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热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是报案人,你为何不将她按照正常程序快马加鞭的往京都送去作证?还就这么带在了身边?看她眼神如此热切?
  这一夜整个大连县,混乱的一塌糊涂。
  县城内的官员到百姓,顾不上县城外的难民潮。
  县城外的老百姓,看到县城里面烧起来的浓浓大火,也没人有心情看热闹。
  各家各户今晚上都一个步调,那就是积极准备好随时逃命的准备。
  世道乱了!
  “娇娇,今晚上害怕么?”
  赵德楠从抱着娇娇进自家院门之后,哪怕是跟两个村的长辈,商讨两个村的后续应对,她都没有将娇娇交给任何人。
  不仅仅是担心娇娇会不经意的泄露空间秘密,也感受到了女儿的惶恐不安。
  实际上不仅仅是赵德楠的女儿,便是孟家祠,石家庄两个村的孩子们,乃至包括妇人,也都是心慌慌的。
  “嗯,害怕,现在不怕了!”
  娇娇窝在娘的怀里糯糯的回答,现在好多了,家里又恢复成了只有自己跟娘两个人。
  还有吉祥。
  “家里被洗劫掉这么多钱跟粮食,娇娇会舍不得么?”
  赵德楠继续抱着女儿,轻轻的问着话。
  实际上赵德楠想知道的是,女儿对空间的保密意识。
  娇娇瞪大了眼珠看向娘,然后慢慢的摇摇头。
  “还有的!”
  若是从前,娇娇绝对会舍不得,甚至会心疼死,可她已经懂了,娘舍弃那么多粮食跟钱财,是为了保护两个村村民性命的,是值得的。
  关键娘还有很多家产,就是不知道娘是怎么办到的,娇娇有些想问,但终究还是记着娘的嘱咐,不能跟任何人说那个地方。
  娘曾经说过任何人的意思,就是包括娘跟自己在内的所有人。
  赵德楠亲亲女儿两口,欣慰的点点头。
  “是啊,还有的。娇娇是厉害的,娘为你感到骄傲自豪。娇娇遇上危险不会慌张的喊叫,因为这样会吸引过来敌人对不对?
  娇娇也不会跟任何人说那个躲藏的地方,因为说了就会害死你跟娘两人的,对不对?”
  没有办法,虽然已经看出来女儿的懂事谨慎,不会乱说空间秘密,但赵德楠还是再给女儿夸赞似的,叮嘱了一遍。
  “娘,我喜欢里面的家!”娇娇情绪高了一些,得到了娘的夸奖,这才满眼亮晶晶的对着娘说心里的感受。
  “来,娘带你再进去一趟看看再出来!”
  赵德楠知道今天晚上其实不算安全,哪怕今晚上村口外面有村里人守着。
  但是她还是要将娇娇带进去,再教导一会儿,从今晚开始,她尽量让娇娇一个人带着吉祥,就睡在空间里面的家里。
  这样无论她在外面遇上什么事,都不会来不及的收藏起来娇娇。
  她做不到时时刻刻都瞪大眼睛不睡觉啊!
  “这里的果树,正好已经结果了,娇娇可以用竹棍子捣下来吃,这里还有鸡蛋鸭蛋,等会娘教娇娇怎么煮鸡蛋鸭蛋吃。
  还有这些鸡鸭猪羊,这些东西,娇娇暂时还没有那么大的力气,暂时就让它们自己吃粮食自己长大吧!
  看到这个池塘了么?这里还是很深很深的,如果不会游泳,掉进去那是要完蛋的,等娘有空的时候,娘教你游泳吧?”
  赵德楠抱着娇娇,指着空间里面有的东西,特别是吃的,赵德楠重点解释了一番。
  有些娇娇可以自己折腾的吃吃,有些是不能碰的。
  煮鸡蛋这样的事,赵德楠本不应该教娇娇的,但她也害怕啊!
  害怕万一她一个人在外面几天没有机会进来,那娇娇一个人在里面怎么办?
  水果可以吃,她空间里面的水果是故意交错开种的,每时每刻,这里都有水果吃的。
  但光吃水果没有粮食也不容易顶得住饥饿,至少要教会娇娇,自己煮鸡蛋鸭蛋吃吧。
  到了这样的乱世,她只能信任自己的孩子了。
  她从前一直想在这里折腾出来储物的冷窖,可惜一直没有折腾出来,不是缺冬天的冰块,也不是缺制冰的硝石,而是这个空间,似乎很抵抗低温。
  局部的低温,在这么大环境空间的平衡下,很快还是变成了跟里面一样的恒温。
  没法保存食物,幸亏能养这么多的活物。
  可惜她还不敢教娇娇给羊挤奶,这个技能她还真是不敢乱教,日后等她在这里渐渐熟悉了,也能自己照顾好自己了,那就能多教一点这样的技能。
  “娘,这里跟我们家一样一样,我喜欢这里!”再次抱着娇娇回到空间里面的家里,娇娇就忍不住的再次表态喜欢这里了。
  确实,这里给了娇娇强大的安全感,还跟家里一样一样,连她作画的画具,滑滑梯,都一样一样的。
  赵德楠就笑了!
  狠狠亲亲宝贝女儿,就是要你喜欢这里的家啊!
  “吉祥,过来,以后多陪着娇娇在这个家里,不要让娇娇不小心万掉下去那边池塘了,知道么?”
  “汪汪汪!”
  吉祥是很聪明的田园犬,被赵德楠训练的也能听懂不少赵德楠的指令。
  吉祥的智力跟六七岁的小孩差不多,关键特别护娇娇,谁也不许伤害她,不然那就咬上去。
  其实许经纬很胆怵这个大狗,所以每次跟娇娇在一起打起来,他都不自觉的腿软了。
  这就是许经纬每次跟娇娇打架都被摁着打的一个重要原因,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娇娇虽然小,但就是胆子大还敢用力气。
  “娘,那我们今晚上一起在这里睡觉好么?以后我们每天晚上都在这里睡觉好不好?”
  娇娇虽然是欣喜的说的,很喜欢这样的样子,但未尝不是透漏出来她的不安。
  “好,娘以后每天晚上都跟娇娇在这个家里睡觉,不过万一娇娇临时醒来了,没有看到娘,就跟吉祥在这里一起等着娘,做到么?”
  “那,我可以带着吉祥去坐我们家的大马车么?”
  娇娇起初看到家里的大马车在的时候,很惊喜的。
  最初的情绪状态,是自家又一个大家产没有被抢劫掉。
  现在嘛,就有了玩的乐趣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