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指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求大老爷指点,小妇人必定感恩不尽!”赵德楠当即再跪下去,识时务者为俊杰。
  裴文青将这么重要的信息给了自己,不要自己干些什么他不能干的事,还能为什么?
  他这么的高高在上,这么的丰神俊朗,才三十岁的年纪,就掌管了整个裴家偌大的资产人脉,成为临安一府四县的实际上的土皇帝。
  面对他的要求,她还能如何?
  至少先糊弄过去眼前,捞个时间差吧?
  “没有什么指点,只是可惜你一身的挣钱本事,但愿你能进去后自救,将来造福更多的临安百姓而已!”
  裴文青哪会给她什么明确指点?看她自己领悟呗。
  能明白自己的意思那正好,不能明白也着急不来,他也不是没有机会,不过是来日方长罢了。
  赵德楠忽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
  因为她忽然间想起来裴家在她两辈子的轮回中,都出了得宠的皇贵妃,甚至还有一世,皇贵妃奋斗到了皇后宝座。
  这么说柴玉倩因为重生,得了太子的眼,太子为了取信柴玉倩,答应让她入东宫了?
  这?可能么?
  毕竟她也是十九皇子妃,能明目张胆的入东宫么?
  不对,完全可以假死的不用明目张胆,只需要她改头换面就可以做到了。
  重生的金手指,对太子来说太重要了,这就等于先知啊!
  只是遇上了自己,她就是先知也只能是疯子,或者是居心叵测的间谍皇子妃。
  赵德楠被裴文青杨坤带进了审案的正堂。
  只一眼,赵德楠判断出来了正堂的大概情形。
  今日没有一个围观的百姓,正堂今日的衙役都显得很少,只有几个典狱司的衙役。
  这就不正常了!
  高堂上的许大人,一脸的严肃,看自己的眼神木讷,没有感情。
  但赵德楠内心是万分感激许大人的,真的万分感激,他知道自己今日凶险,才会不顾身份的特意安排沈三告知自己先躲一躲。
  可惜自己不能这么短视,不然不仅仅要连累县令跟县衙衙役,也会毁了她跟女儿两人一辈子。
  哪怕一时卑微,不要脸面,也要一辈子堂堂正正的活着,活的有名有姓,活在阳光之下。
  坐在左侧边的太子跟柴玉倩她当然认识,站在他们身后的十来个护卫,她也能认识两个。
  一个是东方锦,一个是太子的护卫长,前三辈子轮回,只要太子成功夺嫡的,这个护卫长刘硕,都是赫赫有名的。
  因为他后来替太子掌管了锦衣卫,这样的人哪能不让她记着?
  大堂里面已经跪在地上的人,她都不用扫一眼的就先跪拜起来。
  “民妇赵德楠拜见县令大人!”
  很好,孟东升夫妻两人,为了加害自己,都不惜将六岁的女儿带上公堂了。
  赵家三父子,也真是够胆大的,敢在太子在场的时候,对自己趁火打劫,落井下石?
  “你站起来,先给在场的太子行礼跪拜吧!”许志宏内心呕死了,让她躲一躲她偏偏还来?
  就忍一天不好么?太子今天下午就要走了啊?
  没有办法的许志宏,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站起来避开赵德楠的最先跪拜,指点她先跪拜左侧边的太子。
  “太子?啊,民妇赵德楠拜见太子!”
  赵德楠当即表现的很是惊慌,紧跟着就是万分惊喜的表情,拜见太子的眼神,就如同拜神一样炙热。
  赵德楠对太子的拜见,让太子心里很是舒服,看最普通的小村妇,都是发自内心的对他这个太子,敬重崇拜信任啊!
  “赵德楠?你看看你?他们一个是你的娘家至亲,一个是你从前的婆家,可他们却一个告你买凶杀亲,一个告你强抢田产家产。
  可见你为人差劲到了何种地步,对此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柴玉倩很不高兴太子对赵德楠一脸满意的样子,瞬间开口提醒赵德楠,你现在可是被告的罪犯。
  假如告成了,赵德楠你就是死罪!知道么?
  此时此刻,你看到本皇子妃,可曾后悔没有帮我?
  柴玉倩因为过于记恨赵德楠,也仗着被太子恩宠过,仗着太子相信她可以预知一切,不仅仅敢在这个时候开口,甚至敢赤裸裸的露出对赵德楠的杀意。
  对,就是杀意,满眼的凶光,一点点都不需要掩藏的,她赵德楠就是有用于太子,只要她想,还是有办法弄死这个贱女人的。
  “太子,快躲开她,这个女人是个疯子,她会伤害你身体的!”
  赵德楠看到柴玉倩满眼对自己的杀意,不得不自卫起来。
  先下手为强!
  她故意的忽略了柴玉倩的尖酸声音,一脸焦急担心的看向太子,甚至还想自己跪着爬一点点过去阻挡太子被伤害似的。
  “你才是疯子,你这个贱妇,来人给我掌嘴!”
  柴玉倩气的要死,她现在是太子的女人,太子又对自己言听计从,她现在在太子身边眼里就已经是女主子的身份,她岂能让这个贱人在大堂上又一次指着她说她是疯子?
  不管你后面要不要挣钱,本皇子妃先打了你再说!
  “你们放开我,她不是疯子?你们说她不是疯子?她真的不是疯子?”
  赵德楠一边避让东方锦先来一步的抓捕,一边指着柴玉倩一次次的问一句话,她是不是疯子!
  “赵德楠,你现在是被告人身份,我们太子身边的人,岂能是疯子?真该掌嘴!”
  东方锦一边扭着赵德楠的胳膊,一边回答她的话,同时另一只手还举起来作出即将对赵德楠掌嘴的姿势。
  “她不是疯子?那就一定是跟十九皇子两人合谋加害太子的。
  十九皇子跟我合作生意,说起来是合作,但却是对民妇强抢。
  他强抢民妇方子,强抢民妇的钱财,这样还不够,他从京都带话回来让孙长胜,强抢我入十九皇子府。
  说是要我成为她的女人,今后一辈子给他挣钱。
  她,还有她前天临晚见了我,也逼我成为十九皇子的女人。
  她甚至故意欺骗我说她这样的身体活不长久,今后我只要一心一意帮着十九皇子,将来必定还有机会坐上皇后之位。
  当时我就以为她病的疯了,没有哪个做妻子的会在活着的时候,逼另外一个女人做自己男人的女人,甚至还许诺做皇后的?
  这不可能,这是疯子才说的话,我吓的要死,才会惊慌失措的想逃出十九皇子府。
  那一天临晚若不是被县令大人及时救出十九皇子府,我只怕被她跟孙长胜两人合谋连夜送去京都,帮十九皇子到京都挣钱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