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程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父皇相信仙人的程度,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他竟然没有想到还有这一招?对着父皇编,自己是天下来历练凡尘的仙人?
  十九皇子能跟柴玉倩编造出来重活一次的事,难道就不能再编一个他是神仙下凡?
  “你们继续审案吧,本宫歇会去!”
  太子被赵德楠吓到腿软,裴文青赶紧上前搀扶,心里开始算计着,赵德楠说的这些,有几分可能性?
  柴玉倩说的,他能确定是鬼话连篇,毕竟不可能有人重活一次的。
  他绝不相信!
  但赵德楠说的,却真有可能啊!
  如果真如赵德楠说的那样,柴玉倩深爱秦流星到了疯的程度,那真的会什么事都甘愿牺牲的。
  的确柴玉倩很像是疯了的女人,赵德楠果然是脑子清明的,不然前天临晚被孙长胜抬进府里,大概是要走不动路的。
  从她不愿意成为秦流星女人这点来说,她今日所说,可信度就更高了!
  裴文青忽然间在心里下狠心,如果太子返回京都,他不介意将柴玉倩这个间,坐实了。
  “东方锦,你出去看着点,如果对赵德楠不利,你自己看着办吧,本宫至少需要赵德楠好好的活十天半月!”
  太子被东方锦等护卫搀扶安定到后堂休息之后,太子当即不放心的叮嘱起来东方锦。
  让他看好赵德楠,她哪怕有罪也不能有罪,至少十天半月之内,她是不能出事的。
  太子现在是真怕赵德楠说的一切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赵德楠这个女人,他保定了。
  如果她这么厉害,那么她才是自己应该恩宠的女人啊!
  可惜,已经命令了东方锦纳了她,那自己就不合适碰了啊!
  太子在东方锦领命出去后,内心恍惚着,裴文青这个时候很是贴心的随侍在太子身边,半点建议的话,他都不提,这个时候,太子需要的不是分析,而是做抉择。
  是留在临安府十天半月,还是按时启程离开,但却改走原来的制定的路线?
  “李东升,李氏,你们两个现在可以陈述案情了,最好将前因后果都说清楚。
  赵德楠何时抢夺你家产,何人为证,如果没有任何人给你作证,本官允许你现在就自行离开。
  你们两个想好了?不得胡编乱造,否则大刑伺候!”
  啪!
  既然太子裴文青两人都退出大堂了,那么他自然可以好好的吓吓孟家二房。
  如果你们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本官饶你一次不追究你一顿打。
  孟东升跟妻子对看一眼,又看了一眼惊吓的发抖的女儿,本想打退堂鼓的,但看到赵家三父子身边摆放的两具尸体,忽然间来了底气似的。
  “小民没有诬告,而是昨晚上我们村的村长,从赵德楠家里返回村子,就要赶走我们孟家。
  还扬言只要我们孟家一天不滚出村子,全村人就打我们孟家一天。
  小民一家人在村里与人为善,每一年该交的税都照着规定交的,该服役的时候,我们孟家人也从没有拖拽全村后腿。
  我们孟家人更加没有损伤村里任何人和物,凭什么要赶走我们一家?
  就因为我们跟她有矛盾就应该被赶出去吗?
  她现在早就不是我们村子的人了,她一个不高兴就能唆使孟家祠的人,帮她赶走我们一家人吗?
  大人,求你可怜可怜我的妻女,她们各个体弱,要是被撵出村子,要怎么活下去啊?呜呜呜!”
  孟东升不仅仅哭的伤心,言辞之间也明显的没有了最初的尖锐。
  孟东辰刚刚在大堂上,也全程目睹了太子身边的女人跟赵德楠之间的对战。
  这件事换成任何人,包括他自己,他早就吓得腿软嘴软,只能生生被人打死了。
  但换成了赵德楠这个厉害的,她?竟然生生将太子的女人逼到那个地步?
  那他还能跟之前那样,对着赵德楠就往死里踩了吗?
  不能啊!
  现在他只有一个要求,不加罪赵德楠,但也不能离开村子。
  若不然,他也能豁出去的拼一把!
  东方锦看到孟东升第一眼的时候,就已经认出来此人也是那一天晚上指导自己打劫赵德楠的那个男人。
  当时他对赵德楠的恶意,满满的露在脸上。
  “我问你,是赵德楠亲自赶你走的吗?还是你的家产现在到了赵德楠的名下?你说?
  你们村里人对你嫌弃到这个程度,你不反省你自己,还一味的怨恨旁人?
  你求旁人可怜你妻女的时候,你孟家一家子可曾可怜过赵德楠母女两人?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东方锦忽然间一脚踢在孟东升的勒下,直接将孟东升踢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满脸痛苦的蜷缩着。
  公堂之上,突生异变,这样的变故,一下子震惊了所有人。
  许志宏虽然也想护着赵德楠,但他只想吓唬走孟家二房,完全没有想过利用手中的权利加害孟东升一家人啊!
  赵德楠也一样震惊的看向东方锦,他昨晚上已经出手杀了加害自己的叔叔婶婶,今日遇上了孟东升,他竟然不顾一切的公然在大堂上出手了?
  这样的回报自己,她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的言行,只能代表这世间还有道义,却不存律法了。
  可惜,她无话可说,根本也没有她开口的立场。
  难道她要在东方锦不顾一切维护她性命的时候,她反过来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他罔顾人命?
  事实上,孟东升对自己的言行,从昨晚上给流民指路,到今天的状告自己,无疑也是在逼死自己。
  这世间既然已经乱了,那就将良心收藏,先活着吧!
  有能力顾及道义的时候顾及道义,有条件顾及律法的时候顾及律法。
  乱世,生存法则,将上升到第一位。
  赵家三父子吓的顿时脸色煞白,尤其是赵德中,本来就不愿意来的,却硬是被爹跟弟弟强拉过来了。
  “大人,大人我错了,大人我不告赵德楠了,我真的错了。
  我爹他猪油蒙了心,明明知道我叔叔婶婶不是赵德楠杀的,却故意栽赃陷害赵德楠,就是为了报仇雪恨!
  哦,不对,我说错了,不是报仇雪恨,我爹他只是为了出一口气,故意加害赵德楠要她死的。
  只要赵德楠死了,我爹他不仅仅出气了,还能抢过来赵德楠的店铺,我爹他是利益熏心丧失人性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