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177 美若天仙

我的书架

177 美若天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太子对裴家下狠手,其中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的人传回来的消息,裴文姬美若天仙几乎无人能敌。
  太子一想到这个,就更加怀疑裴家心怀不轨,如果裴家是真心效忠自己的,为何自己两次入住裴家,裴文姬却不来伺候他?
  甚至连一见都没有,这是故意不给自己看到的么?
  由此可见,裴家早就对自己有异心。
  秦流星救走柴玉倩之后,并未杀她,反而继续让她做着自己正妻之位,坐实了她就是自己的间。
  说起来秦流星是最早准备登基的,但却被京都乱的来不及准备,最后太子这边都准备好在泸州登基为帝了,秦流星那边还没有办法准备起来祭祀大典。
  太子这边的大半个朝廷,竟然先一步的在泸州登基,举行了祭祀大典。
  这就给秦流星添加了夺嫡的难度,本来他只要老皇上下旨,他继承皇位,再举行祭祀大典,就算完成了。
  谁也没有想到,京都大乱之下,反而会是太子那边,最先一切从简的完成了登基大典。
  这秦流星要想完成夺嫡,那就多出来分支任务,杀了已经登基的太子。
  不对,还得杀了紧跟着也宣布登基的瑞王,还有,韩王,还有,宣王。
  就这么短的时间内,大秦的皇帝像冒出来的竹笋尖尖似的,一个接一个的。
  都称他们自己是最正统的大秦皇帝。
  原来的老皇帝,虽然没有死,但已经被恶贼秦流星控制成了傀儡,这些人各个不认账。
  老皇帝这个时候确实也不行了,吃了秦流星给的药,体内生机已经短期燃烧殆尽,之前的精神抖擞,只能算是一种稍长时间的回光返照。
  偌大的大秦,立刻四分五裂,再加上外族继续侵略北方城府,大秦内乱爆发了。
  哪怕这个时候混乱的京都皇城终于完成了对秦流星的皇位传承,但也只能是秦流星分了一小部分的大秦势力。
  他的夺嫡,还不算成功呢!
  秦流星刚刚名正言顺继位,皇上就暴毙,即便这样,宣扬出去,别的做儿子的做孙子的也不肯回来奔丧。
  就一个态度,皇上他们的爹是秦流星害死的,他们做儿子做孙子的势必要打到京都去。
  全国范围内,又一次的大范围征兵,甚至是各个势力内部,将会不断的持续征兵。
  因为只要内乱不结束,只要大秦不统一,那就战斗不止。
  但这跟赵德楠母女两人没关系。
  她已经回到村里二十五天了,外面各种乱的消息,都是每天晚上孟东辰悄悄潜回来说给她听的。
  这二十五天,县令许志宏也亲自来见了赵德楠,见她平平安安的回来,贴心的没有多问一句她在裴家如何的话,只是问她,有没有需要他帮助的地方。
  赵德楠自然是谢绝了,她现在只想安安心心在家里种田。
  感谢仓促上位的太子,这么仓促间,竟然还将裴家彻底打压下去了,如今她在临安府大连县,再也没有要畏惧躲避的人了。
  也感谢太子在这个乱世,彻底的将她这个农妇忘记了。
  毕竟各个势力征兵打仗要紧,她一个小妇人又能有多大作用呢?顶多猜准了柴玉倩是秦流星的间而已。
  这秦流星到底是怎么安排的柴玉倩,赵德楠也不费心思多想了,反正跟他不在一个势力范围内。
  他现在的处境最差,因为他现在是其余各个势力约好了一起要先攻打的势力。
  为父皇报仇嘛,还能不一起先攻打他?
  孟东辰几乎隔一两天晚上,在村里人包括娇娇都睡着了之后,就来找赵德楠。
  赵德楠对此不反对,毕竟需要通过她,才能联系村里跟深山后面那些人。
  两个村长跟村中长辈,悄悄见过一次孟东辰带回来的几个村里汉子之后,他们就一致作出了这样的决定。
  日后就孟东辰一个人悄悄潜入赵德楠院子里,联系消息,两个村长跟村里的长辈负责想办法,从村里周转一些他们需要的东西。
  但好在赵德楠杂货铺的东西都被村里人拉回来了,一般需要的赵德楠这边就能补足了他们。
  钱都给了五千两,足够他们在深山里面自给自足还能外出打听消息了。
  现在赵德楠这里,就是个联络点。
  就为了这件事,赵德楠还被孟东辰占了便宜,这家伙趁机要求再跟她拜堂成亲。
  虽然是隐秘的,但也算在两个村长跟两个村的长辈面前完成的婚礼。
  村长跟长辈们是为赵德楠的名誉考虑,也是为赵德楠母女两人长远考虑,为此还不惜逼了一把赵德楠。
  赵德楠不得不答应的理由,却是考虑到,自己如果跟孟东辰不成亲,两个村的村长跟长辈们大概也是不放心的。
  尽管如此,赵德楠在隐秘婚后,还是跟孟东辰进行了约法三章。
  就是个名誉婚姻,是权宜之计,他别想还占自己的便宜。
  尤其是夜晚忽然出现的时候,不能直接闯入自己的卧室,必须在院子外面等着自己。
  这不仅仅是赵德楠继续跟孟东辰保持距离,也是不想让娇娇看到孟东辰她爹。
  她在这一点,是有些私心了,私心的理由却弄的光明正大的。
  孩子嘴巴不严实嘛!
  但这个理由是对付孟东辰的,真要对付起来娇娇,赵德楠自己都觉得惭愧。
  娇娇的嘴巴,比谁都严实呢!空间那么大的隐秘,娇娇在跟村里人接触的过程中,半个字都不带泄露的。
  “这几天大雨下个不停,又要征兵,大连县各个村子,都显得死气沉沉的,看着怪难受的。
  也幸亏上次白马镇才征兵的,这次才没有轮到白马镇,但白马镇估计也撑不久。”
  孟东辰一进客房,就瞬间蒸干了身上的雨水。
  本来就是夏季雨量多,但夏季也很少连着几天暴雨的,阵雨的比较多,持续下的话,也不会连着几天都是大暴雨?
  这是很不正常的天气,这样的天气征兵打仗的话,一般农村人都能行想到会是怎样的后果!
  “给你!这是我今晚上吃剩下的,你出去看了水位如何?有没有裂口的地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