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乱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就拟旨吧!
  大秦的朝堂彻底的乱了!
  东方锦在暗中护送太子平安到达省城泸州之后,就悄然返回了临安,将他的人暂时隐藏起来了。
  他本人则是住在临安城裴家,紧跟着得知太子在阚州被伏击,还没等他赶去接应,就又接到了太子发出的命令。
  到底是因为乱了,信鸽的消息,没有了及时性。
  但东方锦拿到太子发的指令,还是头皮发麻。
  竟然要他在拿到命令的时候,就要成为赵德楠的男人。
  裴文青也拿到了太子新发的消息,他现在在泸州省府,暂时不能继续赶往京都,但京都的很多文武大臣,却都抛弃了京都,赶往了泸州。
  他们要自己推太子当皇帝!
  就因为皇上下旨,要传位给二郎真君,朝堂乱成了一锅粥。
  天大的笑话啊,老皇上信奉成仙到了要将皇位传给二郎真君下凡的十九皇子?
  后宫更是血拼了一地。
  太子的母亲,皇贵妃到底是经营很多年的,后宫最高名分的女人,真发飙豁出去的时候,新得宠的华贵妃,还是死在了皇贵妃的手上。
  传位给二郎真君的圣旨,宣都没有机会宣出来,后宫跟朝堂就乱了。
  京都之乱,东方锦就是忧心自己的家人也没有办法。
  不仅仅他不能回去连累他们,也因为自己的手上拿着太子给他发出的指令。
  孟东辰在裴家做了一天的家丁,就将裴家的情况摸的七七八八,更将赵德楠的处境,摸的清清楚楚。
  幸亏只是被软禁,但长期这么下去,肯定不行的。
  他只是出去当兵几年,回来就面目全非了。
  当兵走的时候,他也曾经想过另寻机会,绕开裴家,强势起来后,再娶回来娇娇的娘,一家团聚。
  没想到,不仅仅是自己,两个村当兵的能活着回来的,都是叛逃的兵,抓到就是死罪,还连累家人的。
  这是被逼的,迂腐之人,老实人,都任人宰割了。
  他带着村里活着的人,辗转赶回到了大连山里面。
  谁都没敢直接回家见家人,化装之后下山打听消息,孟东辰这才被匆忙赶往临安,混成了一个家丁的样子。
  赶来临安时候他真的是心急如焚,但混进了裴家之后,他才稍微松口气,还好只是软禁没有实质伤害。
  “怎么?很不愿意?如果你很不愿意的话,我只能将就一下收了她了!”
  裴文青故意转到东方锦的院子,就猜到他拿到太子的命令,会不乐意。
  当初柴玉倩这么提议的时候,东方锦就说了他京都还有妻妾儿女。
  更何况这个时候京都乱成了一团,东方锦的一家人都在漩涡之中,这个时候让他宠幸一个女人,好像是有些强人所难。
  只不过赵德楠此女,并非普通不识字的农妇,她的脑子,一般人都比不上。
  这一次要不是赵德楠的提醒,太子这边及时的跟皇贵妃那边通了信息,那后果可真不敢设想。
  如果来不及安排人阻止宣旨的话,现在的秦流星就已经登基了。
  柴玉倩在阚州的混乱之中,被秦流星的人救出去了。
  到了这个时候,太子也好,自己也好,都不得不佩服,还是赵德楠说的对,柴玉倩就是个间。
  这一回,他根本没有来得及出手,确定是被秦流星的人救走了柴玉倩。
  “不必!我马上就送她回家,她应该会喜欢在她自己的家里的!”
  东方锦对裴文青没有好感,他随着对赵德楠的深入了解,就忍不住的为赵德楠不忿。
  裴家,真的是高高在上啊!
  只是裴家嫡系自己被一只小白狐狸吸引了心神,多花了银子,就为这个,竟然断了赵德楠男人孟东辰的前程。
  不仅不允许他考试,还故意的将征兵的名额,摊派到了白马镇。
  裴家,当真是临安一府四县的土皇帝啊!
  “呵呵,这个给你助助兴,今天晚上怡园会是你们的新房,我会安排好,也会布置出来气氛的。
  记住,这是太子的要求,太子希望你拿到她的心,而不只是她的身子,要记得多哄哄?”
  裴文青将一壶果子酒,塞到了东方锦的手里,微微笑着说完这些,就施施然的离开了。
  诶,太子的这个命令,不是下给自己的啊!
  要不然,他倒是没有这么多纠结,虽然他对女人一向挑剔,但赵德楠这个小妇人,他倒是愿意接纳呢。
  脑子这么好的女人,不容易碰上啊!
  “哥,你真的将这个机会让给东方锦了?明明太子也给了你机会啊?”
  裴文姬不情愿的拽着哥哥的衣袖,她觉得哥哥难得对一个女人给出这么高的评价,那不然就要了啊!
  又不是给她一个嫡妻身份,怕影响将来娶妻,只不过是纳妾而已,喜欢就纳了呗,省的让给东方锦。
  “你哦,少操心我这些事,东方锦要了赵德楠,对裴家对你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因为太子已经深知赵德楠这个农妇的厉害之处了,我们家要是再招惹这么厉害的女人,你,就不容易取信太子了!”
  裴文青宠溺的点点妹妹的额头,这个妹妹,精心养在家里这么多年,也许很快就要送她到太子身边了。
  “那你真的已经放下我嫂子了?”裴文姬小心翼翼的轻轻问起来。
  “差不多忘记了,这都死了多少年了?要不是为了复出,我随时都可以另娶一个门当户对的,现在还不是时候啊!”
  裴文青笑笑对自己的妹妹,说着实话。
  从前他拿过死了的嫡妻难忘作为理由,拒绝过家族对他婚事的安排。
  “哥,为了我,你辛苦了!我陪你去看看热闹吧!那赵德楠现在肯定懵了,她的院子忽然间被这么多人布置成那样,肯定要闹呢!”
  裴文姬一下子心软的很,拽着哥哥就从哥哥院子中,嬉笑着出去看热闹了。
  是看热闹,对于这些高高在上的人来说,看别人挣扎生死,很多时候就是一种热闹而已。
  赵德楠自从到了裴家,就被软禁在怡园。
  这些天,她不可能有机会出裴家到临安府城逛逛看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