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煎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三个人刚刚抱着娇娇出饭馆门外的街道上,娇娇就眼尖的看到了街道顶头的黄氏抱着摇着头的许经纬,黄氏的身边许经纬的姐姐也在。
  因为距离远,赵德楠也只看到她们三个人在前面走,说话半点听不到。
  “奶奶快点追那小子,快点追!”
  娇娇看到许经纬就激动了,这是她能玩起来的小伙伴,能骑着他玩呢!
  娇娇着急,赵德楠不着急,甚至还偷偷拽拽身边的黄八斤,别着急真去追。
  赵德楠其实也不愿意跟黄氏有接触,只要看到黄氏,赵德楠就内心煎熬的很。
  不知道要不要扒下来黄氏的脸皮。
  帮凶应该能笃定,一个伺候主母的奶娘,即便没有亲手加害主母,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她溺亡,应该也是有罪的。
  可这几年,黄氏带着县令的一儿一女,很用心,能带着两个孩子平安长到这么大,赵德楠也觉得不容易。
  所以她一直不敢轻举妄动,甚至不敢跟黄氏多见面,就怕自己不小心露出对她的异样。
  她是万万不敢小看本土的老百姓的,就是农村妇人汉子,那都是一个个的人精。
  就在赵德楠感慨的时候,忽然间她看到了黄氏身后的一辆马车,在越过黄氏的时候,猛然间有人将黄氏身边的许彤彤,抱上马车狂奔而去。
  “吉祥,快追小姐姐保护她!”
  赵德楠第一反应,拍了跟着的吉祥,让它先追着许彤彤,不能丢失了踪影。
  “你抱着娇娇去找县令,我也去追!”
  黄八斤一把将娇娇塞到赵德楠的手里,瞬间大步飞跑追了过去。
  “石叔,快骑马救县令女儿。”
  赵德楠抱着娇娇,转身就对来福饭馆门口的石叔催促一声,同时亲自剪了套着马车的缰绳。
  石叔之所以被赵德楠雇佣为自家车夫,就是因为石叔年轻时候也被征兵过,还会骑马。
  赵德楠买的马车平常自家用的时候就找石叔,不用的时候,石叔的工钱,还是按照一个月五百文的高标准给。
  这会儿救人要紧,赵德楠判断掳走许彤彤的马车里面,不会超过三个人,不然马车跑不起来那么快。
  吉祥一个能对付两个成人,黄八斤速度要慢一点点,只要石叔单人骑马追阻上那辆马车,黄八斤一个人就能轻松撂倒三个惯会打斗的地痞流氓。
  甚至不用赵德楠跑去县衙,黄八斤的男人,一下子就激动的冲出去了,撂下话让赵德楠抱着娇娇看着饭馆。
  “赵德楠,帮我看顾一下饭馆,我去报县令就来!”
  县令大人不知道在不在县衙,赵德楠不需要去县衙重复叫人,就想到了去找沈三。
  饭馆被赵德楠直接关上了,挂上打烊。她根本没有耐心等着。
  沈三就在更近的菜市口,听赵德楠说了之后,二话不说,一声唿哨,好几个利索的衙役,就从菜市场几个地方飞跑出来,跟着他一起跑了。
  一直到这个时候,赵德楠才惊觉,她竟然没有去盯着许经纬?
  赵德楠抱着娇娇出了菜市场,经过来福饭馆,就小跑着追似乎呆在街道上的黄氏。
  “姐姐,快救救姐姐啊!来人啊,快救救我姐姐啊!”六岁的许经纬,已经吓傻了。
  等他醒过来,黄八斤早已飞跑追的越过了抱着许经纬的黄氏。
  街面上很多人也骚乱起来,各种八卦滋生出来,当然跟着一起追的人也不少。
  都知道了是县令的女儿被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掳走了。
  黄八斤一直是呆呆的,整个人像是傻了似的。
  赵德楠跑着追到黄氏身边:“经纬,不哭,婶子带你找你爹,一定能救回你姐姐的!
  黄氏,还呆着做什么,抱着经纬先找大人!”
  赵德楠一边哄情绪激动的许经纬,一边呵斥呆愣太长时间的黄氏。
  黄八斤速度还是很快的,在石叔单人骑马阻挡住已经飞奔出县城的马车时候,及时的赶到了。
  吉祥的本事也很大,撕咬了驾车的汉子,但由于从府城方向又驾过来一辆马车,打斗之下,最终结局是黄八斤跟石叔,吉祥保住了许彤彤。
  而罪犯却驾着两辆马车逃了。
  罪犯刚刚逃走,沈三带着一队人,骑马飞纵过来了。
  正是因为沈三带队远远追来,这伙贼人才丢下了已经昏过去的许彤彤,逃了。
  沈三追上黄八斤石叔后:“你们带着大小姐先回去,我们接着追!”
  县城的这一场忽如其来,又戛然而止的掳人案件,折腾了小半天,最终的结局,还是沈三没有追上贼人,贼人逃的在即将被沈三追到的时候,过了大连县的地界了。
  过界追捕,必须要有文书,不然县令大人也保不住过界的人。
  而沈三追的太急太快,根本就没经过县令,自己召集的兄弟们追杀过来的。
  眼看就要被追上了,但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贼人扬长而去。
  大夫看了许彤彤之后,开了方子,叮嘱县令大人,要好好安抚,不然恐怕日后留下惊恐之症。
  黄氏不停的在自责在哭,翻来覆去一句话,她有罪,她该死,她没有保护好大小姐。
  车轱辘的这番话,被她从头哭到尾。
  还极为后怕似的,紧紧握住躺在床上的许彤彤。
  赵德楠这一会还留在县令的后院之中。娇娇则被黄婶子抱着回了来福饭馆。
  “我有一句话,想请师爷帮我转告大人,黄氏认识劫徒,至少认识强抢彤彤的那个男人。”
  赵德楠反反复复回忆许彤彤被当街强抢的那一幕。
  最终还是确定,黄氏有问题,并非是她带着有色眼镜看黄氏。
  黄氏在许彤彤被劫的瞬间,没有惊恐,只有惊诧。许彤彤被劫走后,她呆愣的时间过长了。
  在许彤彤被黄八斤抱着返回的瞬间,赵德楠确定黄氏当时的眼神,还是惊诧,没有惊喜,细细体味那一瞬间黄氏的眼神,其实不仅仅有惊诧,还有惊恐。
  许彤彤被及时追回来的后来的惊恐,正常么?
  她当场害怕了?怕什么?
  赵德楠借故担忧许彤彤,一直留在县令大人的后宅,只不过她没有进屋,只是在院子里找机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