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169 百味杂陈

我的书架

169 百味杂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东方锦呆愣愣的看向对着自己深深弯腰的赵德楠,心里百味陈杂。
  他,忽然间才发现,他很喜欢像刚刚那样紧紧的抱着赵德楠。
  哪怕赵德楠在自己提起自己的妻儿,可自己的脑海里却想不到他们,反而心疼眼前的她。
  他这是怎么了?
  莫名的又是一阵心疼,他都不敢深想这样的心疼,是为了谁,又是为了什么。
  缓缓上前,将还在对自己深深弯腰的赵德楠搀扶起来。
  “跟我进屋,我有话要说!”
  赵德楠听到这一句,忽然间内心雀跃,终于等到神转折的这句话了么?
  东方锦,就冲着你为人仗义,他日你要是没有钱了,我一定也能对你仗义相助。
  此时还不到晚上,只是下午时间,东方锦本不想这么早过来,但思来想去,还是想多给赵德楠一些适应自己的时间。
  纳妾一事,对男人来说,内心的建设,真不需要太多时间。
  但对女人来说,就完全不一样了。
  正式因为基于这样的考虑,掰过来自己内心的东方锦,自然也希望赵德楠掰过来她的内心。
  因为没人能违抗太子的命令,他不能,赵德楠也不能,最终只有遵从一条道路。
  “你们都退出去吧,我有话要跟赵德楠说,你们不适宜听!”
  赵德楠没有想到东方锦带着自己进了主屋,就直接粗暴开口撵走所有伺候的下人。
  这是赵德楠早就想干的事,一直的没有任何机会啊!
  “朝廷乱成了一锅粥,京都都分裂了,皇上带着十九皇子,坚持要搞传位大典。
  皇贵妃带着大半朝臣,赶往泸州,要赶在皇上之前,先推太子就在泸州登基。
  之前护着十九皇子的华贵妃,死了,暂时看,是太子登基跟十九皇子登基的冲突。
  但是,另外几个藩王,据说也在积极准备在自己的番地登基。
  从势力范围来看,太子这边占据了最好的大秦腹地,支持太子的朝臣也是大半的,尤其是武将,一半都支持了太子。
  其实太子母妃娘家,掌握了不少的大秦兵力,大秦看似乱成一团了,但我还是判断,太子的胜出机会很大。”
  东方锦知道赵德楠想知道外面的情况,她一个后宅女人,又被软禁在裴家这些天,对外面的这些乱象,她应该是渴望知道的。
  就好像他第一次遇上她,她舍弃了全部家产,也试图想通过自己,知道外面的情况。
  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农妇,她也不应该被当成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他希望她明白过来,太子,终究将成为大秦的皇上,大秦终究会无人抵抗他发出的圣旨。
  “那你的家族呢?这一次的分裂,他们留在了皇上身边,还是跟着到了太子的身边?”
  赵德楠听了这样的消息之后,看似关心的问了对方一句。
  “一半一半的押宝了!我爹大概是早就不看好太子,他本人也不在京都,而是在西边瑞王身边。
  我伯父他们选择留在了皇上身边,我活着的消息,我爹跟我大伯两人是知道的,也知道我在太子这边,家族就没有另外安排人过来了。”
  东方锦对赵德楠一点都没有遮掩,将家族内的安排,都说了。
  事实上在京都的大家族中,这一次谁家都散开押宝的,有轻有重而已。
  “这么说,你的妻妾儿女,这个时候,应该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投奔你爹那边?”
  赵德楠这么一问,东方锦就点头了。
  确实如此,京都是不能呆了,那个地方,最终会更乱的。这一点现在谁都看得出来。
  “我对瑞王不了解,你知道他多少?尤其是在对待治下百姓,你有这方面的消息么?”
  赵德楠既然不愿意做妾,那就得逮着机会,打听几位藩王的信息了。
  到时候京都跟临安这两片,她是都不能呆的。
  秦流星不会放过他,太子,也不会放过她。而她只想带着娇娇,一心一意的过简单的日子,哪怕就这么种种田也好啊!
  就怕乱世之中连种个田都奢侈了,除非就窝在空间里面不出来了。
  这时间长了还是不行啊!
  最关键的,还是太子跟秦流星两人都不能成功,不然她跟娇娇两人就真的不能堂堂正正的立于天地间,只能改头换面了。
  如果可以,她想另外押宝啊,哪怕她只是一个农妇,也想押太子,秦流星之外的势力。
  “城府很深,逢人都是三分笑,对他治下的百姓,一般化,不突出,我爹看好他,也正是因为他这样的性格。
  其他几个藩王,或多或少都有自己明显的特色,不像他这样表现的平庸中庸。
  关键在他的身份上,他是前面没了的太子的嫡长子,名分上面不差的。”
  赵德楠整个下午为了掏出来东方锦口中的信息,连东方锦故意的凑近她耳朵低语,她都忍了。
  确实,在裴家这里,需要注意隔墙有耳,她跟东方锦两人谈论的又是这方面的大问题。
  东方锦敢说这么多,是知道接下来到晚上,她必定要成为自己的女人了。
  他亏待了她,那就要哄着她,说她喜欢听的,而且第一次这么凑近她耳朵的说这些,他也觉得心痒难耐,有种莫名的蠢蠢欲动。
  远处观察赵德楠的孟东辰,就盯着屋外,偏偏屋外都是下人,赵德楠跟东方锦两人进屋,很长时间了,竟然到现在都没有出来?
  干什么了?
  “哥,这么长时间了,东方锦不会这么迫不及待吧?”
  另一边裴文姬跟裴文青两人,站在裴家高高的楼台上,一眼就看到怡园的院子。
  从东方锦下午特意去找赵德楠,这都要到临晚了,东方锦跟赵德楠两人,一直是孤男寡女的处在一起,关键,还没有任何下人跟着伺候。
  这?就不好说两人这么长时间在里面干了什么了!
  “吩咐下去,给他们送晚餐,再送一壶酒过去!”裴文青忽然间也觉得太浪费自己时间了。
  还是在自己眼前定下来这件事吧,也省的太子不放心赵德楠这个女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