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104 太黑了

我的书架

104 太黑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准备好的都是产后才能服用的。
  马大娘再次进产房,低低询问钱婆婆要不要找个大夫来看看的时候,钱婆婆终于松口,不再那么的自信了。
  “马大娘,这么晚了,你让东辰去镇子上找大夫,我这边还是要你帮忙的,特别是别让外面人闯进来!”
  赵德楠听到了马大娘私底下询问钱婆婆的话,当即说出自己的决定。
  她早就听到了外面孟家几个女人的声音,她在这个时候既不能出去撵人也不能生气。
  但更加不能让那些人进入产房,她半点不信任孟家人。
  这些孟家人的人性,太黑了。
  也许随时随地的一个念头,就敢给自己跟孩子下黑手。
  毕竟外面的孟东辰已经松了口,允许了她们在自家帮忙,孟家一家子人精说不准在自己命悬一线的时候,有人临时生出恶念。
  如果自己跟孩子都没了,孟东辰的婚事也好,现在的房子田地也好,都是孟家人想操作的好地方。
  她不会给孟家人任何机会加害自己的,尤其是在自己最虚弱的时刻,她唯有信任马大娘。
  孟东辰得到钱婆婆的松口的意思,赶紧的跑去找大夫,白马镇的大夫还是被孟东辰背着跑回来的。
  赵德楠的精神从开始阵痛到现在,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也充满信心的。
  哪怕是下半夜,大夫来了下了针,开了药都没办法。
  她还是硬生生的忍着一阵阵的宫缩,也忍着毫无进展的产程,不曾绝望。
  她不敢泄气,更加不敢让自己绝望,怎么疼都不怕,她一定能生下来的。
  天大亮了!
  再有两个小时过去,赵德楠从开始阵痛到现在,都要整一天一夜了。
  “马大娘,辛苦你了,我有些疲惫了,想睡一觉,你也累了吧,你帮我将孟东辰叫来,我睡觉前想跟他说两句话。”
  赵德楠这个时候的精神头,注意力,体力全部明显下降。
  她在临天亮的时候,终究还是不得不面对现实,想到了最坏的结果。
  一直到天亮宫口还不开,她知道自己有些话,该交代的还是要交代了。
  万一坚持不下去的话,万一钱婆婆跟大夫到了最不得已的情况下,需要家属答应,放弃大人才能保住孩子的时候,她愿意放弃自己。
  这不是母爱伟大,这是还债,也是她命中注定。
  她想应该她曾经加害过这个孩子,所以她难产了。
  之前的三辈子轮回,她每一次生孟海扬都是大半天功夫就能生了,也都是顺顺当当生出来的,没有一次发生半点意外。
  活在蔚蓝色星球的第一世,她是有过最美最幸福的生活的,哪怕后来离婚没有孩子,她的身边也一直有亲人呵护。
  莫名其妙的成为了任务人,她的世界观崩塌了,接了第一个任务,满脑子满眼都是为了任务。
  付出的再多,也都是为了任务,现在想想,其实她成为任务人后,看似有情其实无情。
  天道给了自己重活一次的机会,可惜,自己眼里还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甚至为了自由伤害了肚子里的孩子。
  报应来了啊!
  拥有再多,活多少次,自己并无多大的长进啊!
  马大娘看着惨白无力的赵德楠,眼泪水忍不住的直掉落,老天不佑可怜人啊!
  外面等着的孟东辰还有孟家全家人,都各有心思的想着当前状况。
  早上天微微亮的时候,孟家其余男子在孟东辰爹的带领下,都过来了,都知道了赵德楠难产,情况不好。
  钱婆婆下半夜说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难开的宫口,阵痛这么强,持续这么长时间,偏偏宫口一直不开。
  大夫来了扎针开药都不管用,赵德楠难产的情况,真正为她本人伤心难过的,只有在场的马大娘。
  “德楠让你进去说两句话!”马大娘擦着眼泪水给赵德楠传递着消息。
  “他一个男人不能进去,我去!”孟东辰的娘一下子挡在了孟东辰的面前,阻止他进去。
  “我去!”孟东辰拉开了阻拦的母亲,眼神冷冷的扫视了一圈孟家人。
  他在快天亮的时候,心里也想过几种可能性。
  最好是母子平安,其次是保住孩子,最差是母子皆亡。
  发生三种可能的情况,他要应对的也就不同了。
  母子平安,那么他会成为这个家的大家长,从此为这个家而活。
  孩子保住的话,他一个人带着孩子,就没办法撇开孟家这些人,还是要跟这些人敷衍一辈子,毕竟他不打算另娶了。
  最差的情况如果母子都没了,那他在这个世界的所有牵挂因果,都算没了。他算是真正的自由人了。
  孟东辰沉重的踏入产房,这里还没有什么腥味,宫口一直未开,既没有破水也没有出血,赵德楠就这么生生的疼了一天一夜。
  钱婆婆看到孟东辰进来,没有诧异,但终究有些愧疚,她这一回好像要失败了。
  “钱婆婆,你帮我做个见证吧!”赵德楠感觉到孟东辰进来,眼睛微微睁开,虚弱无力的开口。
  “嗯,我会凭良心给你见证的,你尽量少说话,还有希望的!”钱婆婆都红了眼了。
  她是陪着赵德楠一直到现在的,赵德楠阵痛那么厉害,时间那么长,她没有喊叫一声,是个了不起的娘。
  可惜命不好,是真的不好啊!
  她也无能为力了,这么下去,她都可以预见后要发生什么了。
  母子都保不住了啊!
  哪怕宫口开了没有力气了,还能保个小孩,但宫口半点不开,最后只能母子都保不住了。
  想想她都难受,女人的命就是这么的没办法,谁生孩子都是在闯鬼门关。
  “谢谢!”
  赵德楠无力的感谢了一声钱婆婆之后,就双目对上了孟东辰。
  这个她四辈子的丈夫啊,夫妻缘分可真是深厚,赵德楠忽然间有些自嘲的微微笑了起来。
  “孟东辰,你我一直没有夫妻情分,阴差阳错成为夫妻,非你所愿,也非我所愿。
  本想生下孩子后,放你自由也放自己自由,但也许不用那么复杂了。
  我如果陷入昏迷,马大娘都叫不醒的情况下,钱婆婆你跟大夫可以剖开我的肚子取出孩子。
  这是我自愿的。不用担心会疼死我,那个时候死一个比死两个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