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141 必死之局

我的书架

141 必死之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自己都是必死之局,自然是不可能她真的找自己,必定还是十九皇子跟孙长胜的意思,强拉自己入府。
  第一次今天的入府,赵德楠已经避无可避,唯一能做的就是顺从,找机会。
  再次确定,十九皇子这个系统任务人,绝不是菜鸟,更不是心慈手软之辈。
  他为了夺嫡成功,别说自己,就是他的正妃,他也能利用干净了再弄死她。
  “村长,是十九皇子妃要见我,你帮我安排人,将我家里的这些牲畜喂一喂,再撵着归笼。”
  孙长胜这么大的动静过来抬人,石家庄的村长自然听到了消息,急忙赶过来就碰上赵德楠母女被抬上了十九皇子府的轿子。
  这都临晚了啊?村长内心质疑起来。
  “那你好好去,你家里这些牲畜别担心,我会找几个细心的妇人帮着收拾好,不会出错的。”
  再是质疑,村长也不敢露出半点声色来。
  哪怕村长也是没有见过世面的,还是大字不识一个的,但人老成精还是有道理的。
  赵德楠母女被孙长胜太监抬走后,他就一个人默默的回家,思虑起来赵德楠的问题了。
  如果被十九皇子看上了,对村里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很是招摇的被孙长胜抬入了十九皇子府。
  赵德楠已经明了孙长胜的招摇意图,就是要在名声上,让很多百姓以为,她要是十九皇子府的女人了。
  故意的强逼着抬着她招摇啊!
  简直欺人太甚!
  “我们皇子妃一直惦记着你,只可惜这几年身体一直不好,吃了几年的药都没有起色,
  你也不要紧张害怕,到时候见了我们皇妃你就明白了,她啊,是知道只有你才能帮助十九皇子,这才要见见你才放心啊!”
  临晚时分,到了大连县县城,被抬进修葺过后的气派皇子府,赵德楠一下轿子,就听到了孙长胜凑近她耳边说的话。
  卧槽!
  这是看继续人的程序?皇子妃柴玉倩被动的被逼的要看自己?
  赵德楠不自然的看向身后被宫女抱着的娇娇?一脸的担心。
  “不用担心你家小宝贝,她到了我们府里,肯定会欢喜的,看,我们府里特意准备了这么多小玩意呢!”
  得,孙长胜这个狗太监,说话越来越明目张胆了。
  第一次跟皇子妃柴玉倩正是见面!轮回了四辈子,今天临晚正是见面了啊!
  被孙长胜带着进入主母后院,一进去就是刺鼻的浓浓中药味。
  然后还没见人,就听到咳咳咳的声音。
  “你自己进去吧,老奴去亲自照顾好你家的小宝贝,也省的你总是担心她。
  只要你好好的,听我们皇子的话,日后你们母女两个那是要做人上人的,享不完的荣华富贵呢!”
  我信你个鬼!死老太监!
  竟然明目张胆的用自己的女儿来威胁自己?
  死老太监说话半点不顾忌,不仅仅明目张胆的威胁赵德楠,还故意说得很大的声音,让屋子里的人都能听到。
  他这是连皇子妃也半点不放在眼里了!
  赵德楠但凡有一点点的本事,绝对要弄死这个死太监的。
  可惜她此刻只能忍着难闻的气味,一步一步踏入这个令人感觉毛骨悚然的里屋,皇子妃的病榻。
  还好,入第一眼的是活生生有活力的两个美貌宫女。
  “见过赵老板!”
  两个年轻貌美的宫女看到赵德楠,就跟知道她似的,直接行礼还称呼赵老板。
  其实这很不对,两个宫女的反应很不对,太早对自己行礼了,而不是引着自己先一步给皇子妃行礼。
  “民女赵德楠,拜见皇子妃!”赵德楠没管给自己行礼的两个美貌宫女,反而是先给皇子妃行跪拜大礼。
  赵德楠对跪拜之礼,真没有那么大的抗拒。
  她如今就是适者生存,半点不会因为尊严脸面,争一口气什么的。
  她的遵旨就是好好活着,带着娇娇好好活着,哪怕披荆斩棘,卑微如蝼蚁,也要好好的活一辈子。
  柴玉倩整个人瘦弱的几乎是纸片人似的。林黛玉大概都比她强一些吧?
  巴掌脸上嘴唇发白,眼眶是凹陷进去的。
  尼玛,这是十九皇子妃啊!
  十九皇子此人,真的是,眼里只有任务,其余皆是浮云。
  特么的当初系统局的那些领导,就是这么灌输过自己的。
  从前她还觉得挺对的,但换成如今她自由人的身份,便对系统局的那些人,嗤之以鼻,说的都是狗屁!草菅人命的系统局!
  果然,一切还是要看自身的立场啊!
  “你就是赵德楠?你过来,到我身边来!”
  柴玉倩的眼神,忽然间迸发出来光彩,说话难得的一口气说利索了,中途没有咳嗽。
  “皇子妃?”赵德楠爬起来到了柴玉倩的身边。
  哪怕她这个鬼样子,哪怕看出来她的结局不善,但赵德楠还是保持着对她该有的尊重态度。
  伺候的两个宫女,也跟着到了床边,似乎是要伺候在身侧。
  “你们下去,都给我出去!”柴玉倩一下子拿出来皇子妃的气势,呵斥两个凑到床边来的宫女。
  两个貌美的宫女,互相对视一眼,磨磨蹭蹭的往后退下,柴玉倩一直盯着她们两个,恶狠狠的盯着。
  最终两个宫女不得不忐忑的退到了屋外门口。
  “现在没人了,我知道你也不愿意做秦流星的女人,不然你早就进府了。
  你不进府是对的,秦流星根本不是人,他是魔鬼,是恶魔。
  我已经没有活路了,我这个样子跟鬼差不多了,我现在只有一个愿望,想死在府外,想最后看一眼外面的世界,你帮我,你帮我?”
  赵德楠看着柴玉倩鸡爪似的手指,用力的抓着自己的胳膊,心里也很是震动。
  只是她也一样,是卑微蝼蚁,对这些夺嫡大佬们来说,她不比她好多少。
  “你明天带我出去,就去县城的裴家酒楼,我很想念少女时期在裴家酒楼无拘无束吃着玩着的样子。”
  赵德楠一听对方要求自己带她去裴家酒楼,就没办法胡乱同情可怜的将死之人了。
  帮人也有个限度的。
  对自己来说那个限度,就是不伤人不伤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