,是真的想甩开这种无止境的算计的。”
  “不能除族,可以争取分支,他们担心被连累,那就分支出来,他们要立即还债,可以折算家里的一切。
  凭什么要被除族?我们没有犯法也没有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反而被自己的亲人一步一步逼的无路可走。
  这样的情况下,我不同意除族,只同意分支,不然那就打官司吧!”
  赵德楠没有气愤,也没有对孟东辰的怪罪,只是想到孟海扬,她还是态度坚定的要争取三房的利益。
  人不能任由旁人欺负到没有脾气!
  原本她是不用管这一笔狗屁债务的,但孟海扬即将出生,他可能只有跟着爹一起过。
  她即便要离开,也要争取给孟海扬力所能及的良好好环境。
  不说有多少钱财傍身,至少不能被家族除族,以至于父子两人一辈子没有前程。
  孟东辰没有前程,她不觉得愧疚,但孟海扬她还做不到啊!
  哪怕孟海扬三辈子以她这个母亲为耻,但,在她决定生下来孟海扬的时候,她就会尽量给他力所能及的好的环境。
  跟孟家断绝关系自然好,但这样的好,是以孩子的前程为代价的,那她为什么要同意?
  被除族绝对不可行!
  孟东辰看着赵德楠坚定的态度,定定的,好一会他才笑着将赵德楠圈抱在怀里。
  “谢谢你为我为孩子着想,也谢谢你大度的不跟这些人计较几许钱财。
  在我的判断里,裴家应该到了盛极而衰的时机了,一个庞大家族到了巅峰时期,必定会惹来朝廷中枢的毁灭性打击。
  只不过这个时间可能需要几年或者十几年,我不读书不遗憾,如果我们生了儿子,我一定不会耽误他前程的。
  但我还是听你的话,明天早上我会坚定的要求分支,无论如何也不会耽误孩子的!”
  孟东辰这一次抱着赵德楠,是真的感受到了温暖跟力量。
  这才是真心为自己也为孩子的,这才是真正的家啊!
  “也许明天之后,我们三房会一无所有,也许我会带着你进山谋生,也许会在村里另外建设几间土房子,但这是暂时的。
  我其实很会打猎,只不过这一段时间没有机会,等我们分支出来了,真正的一家人谋生了,我会打猎养活我们一家人的。
  只不过我可能要偷偷的打猎偷偷的卖,县令说我这个时候不能多沾染钱财买卖,要多多积攒耕读的好名声。
  他的话很对,但在不得已的时候,我还是想变通变通的,不然肯定养活不了你跟孩子啊!”
  孟东辰继续圈抱着赵德楠,也继续说着自己的打算。
  “嗯!”
  赵德楠淡淡的嗯了一声。
  挣钱不难,吃喝也不难,哪怕她不需要拿出来自己空间里面的一切,以孟东辰的好身手,大概是不会饿着她跟孩子的。
  但如果真的这样了,她还能无牵无挂,利利索索的离开他跟孩子了吗?
  他们父子跟孟家是一伙的时候,她可以果断无愧的离开。
  可当他们父子两人孤零零的需要靠打猎谋生的时候,她还能离开吗?
  赵德楠茫然了。
  走一步算一步吧!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赵德楠吃过早饭就跟没事人一样的赶着养鸭往后山去了。
  孟家的这些事,她全权交给孟东辰了。
  这也许是信任了,也或是考验吧!全看他的表现了,反正她的底线已经给了他。
  “昨晚上我都为你愁了一夜,孟东辰是怎么搞的,竟然自己提出来要除族?村长都着急了!”
  一夜之间,孟家的第三次分家事,闹的全村都知道了。这不,一直关心赵德楠的马大娘追了过来细问这件事。
  “我没同意除族,分支还差不多,我们三房一没有犯法,二没有干伤天害理的事,反而被孟家一家子步步紧逼,一直逼到没有活路的程度。
  孟家若是不同意分支,那就打官司吧!这一点我是绝对不会退让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