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巴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二房的孟东婷赶紧的哄着生气的二嫂。
  她看的清楚的很,大伯大伯娘肯定是白丢人现眼去了。
  今天全村人哪个不积极巴结赵德楠?
  说实在的最初她也想着,自家还能跟赵德楠成为一家人,不管怎么说,她生的女儿,还是孟家的骨肉。
  可当她看的赵德楠对她亲叔叔不屑一顾的时候,她就知道要死心了。
  人家不会心软的,更加不会回头的。
  当初那么艰难,她都一心一意要离开孟家,难产到要死的程度,还是要离开孟家。
  如今她好日子在后头呢,岂能再回孟家?
  三哥跟赵德楠可能是有些感情,可那又如何?三哥这一走,基本上是有去无回了。
  她赵德楠不可能为三哥守着,更何况赵德楠还跟三哥合离了。赵德楠如今有钱有势的,只要不回头找孟家算账就是好的了。
  诶!
  谁知道赵德楠会这么挣钱啊?早知道怎么也不可能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啊?
  孟东婷的心思,实际上也代表了孟家所有人的心思,尤其是孟东萍,更是悔不当初。
  因为她如今的处境,极为艰难。
  她的名声,彻底的坏了,早知道那个时候她安安心心的留在三哥这一房出嫁,不仅仅不会被赵家人故意毁了名声,还一定能得到三哥准备的不少嫁妆。
  一步错步步错啊!
  赵德楠才回到石家庄,就看到娇娇困得要睡觉了。
  “你先抱着娇娇回去,我在这跟他们吃一口饭,刚刚在孟家祠我没有来得及吃,被赵家人呕心了!
  赵村长这个时候跑来跟我说情谊的话,我叔叔过来认错哭的稀里哗啦的,我没耐心听。
  既然恩断义绝,那就别拉拉扯扯的,回头一个个的再来算计我们母女两人。”
  赵德楠一边摸摸眼睛半睁半闭的女儿,一边低着头,轻轻的跟孟东辰说着那边的事。
  石村长也在孟东辰身边,几乎能听到赵德楠说的这些。
  “做得对,别理赵家人,从前那些人逼迫你们的时候,恨不得逼死你们。
  现在你们母女两个身家这么多,这些人一个个的又来算计了,什么狗屁亲人,还不如我们村里人!”
  石村长听到赵德楠的话之后,第一反应跟孟家祠的李村长一个样。
  打死不能让赵家人打着娘家人的旗号,带走赵德楠母女。
  如今赵德楠不管做什么生意挣钱,半点不会落下来村里人。
  关键赵德楠身后还有两个大靠山,县令大人,十九皇子。
  如今那些人后悔了,又来跟赵德楠演苦情戏?真当旁人都是傻子啊?
  好笑!
  孟东辰对着村长点点头,再抱着娇娇跟村里人点头致意之后就先回家了。
  对此村里人没有人乱嚼舌头,不管怎么说,孟东辰是娇娇的亲爹,不管怎么说,孟东辰明天上战场了。
  面对石家庄的村民,赵德楠也很大气的,跟明天出发的小伙子们,端起一杯专为村中妇人准备的米酒,开口道:
  “我只是一个妇人,没有多大的能力为你们做些大事,只能尽一点的心意,祝你们旗开得胜,锦衣归来。
  待到那个时候,小妇人,再跟今晚一样,宴请你们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祝你们团结一致,杀尽敌人!”
  “好,团结一致,杀尽敌人!”陡然间村中冒出来一个浑厚的嘶吼声,附和着赵德楠敬酒词的最后一句话。
  赵德楠震惊的差点没有握住酒杯?
  我去!
  这绝对不是村中人的声音,声音如此浑厚,感觉是杀过人见过血的将士。
  随着昏暗的灯光,浑厚声音的主人,端着倒满酒的酒杯,从村中的宴席中,向赵德楠走来。
  近了,来人又近了。
  对方,三十岁中年男人,身材魁梧,双目有神,走路四平八稳,手中倒满的酒,一滴都没有洒落。
  更近了之后,赵德楠还是没有认出来此人是谁,实在是惭愧,轮回了三辈子,满心满眼都是孟东辰这个攻略对象。
  还从来没有折腾到后宅之外,哪怕掌控大量钱财,真正在外面折腾的,却一直是孟家人。
  她三辈子轮回的,充其量也就是个会挣钱的孟家后宅女人。
  “诸位不要好奇,本人,正是这一次来征兵的校官,姓韩名中。听说石家庄跟孟家祠两个村子,今晚特意为即将上战场的儿郎们践行,一时心痒也过来蹭了一杯酒。
  本官也就着这位妇人说的话,借着这位妇人买的酒,祝愿我大秦儿郎,团结一致,杀尽敌人!”
  轰的一下子,全村人炸锅了!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全都站起来给这位校官敬一杯酒,多多关照啊大人!
  韩中?
  赵德楠是真没有印象,惭愧要死,三辈子轮回里,哪怕是后宅主母,也知道朝中不少有钱有势的文武皇族,但偏偏真没有这个人的名字。
  不是吧?
  难道说此人很可能是战死沙场了?或者此人后来解甲归田了?还是真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
  赵德楠接下来走不能走,留也没有话可说了。
  主动权如今全被韩中接过去了,村里当兵的包括石运在内,挨个被他激励了一番。
  独独少了孟东辰。
  早知道刚刚就不应该让东辰先抱着娇娇回去,跟现管的官员套一点点的交情,应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吧?
  这位在石家庄喧宾夺主了一圈后,告辞说是要去隔壁村的孟家祠看看好儿郎们。
  赵德楠笑笑,命中注定要错过的,还是不要强求了。
  她也不想逼着孟东辰,为了跟此人说一句话,就违心的去他不愿意去的孟家祠。
  而赵德楠不知道此时的孟东辰,却还是被孟家的二老逼的不得不敷衍的跟着他们去了孟家祠。
  孟老头子是豁出去的竟然要拉着老婆子跟孟东辰下跪?
  就求他回孟家一趟。
  孟东辰也是恶心的不行,他之前刚刚穿越成为孟家读书儿子的时候,是一心一意要对孟家负责的。
  可惜孟家这些精于算计的亲人啊,一次次的逼的他,不得不亲手斩断跟孟家的关联。
  今晚的他们也真是可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