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157 畜生不如

我的书架

157 畜生不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太子,他最初还是报以希望的,他带着人逃亡大连县,是真的有顺便为太子干一件事的想法的。不然逃亡都没有个方向。
  但现在,他恨不得没有来过大连县。
  他昨夜已经将赵德楠那样的女子抢劫一空,紧跟着还要奉旨要了她的身子,再榨干她日后的所有心血?
  他真这么干了,简直是畜生不如!
  可内心再是抗拒,再有万种理由拒绝,但明面上,东方锦还是不得不对太子答应下来。
  想到太子对身边女人的言听计从,想到太子也想要仙家之物,他是真的浑身无力,看不到大秦的希望了。
  裴文青面无表情的在自家大连县的酒楼里面陪着太子,看着太子被身边的女人左右,看着东方锦不得不违心的奉旨另结新欢,心里开始了算计。
  这个时候提醒太子不能相信柴玉倩是不可能的,太子的眼神太相信这种天命之说了,说起来这一点还是很像老皇上的。
  原本自家算计好了,扶持这么一个好说话的太子,自家的亲妹妹这个时机入宫捡现成的最好。
  不仅仅年岁上最好,将来生下儿子也是最有潜力的,太子的嫡长子年纪不小了,一个在太子位置上呆太久的人,最后的下场几乎逃不出死字。
  但是,现在忽然间多出来这么一个柴玉倩,情况就棘手多了啊!
  这个女人,最好是不能活到京都,作证都不需要她作的,只有她死才能确保太子从今往后是听他裴家的。
  什么样的女人能在短期内弄死柴玉倩呢?
  裴文青脑子里只能想到赵德楠此女,虽然没有见过此女,但她的一切自己都了解过。
  不仅仅是个足够狠的女人,也是绝对聪明的女人。
  他是时候见见赵德楠此女了,必要时候还是需要女人才能对付女人啊!
  许志宏一个晚上也不能躺下了睡一觉。
  他从昨天白天开始,脑子里就一直是混乱不堪的。
  乱的不仅仅是眼前看到的事,乱的更是他的心。
  也亏得才出去的师爷单帅,在打听到太子过来的消息后,就匆忙赶回来了。
  “也不知道太子裴文青这些人什么时候离开大连县,我总觉得这一刻眼皮直跳!”
  许志宏满脸的沧桑,双目赤红,一天一夜受惊过度了。
  “按道理他们拿了十九皇子造反的人证物证,应该要着急赶回京都的,他们不也担心夜长梦多么?”
  单帅半点都不帅了,跟县令大人一样,满是沧桑,都受惊过度了。
  关键问题,太子等人还在大连县城的裴家酒楼,没走啊!
  “大人,白马镇孟家祠的孟家二房夫妻两人带着女儿过来状告赵德楠。
  告她指使孟家祠的村长,撵走他们一家人,还强抢孟家的土地跟祖屋!”
  孟东升夫妻两人换了状告的主要对象,也是临时改变的主意。
  一大早进了县城,才知道县城里面发生了这么大的大事。
  昨夜赵德楠的大靠山十九皇子府被太子连夜抄了,这,天大的好事啊!
  这么好的机会,岂能错过?
  县令就是再包庇赵德楠,如今县城也不是他做主了,太子啊,太子来了啊!
  可不正是为民做主的时候么?
  县令大人已经头疼的时候,又来了更加头疼的事,孟家二房一家三口竟然状告赵德楠?
  单帅县令听了衙役回报,都震惊不小,不能吧?
  不过一想到孟家人跟赵德楠之间的恩怨情仇,单帅也只能先一步出去看看具体情况了。
  县城的百姓,今天一大早就出了家门,不仅仅是出来看看风声,也要趁机赶紧的多买粮食。
  老百姓都不要人教的,一旦遇上大规模的难民出现,就自动自觉的要囤积粮食了。
  昨夜东方锦带着三千难民闯入县城,这声势县城的老百姓能听不到动静么?
  孟家人一大早的状告赵德楠,很快就在县城的百姓之中传开了。
  黄八斤快速的跑出县城,今天的生意不做了,她得赶紧去通知赵德楠这个消息看看怎么办!
  跟着孟东升一家人的孟家祠的三柱子,大强两人,还有两个石家庄的汉子,看到了孟东升夫妻告状的作为后,阻止是阻止不了的,只能留两人下来继续盯着,另外两人赶紧的跑回去报信啊!
  赵德楠的爹,赵光祖正在跟两个儿子高兴的看热闹的时候,忽然间赵家村人找到了他。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昨晚上县城外面发生了这么多事!
  赵德楠啊赵德楠,你竟然杀我兄弟?
  此仇不共戴天!
  赵家村村长跟两个村民过来报信的时候,到底还是用了春秋笔法。
  不说是赵家村人主动积极自己提出来要给难民头子指路祸害赵德楠的。
  故意说成是他们赵家村几个人被难民头子裹挟的拉出去指认地主富商人家。
  赵德楠家的院子本来就很大,又在村口的路边,难民头子眼睛不瞎就能看到赵德楠家是有钱人家。
  “爹,我们马上也跟着孟家一起状告赵德楠,趁着孟家人一起绝对能弄死赵德楠。
  赵德楠石家庄的家产被抢劫了,但是她白马镇不是还有一个店铺的么?
  我们不能退后,不然那个白马镇的铺子,肯定被孟家人盯上了!”
  入赘谢家的赵德举,在今天一大早特意回来看一眼,真实目的是出谢家大门打听更加确切的消息。
  在谢家,他所有知道的信息,都是被谢家加工过的,谢家人对他管的死死的。几乎不给他出门,更不给他回赵家。
  但昨晚上的动静那么大,十九皇子府烧了几乎整整一夜,他冒着风险出来打听消息,谢家难得的没有阻止。
  结果被赵德举听到这样的消息,顿时双目赤红,终于等到了弄死赵德楠的好机会。
  这一次他不仅仅要报入赘之仇,还要赵德楠的命,要她的店铺。
  “得举,万一县令还是护着赵德楠呢?”赵德中的胆子有点小,他如今的日子过的还是很平和滋润的。
  现在叔叔婶婶都死了,那?自家这一次也要得不少赵家祖产的吧,差不多了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