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分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找不到跟县令开口的机会,但却找到了跟单帅开口的机会。
  尚帅差点跳起来!
  “你跟我来!”
  尚帅激动的直接上手要拉赵德楠跟他走人,赵德楠一边避开尚帅的手,一边小跑着跟着他走人。
  “就在这里,你说仔细一些。”单帅将赵德楠带到了他放心的办公地点。
  这里这一会是没有人的,单帅压根不敢让赵德楠说的话,让旁人先听到。
  他要先分析分析,特么的在这之前,他竟然一直撺掇大人娶了黄氏的。
  “那我就说说我自己看到的,不掺杂我的判断,然后请你将我看到的,记录在案转给大人过目。”
  这个案子如果立案,她是一定要成为证人的,如果不立案,她的今日所见,也一定要转告县令大人的。
  如果是之前,赵德楠还一直矛盾要不要戳黄氏的脸皮。
  但今天的事,让赵德楠下了决心。
  黄氏在县令大人身边,对大人的两个孩子来说,已经是危险了。
  不管她有没有参与这一次的案件,那个贼人认识黄氏,而又逃脱了。
  后面可想而知,黄氏加害孩子的可能性会有多高!
  再加上之前县令夫人溺亡的事,赵德楠很难不联系起来。
  如果那一次的溺亡,根本不是意外,而也是这伙贼人所为呢?
  只要有黄氏这个内线埋伏在县令身边,只要黄氏的一个念头,她随时可以带上县令一家子,进贼人埋好的的袋口。
  单帅看着自己记录的证词,全是赵德楠口齿清楚的说的。
  赵德楠的为人,单帅是信任的,甚至这一次要不是赵德楠发现及时,应对极快,这一次大小姐是真可能被人得逞掳走的。
  “另外,这下面的话,是我的推理判断,你也可以单独记录下来转给大人看看。
  从今天的案件推理,黄氏认识贼人,而黄氏对大人颇有爱慕之意。
  从前我不猜测县令夫人死亡的原因,就当做是意外。
  但今天之事的突然发生,我以一个女人的思维进行判断,如果黄氏更早就爱慕大人了,那么,当那个贼人要求黄氏带夫人到指定的位置,造成溺亡的假象,那黄氏配合的可能性就太高了。
  因为此时此刻,她有动机也有便利的条件。
  夫人没了之后,黄氏用心照顾两个孩子,但随着彤彤长大强势主持后宅,也许彤彤也一样阻挡了黄氏的希望之路。
  这是我身为一个女人的推断,你直接转告县令吧!”
  然但赵德楠说了最后一句话后,惊愕发现县令大人已然是乌云密布的出现了。
  赵德楠第一次看到这样骇人的许大人,忍不住的倒退到单帅身后。
  这是不由自主的,条件反射的寻求保护之意。
  “如果我让你审理黄氏,你有几分把握?”
  任何人加害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女儿,别管是他信任了多少年的人,他一样不会放过。
  县令大人此刻半点不会怀疑赵德楠的猜测,因为他妻子死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在怀疑,为什么夫人那一天忽然间要游船,之前根本没有这样的打算。
  他跟妻子多年感情,从小青梅竹马,对方无论做什么,平常都会提前商议,哪怕是第二天吃什么。
  “今天审理,七八分把握吧!”
  赵德楠一下子心定了,上天既然给了她机会,那么她就一定要拔除黄氏这个祸害。
  这不仅仅是在报答县令大人,更是在抚慰自己的内心,就为了黄氏此人,她内心焦灼了好几年了。
  只要黄氏还在县令大人身边,她对自己良心的拷问,就一直不会停止,太煎熬了。
  县令大人极力克制住了激动的情绪,一一答应了赵德楠提出的要求,并且照着她的要求进行了安排。
  下午三点了,赵德楠还是没有离开。
  只不过此刻她一个人自顾自的闯入许彤彤的卧室,卧室里面许彤彤还是昏睡着没有醒,贼人给她强行灌下去了不少蒙汗药。
  大夫说不用催吐,就利用这些蒙汗药让患者安安心神,好好睡一觉。
  “你怎么还在这?这是大小姐的闺房,是你一个低贱农妇轻易闯入的地方吗?还不退下?”
  黄氏此刻虽然在紧紧攥着许彤彤的手,但看到赵德楠毫不客气的闯入大小姐卧室,她整个人就尖锐起来。
  与此同时,许彤彤闺房的墙壁上,贴着单帅,县令许大人,沈三,还有大连县的典狱杨坤。
  典狱杨坤在场了,这个案件的审理虽然是以这样的特殊形式,但已经符合法律程序了。
  他们是趁着黄氏出去的时间,快速用尖锐之器凿穿了许彤彤闺房的靠床墙壁。
  凿穿的洞口跟钉子似的狭小,不能看清楚里面,但能听清楚里面的细微声音。
  县令大人还是第一次听到黄氏如此尖锐刻薄的声音。
  尚帅听了之后也是满脸僵硬,平常黄氏看到单帅跟他两个儿子,都是满脸的温和且每每带着善意。
  “黄氏,你以为你是谁?一个区区下人而已,今天遇上这样的情况,大人虽然不会怪你甚至还可能会心疼你,但现实就是现实,县令大人明白他的后宅需要一个正经主母了。
  我跟县令大人的过往,相信不止是你,还有无数的大连百姓,都是有目共睹的。
  我跟你不一样,我的命是大人救的,所以我一直想着报答大人。
  想来想去,想了好几年,我终于在今天决定了,我要帮大人照顾好两个孩子,我要嫁给大人!”
  赵德楠这番话一出来,不仅仅震惊了墙厚四个男人,也刺激了黄氏。
  甚至刚刚转醒的许彤彤,也被震惊的一动不敢动,还是跟昏着的一样一样。
  她自幼懂事,也自幼就会看人脸色。
  对待黄氏,长大懂事后的许彤彤其实也一样充满了矛盾。
  既想让她多照顾几年不懂事的弟弟,又担心爹不注意的哪一次就发现了她的痴念眼神。
  虽然她的痴念眼神,看似隐藏着,但到了八岁的许彤彤,就已经看得出来,黄氏看爹的,那是爱慕眼神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