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不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反正出手杀的是那些抢劫赵德楠的难民,所有人都看到的。
  报官不报官的,反正他们不用操心,有本事赵家村的人,自己报官去。
  有种的现在就去报官,说不准还能遇上那一群打劫的难民。
  “走,我陪你去接娇娇回来!”石村长撵走了赵家村的人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娇娇。
  “石村长,李村长,你们先安排两个村子的长辈在我家等我,我有话要跟他们说。”
  赵德楠丢下话,就一个人跑了出去,好在不远,村里人都看到赵德楠从不远处的河梗的细竹林中抱出来娇娇,连吉祥竟然都躲在里面的。
  “娇娇,知道刚刚经历的事,不能跟任何人说吗?任何人问你,你只能说是跟着吉祥躲在这个细竹林里面的,知道么?”
  赵德楠抱起来女儿的第一时间就是郑重叮嘱空间不能泄露的事。
  若不是情况紧急,赵德楠也没打算这么早就让女儿知道她的空间。
  这样的秘密一旦孩子保守不住,那就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娘,我懂事了!我就躲在这边的,一动都不敢动,吉祥也跟我一样不敢动,对谁我都这么回答,对么?”
  娇娇盯着娘,眼里有很多的问号,但她真的是很快长大了。
  原本忽然间遭遇流民来袭,娘抱着她就逃命躲避,然后娘又带着自己看到了那一幕幕。
  原来还有这么多的坏人要加害娘跟她两人。
  原来她家的钱财粮食,已经让很多人起坏心了。
  幸亏还有那么多的好人,会帮着自家,可惜后来她被娘瞬间丢进了一个神奇的地方。
  那里竟然有另外一个差不多一模一样的家呢!
  吉祥欢快的不得了,里面那么多猪羊鸡鸭,娇娇一想到那里面还有那么多的猪羊鸡鸭,心情就好了很多。
  自家的家产,还有任何人都不知道的地方呢!她谁也不会说出去的。
  “刚刚娘让那些难民抢劫了我们家,他们还算说话算话,就抢了我们一家后走人了,没有伤害村民们。
  对娘来说,能用这些钱粮保住村里人,是很值得的,因为今后我们母女两个还需要依靠村民们的力量保护。
  这就叫,要想获得就要先学会给与,给与之后的人,没有回报之心,还想着更多的,这种人就可以滚远了不用再理睬了知道么?”
  抱着娇娇一边返回一边趁机教导,她的宝贝娇娇,即便再任性再有脾气,但该懂的事一样要明白啊!
  乱世已经来了,真的来了,破天荒的已经累及到了临安一府四县。
  兵变啊!
  抱着娇娇回来的赵德楠,跟村里其余人打个招呼后,就进了家门。
  自家里面打劫的还算干净。
  总之家里现在没有一直活物,哦,池塘的鱼似乎没有劫走留下来了。
  她跟娇娇两人睡觉的那一间卧室,半点没有动。自己故意摆在台面上的首饰也没有动。
  其余地方,尤其是粮仓,地窖,都被打劫的干干净净。
  “这些人?诶,赵德楠你今晚也许不应该出来,这一群人可能还是会退开的,白白可惜了那么多钱粮啊!”
  那么多人背走的粮食银子,两个村的村民都是亲眼目睹的,那么多的钱粮猪羊鸡鸭啊!
  全被带走了!
  两个村的长辈们看着也都觉得心痛啊!
  “我不能赌他们心地善良,也不能在有条件的情况下,眼睁睁的看着你们为了保护我,跟他们殊死搏斗。
  今晚在场的都是两个村的长辈,是孟家祠,石家庄的顶梁柱,我虽然今晚被洗劫一空了,但对方还是故意说了一些外面的重要消息。
  这些消息的价值,很珍贵也很难得,就当成是我今晚花钱买了这么珍贵的消息吧!
  今晚关上门,在这里的都是两个村的主心骨,我只能跟你们说刚刚知道的消息,后面怎么做,还要听你们长辈的安排。”
  赵德楠就在自家大堂,跟两个村的十几个长辈,说了听到的消息,也说了自己的推测。
  “赵德楠的感觉没有错,我也感觉出来,这是一群当兵的难民。
  那个领头人,很像是被逼走上这一条路的,而且那个人看起来出身就很厉害。
  连这么厉害的人当兵都当成了这样的下场,我都不敢想,我们两个村走的六十三个年轻人,最后是什么下场?这世道乱了啊!”
  石村长在赵德楠说完听来的消息后,也跟着补充起来。
  “诶,十九皇子当初我们还见到过的呢?没想到啊,他竟然这么祸害天下百姓?”
  孟家祠村的一味长辈,忍不住的感慨了一句。
  因为松花蛋是他们看着赵德楠特意为两个村子发家致富弄出来的,谁知道方子被十九皇子买去了之后,就成这样了?
  老皇上也不是好东西啊,真相信了天上有神仙?还打算在临安一府四县大量栽种桑麻吸引天上仙女下凡?
  “嘘,这种话以后关上门也不能说了,防止说漏了嘴,招惹祸事,十九皇子妃可还在县城呢!”
  孟家祠的李村长当即开口提醒,十九皇子并不是天高皇帝远的能说道说道。
  “赵德楠,昨天晚上十九皇子妃那么晚的派老太监来接你,是不是也在打你的主意啊?”
  石村长忽然间想起来这个问题了。
  换成之前他想到的都是十九皇子是赵德楠的靠山,要不然就是跟赵德楠合作挣钱的。
  但是现在知道十九皇子的野心之后,没人敢将十九皇子还当初曾经那个温良无害的皇子了。
  他们当初为了卖松花蛋编的神仙故事,只是为了挣钱而已。
  结果到了十九皇子手上,这松花蛋就成了祸害天下的一个理由了!
  皇上昏庸,十九皇子也是居心叵测的,太子呦,也是的,竟然就没有办法了?外面还有那么多野心勃勃的藩王?
  这简直都不能想了!
  “嗯,是有意打我的主意,不过他现在正处于京都,还顾不上这边。
  我的意思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其实根本顾不上谁当皇帝,谁当皇帝也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事。
  但现在的时局是,内乱外患夹在在一起,大秦的乱只怕一旦开始,也许不知道乱多少年才能真正恢复正常。
  我们要做两件事的准备,第一件事就是从现在开始,各家各户积极囤积粮食食盐布料这些东西。
  这件事也许明天开始,白马镇就能出现抢购潮,我家的铺子,明天不开张,后面也不开张了,就当我被抢掠怕了关门了。
  另外一件大事,是我们所有人要考虑的,那就是万一我们两个村的当兵的,也沦落到这个地步,甚至还偷偷的回来了,我们要怎么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