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165 不算远

我的书架

165 不算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母妃现在在宫中,也不知道能不能使上力气?
  临安跟大连县之间的距离,不算远,乘坐马车,走官道需要三个小时,走水道需要四小时。
  太子选择走官道,他虽然他来的时候走了不少的水道,毕竟水道人舒服很多,但现在他很不安,自然不敢走水道。
  赵德楠坐在马车里面,起初还老老实实的就坐在里面,不看马车外面。
  但走到一半的时候,赵德楠忽然间笑起来,自己不过是一个农妇,需要装那么多干嘛?
  这个时候她就是有些不安,但对未知的地方,正常农妇也应该好奇的看看沿途吧?
  更何况她一介农妇,已经被人看死了,还能逃么?不是都乖乖跟着来了吗,干嘛不好好看看外面?
  掀开轿帘,赵德楠惬意多了。
  才感慨了一番,到了这里,很多水田已经改种桑麻了,可真是糟践好田啊!
  “你给我等着,本皇子妃就等你十天半月,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死!”
  赵德楠没有想到,坐在前面马车里面的柴玉倩,竟然也会在这个时候撩开轿帘?还特意这么杀意满满的威胁自己?
  “你还是深爱十九皇子的,不然你不会在称呼你自己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一直自称自己是皇子妃。
  我的对错不重要,重要的是谁也不能加害太子,尤其你这个疯子也不能加害太子!”
  赵德楠怼回去一句话,这才放下帘子,安安心心的闭上了眼睛。
  自己的命运如何,这个时候她也预料不到了。
  只能是顾着眼前生死,走一步算一步,最差最差那就凭空消失。
  搞不好自己怕凭空消失前再对着太子笑笑来一句:“本仙子玩够了凡间,走了!”
  就这么忽然间消失天地间,不带走一丝云彩,想那个时候太子,必定要吓尿了吧?
  赵德楠这么一想,倒也轻松下来,闭上眼睛,好好休息休息吧。
  本想看看外面情况的,可惜柴玉倩那个疯女人,太会盯着自己了。
  其实说起来自己跟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最初秦流星想让自己入府的时候,她就拖着不愿意的,完全跟她没有立场冲突。
  后来被孙长胜强行抬进府里,这个女人能不知道?知道的情况下还装着要死的样子求自己帮她出府?
  当时她自己要出十九皇子府,都急的冒汗?
  自己都母女都顾不上的时候,哪有那么多的好心,拿着命去帮人?
  你重生也算是带着金手指的,就非盯着我一个女人干什么?
  你专门哄你的男人啊?你略过我,我好好的会跟你过不去么?
  生死面前,你只要想弄死我,我就会先下手为强!绝不客气!
  “你们临安府这边,怎么会有这么一大片相连的桑田?”
  临近了临安府城,赵德楠发现这边的桑田规模也太大了吧?
  这一眼望去全是啊,怎么这么多人都种桑?
  也不太对啊,这左右两面视野,记忆中从前应该还有几许水塘的吧?
  “这是老爷特意安排人,填了些没有用的小池塘,专门跟种桑的田地连在一起。
  这样看起来桑田好像很多,实际上是充分利用了很多不必要的废水池塘。
  这种小池塘的水不能喝,还容易让村里的小孩玩出来事故,所以就填了这些小池子改成桑田。
  这样桑田多了,各个村里的小池子也不会害着村里的小孩了。反正我们这边也不会缺水,这是好事呢!”
  陪着赵德楠的两个丫鬟,一个叫陈香的开口道。
  “就是啊,不过为了这件事,我们大老爷还亲自去各个村子看他们用水情况呢!”
  另一个丫鬟,兰梅也解释起来,言辞之中不由自主的露出对自家主人的崇拜信任。
  沉香跟兰梅本来就是裴文青的丫鬟,只不过不是贴身伺候他本人的丫鬟,而是二等的做事跑腿的丫鬟。
  这一回,裴文青为了哄住赵德楠,也算给了她很大脸面了。
  虽然是押着她到临安裴家关十天半月的,但给的外面场,却是足足的。
  两个丫鬟也听了主子吩咐,照顾赵德楠的时候,要用心,只要赵德楠没有逃跑的意思,那就当成主子照顾。
  这么一说,两个丫鬟哪有不懂的?
  自然是好好伺候赵德楠,对赵德楠的问话,也尽量回答的端正积极。
  赵德楠听了之后,只能默不作声了。
  这件事谁都不容易,都被逼的想尽办法的出招自保。
  忽然间,赵德楠暗笑起来,自己都性命不保了,竟然还有余力担心临安这边桑田的事?
  这么多小池塘被填土改成桑田,她就是稍稍担心,万一今年雨水过多,也没有办法。
  想来这样的担忧,那些大佬们也心里有数,更何况连万河一条线上的官员百姓,谁都很看重这一条河的安全性。
  如此,自己还有多余心思关心这些大事?分明自己已经是在囚牢之中了。
  裴文青回到家的第一时间,自然是安排伺候太子。
  “哥,怎么忽然间又回来了?不是说好了从大连直接返京的么?”
  裴文青的亲妹妹,十六岁的裴文姬,终于找到了机会,哪怕很晚了,她也憋的不安,一定要找个答案。
  “别着急,本来是打算好的直接走,但忽然出现了变卦,其实这个变卦对我们更为有利,你且坐下来我跟你说一声。”
  裴文青之所以从官场上回来,不仅仅要掌控偌大的裴家,还要亲自培养这个亲妹妹。
  这是裴家最最重要的事,他从来不会敷衍妹妹文姬,这是她应该知道的。
  自家的妹妹决不能真的做不懂政事的后宅女人,天下事家事,她都需要明白。
  裴文青对自己的这个小妹不仅仅倾注了大量心血,也因为他只有这一个真正的一母同胞的亲妹妹。
  他们的母亲是后嫁到裴家的,他们兄妹两人能在裴家嫡系之中站稳脚跟,再到如今的耀眼地位,那都是他们两从小刻苦学习,互相扶持的结果。
  “原来如此!那个赵德楠果然如此厉害?竟然真能在那样的情况下,将柴玉倩逼到被困的地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