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152 真相信

我的书架

152 真相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记得这个生意是白马镇孟家祠村孟家人做的,记忆中那个山芋做原料,做出来的像面条又比面条有弹性特别好吃的东西,叫粉丝。
  这件事太子还真相信了!
  太子到裴家这边来亲自看看大连县,白马镇,是不得已来的。明面上是为了皇上亲自查看有无仙家之气,实际上是来查查十九皇弟老底子的。
  哪知道来了之后收获会这么大?
  竟然叫他遇上了重活一辈子的十九皇子妃,柴玉倩?她是重生的人,她确定自己是夺嫡成功的!
  那么现在的举步维艰,其实正是好事多磨,也是黎明前的黑暗,忍到十一月就成功了!
  柴玉倩看着十九皇子府在深夜中升起浓浓烟火,有着说不出的痛快。
  这个困住自己两辈子的牢笼,终于被烧成了灰烬。
  她忍辱负重,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成功取得太子的信任了。
  太子答应了她只要她说的都是真的,将来的后位虽然不能给她,但贵妃之位却是一定给她的。
  这样的承诺,让柴玉倩很满意也很放心,要是他张口就许诺自己后位,那真是不得不防,他过后拆桥了。
  赵德楠啊赵德楠,我那么恳求你帮我一把,你却将我当成是疯子?
  这一笔债自己记着,暂时不着急,容你多活几天。
  这几天她要全心全意辅佐太子,等稳固了自己的位置之后,她一定会处死赵德楠这个贱人的。
  这个贱人上辈子还是探花郎的夫人,让她暗地里多么的羡慕?
  幻想过若是自己跟她交换人生该多好?
  呵呵,这辈子,这个贱人竟然完全不一样了?男人不要她,娘家婆家也都不要她了。
  啧啧,这就是上辈子作孽做的,这辈子遭报应了。
  可惜这样报应她一点点都不满意,她都指着她说是疯子了,她贵为皇子妃,将来的皇贵妃,还不能将她处死么?
  县令大人今天一天也是震惊无比!
  太子驾到!
  十九皇子妃投诚太子,当夜诛杀了全部十九皇子府的人,这还不算,裴文青直接下狠手的从十九皇子府搬运出来一干造反之物,龙袍都找到了。
  事实上,裴文青他不信任柴玉倩,才会不得已的加快速度名正言顺的灭掉十九皇子,不然他接下来就要跟华贵妃合谋,将老皇上架空成为他们的傀儡。
  哪怕打起来,也不能由着十九皇子这么利用傀儡的旨意,一处处的消灭太子阵营的力量了!
  裴文青到底是个清醒的人物,之前他不觉得着急登基的事,现在不着急都不行了。
  因为太子着急了!
  他竟然信任了那个女人的鬼话连篇?想着就在临安府死等到十一月份?
  简直滑稽!
  太子但凡这么死等在临安,拖到十一月份,那就正好让十九皇子在京都有了充分发挥的时间了。
  还不如趁着这个时候,他给十九皇子搜出来龙袍,让柴玉倩自己指正十九皇子造反,逼太子回去摊派,哪怕皇上不相信,至少十九皇子要被审查很长时间吧?
  哪怕他不肯,哪怕他闹着皇上,但朝廷也不是皇上一个人说了算的。
  遇上这样的谋逆大案,朝中大臣绝对会趁此时机,将十九皇子跟华贵妃一起连根拔起。
  差的就是这么一个罪名而已!
  太子监国十多年,朝中大臣谁不服太子的监国?
  太子温润和气,鲜少下罪臣子,比起动辄下杀罪的昏庸老皇上,朝臣们谁心里不向着太子?
  许志宏在心里唾骂着!
  平常裴家把控着临安一府四县的各种信息,尤其是朝廷信息,把控的死死的。
  他才知道临安裴家积极鼓励百姓栽种桑麻是十九皇子使坏的缘故了。
  可你们继续这么撇开自己啊?
  为毛将大连县十九皇子府抄出来的龙袍交给自己上述朝廷?
  就为了让自己写第一手的折子么?
  还有柴玉倩也不是好东西,身为十九皇子妃,竟然故意跟自己报案指认十九皇子造反?
  这个大案他一个县令能接下来么?
  他是不能接下来,但他必须参与其中,至少第一份的折子,跑不了他的了。
  呕死了!
  十九皇子造反,他能相信,但你们大晚上的这么先抄十九皇子府,后拿出来龙袍,再加上十九皇子妃的证词,这就是铁一般的谋逆之罪了?
  可笑吧?
  裴文青这个族长竟然也一脸的震惊,扶着太子从裴家酒楼出来,指点自己,此时此刻要保护好现场,这个案子太子亲自接手了!
  我谢谢太子你的大恩大德,接手案子了!
  这么混乱的情况下,竟然还有更加混乱的事发生。
  就趁着他打开城门意思意思抓十九皇子府逃奴的时候,城门外面闯进来无数的难民。
  难民的头子竟然认出来的太子裴文青?
  然后,又没有他的事了!
  他顿时又成了聋子瞎子,许志宏被裴文青亲自请回县衙商讨十九皇子谋逆大案了!
  流民的事,在裴文青眼里,就这么的云淡风轻,连个解释都不需要给自己的。
  “许大人,很多聪明人其实都不如你这样的实在人活的好,因为实在人对谁都无害,也对谁都有用。
  你要好好保持好你的作用,好好带着大连县的百姓,种好田,这是你的责任,也是你的保护伞,懂么?”
  裴文青到最后的时候,竟然还给许志红点拨了一番,算是教导他一个小小县令的生存之道。
  许志宏一脸感激的点头答应下来,心里又呕死了。
  尼玛,你们这些人说起来都是一脸大义的,可还不是一样的操纵朝政?
  只不过十九皇子在京都通过昏庸的皇帝操纵朝政,而你们地方士族则是通过你们的利益,捆绑太子操纵地方政务?
  我们这种正正经经的朝廷官员,特码的一个个的都是聋子瞎子哑巴对吧?
  这样的混乱大秦,还有出路么?
  你裴家铁心的支持太子,为太子操碎心的连龙袍都给十九皇子准备好了。
  这种行为,才是真正的谋逆之罪呢!
  太子更是令人无语极了,那十九皇子妃是谋逆之罪的活生生的证人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