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满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个马车你还小,驾驭不了,至少要等几年,不然马发疯起来,你没办法下来也没办法控制住马,懂吗?”
  赵德楠哪敢让娇娇碰这里面的马车?
  算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先将马在这里栓好了,给他一定范围吃喝自由,就不用专门管它了。
  特意带着娇娇过来栓马栓的时候,赵德楠再次叮嘱女儿,这边别过来,马拉起来臭臭,臭死人!
  “娘我知道啦,这里都不能过来,猪羊都拉臭臭呢!”
  娇娇的回答,让赵德楠很满意,幸亏当初自己规划的区域好,这一片土地,专门养猪羊,山芋,还有各种任其自生自灭的蔬菜粮食。
  要不然这么多的猪羊养起来也费事,现在,形成了生物链,她就不用操心了。
  每一年也就操心一件事,猪羊生产的时候,她要进来帮忙收拾,另外每一年转卖出去部分猪羊,换进来新的猪羊。
  她也得保持物种的优良品质吧!
  等赵德楠从空间里面出来,已经是凌晨了,娇娇终于在里面的家里睡沉了,吉祥就趴在她边上。
  “爹,娘,他们简直欺人太甚,竟然逼我们明天就搬出去?凭什么?”
  孟家在凌晨时分,还在哭闹愤恨呢!
  就因为孟家祠村长带着村中各家族长辈回村后,第一件事就是通知孟家祠,搬出村子。
  村长给的最大期限,就是明天晚上。
  申明,只要他们一天不走,全村人就一天天的过来打他们。
  如果肯走,村里可以出公产一百五十两,买下来孟家的土地。
  孟家两房的房子,村长判给了孟东辰。
  全村长辈都这么点头,孟家人有再多的不甘心,也只能忍着。
  因为村长拿出来孟家三次分家的事说话,孟东辰是给了每一房一百两银子的。
  但这是不公平的,更何况孟东辰还为孟家卖命去了,所以这是他们孟家两房人欠孟东辰的。
  理由是这么个理由,但是孟家人都知道,这不是根本原因。
  “就知道是赵德楠那个贱人使坏,不是她害的,还能是谁?也真是奇了怪了,那一伙土匪抢了她全部家产,怎么就没有糟践死她呢?”
  孟东升恨的眼红脖子粗的,今晚上,他给流民指路保护全村人错了么?
  “就怕是被狐狸精伺候过了才肯放她一条命的,这个贱货,也不知道背着东辰伺候过了多少男人!”
  孟东升的妻子,此时此刻恨不得吃了赵德楠。
  简直悔不当初!
  当初她就不应该图便宜不要钱,撺掇老婆婆要了这个儿媳妇。
  现在简直是害死自家人了!
  外面这么乱,他们一家人拖家带口的能到哪落脚去?
  “爹,娘,我们要怎么办啊?呜呜呜,呜呜呜!”孟东萍抱着娘哭的稀里哗啦。
  她这个年纪还没许配人,要是出了孟家祠,到了外面遇上流民,她想都不敢想啊!
  她才是真正的悔不当初啊!
  当初她是跟着赵德楠一房的,是说好从她一房出嫁的,嫁妆是她出的。
  就因为自己眼瞎的以为,赵家人是好人家,想嫁给赵家去县城过好日子去。
  结果为了这件事跟赵德楠三哥闹到成仇的地步。
  一错再错,怎么办啊?呜呜呜!
  其实不仅仅是孟东萍,就是孟东婷,孟东美三个孟家姑娘,如今都是许配不出去的。
  就因为孟家的名声在本地人眼里,彻底的坏了。
  没有人敢沾染这样的孟家人,看看读书人的孟东辰,都被这一家子两房人逼到卖命的程度了!
  那么本事那么厉害那么能挣钱的赵德楠,都被这一家子逼到产前要死的时候,坚决要和离,死都不埋孟家祖坟,可见孟家人的恐怖无人能挡。
  孟东辰的爹一直到这个时候才眼红红的对着自己的亲弟弟。
  “那个时候还是应该听你的话啊!要是这个时候东辰回来了就好了,只要求他答应了,村长跟村里人就不能赶我们一家人了啊,呜呜呜!”
  “还不是怪你!还有你!你!你,还有你们!全是你们逼的东辰,要不然东辰还在家好好的,要不然我们一家人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爱呜呜!”
  孟东辰的娘,哭着指着家里所有人,都怪他们啊!
  要不是这些没有良心的人,一次一次的逼的东辰跟家里离心离德,将东辰当成是傻子一样逼出去,逼到当兵去。
  现在呢?
  现在反而盼着求着东辰能回来了?
  都做梦!
  东辰就是回来也不愿意认这一群昧良心的家人了。
  呜呜呜,呜呜呜!
  孟老婆婆大概忘记了,她这个做孟东辰娘的,也一直在跟着利益摇晃,如果孟家曾经有一个人坚定的支持孟东辰,他大概也是不会义无反顾的分出去的。
  “不对娘,这一次真正怪的不是我们,而是老二!要不是他多嘴开口,村里人会连着我们孟家男人一起打么?
  连二叔家的东英都挨了一顿打,我们这么多人都被老二一个人连累了,我们冤不冤?
  要我说,与其全家被撵的不知道去哪,不如就让老二带着他媳妇回他媳妇娘家去,这样村里人就不会迁怒我们一家人了吧?”
  此时此刻,孟家大嫂脑子也活跃起来。
  指着老二就怪他,想赶走他后,让村里人心软的不再赶孟家人一起走了,家里还有老人孩子呢!
  “大嫂,你以为村长只是为了这点事?村长是受了赵德楠那个贱人的唆使,故意的拿这个做借口而已。
  难道当初一次次分家,你没有一次次得好处?难道从前欺负赵德楠的时候没有你大房?
  今天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哪个没有欺负赵德楠?哪个没有抢夺过赵德楠的东西?
  连赵德楠要生的时候,你们一个个的都没有放过,逼的她临死都要跟孟家合离。
  你们还以为只是为了今晚指路的这件事?
  都清醒点,这个时候了还自家人互相捅刀子,有意思么?现在是赵德楠对我们全家人捅刀子,不死不休了!”
  孟东升看大嫂这么指控自己,全家人还都一脸也是这样的意思,顿时舌灿莲花,不管怎么说,先将全家人绑在他一起的位置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