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积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她只想临死前积点德,不然老天爷还会报应孟家子孙的。不然她怕海莲这么苦命的孙女,根本长不大。
  “是我说的,你知道了走吧!”赵德楠一点都不愿意跟孟家人多废话一句。
  孟东萍孟东美两人虽然发现了异常,但要想查清楚后山,至少也要孟东荣孟东英这样孟家的男人进山去打探。
  没有孟东辰的安排,他们就是想查到真相也不容易。
  “今晚上老大带着二房东英进山找白天藏的粮食了,东辰爹说,能私藏一些就私藏一些,不能就点火烧了两个村藏好的粮食!
  他们是想报仇,想要你给老二赔命,可是我知道,老二是报应,是老天的报应,不是你害的。
  可他们没人肯听我的,还故意让老大媳妇在家里看住我,我?我?我走了!”
  赵德楠一脸的黑线,实际上他们这边也做好了准备,就等着孟家人发现后山那些人后,爆发出来索性造反了。
  结果?
  孟家人果然是养不熟的白眼狼,果然逮着机会就害人了!
  但每一次孟家都是一家子都使坏的,不然也是盲从的。
  今晚竟然来了一个孟家内奸?主动告发她家干坏事?
  “你回去吧,就当没有来过,后面会如何,你做不了主我也做不了主,但估计你会高兴的,因为后面你可能会见到你想见的人!”
  赵德楠黑着脸撵着孟东辰的娘,还能不能好好做仇人了?
  忽然间跑来告密应当是好事,可?
  这就意味着,孟东辰今后肯定要带上他娘,还有他侄女。
  然后还扒拉着自己不放手,然后自己这辈子再要面对孟家人,甩都甩不掉的那种?
  孟海莲现在还小,等长大了不记恨她死了爹的仇?说不准不用长大,现在就认定是自己害死了她爹,害跑了她娘的。
  这要自己多膈应?
  “娘,不高兴啊?不高兴下次我们就关好了门,不让她们进来?”
  娇娇其实哪有心思真正画画?瞄着奶奶走后,就到了娘身边,果不其然看到娘一脸的不高兴。
  “诶,其实算是好事,但这个好事,娘心里不乐意看到,娘心里有些矛盾!”
  “那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矛盾的呗?”娇娇拉扯着娘好奇的问起来。
  赵德楠从来不因为娇娇还小,就不跟她说大人之间的事。
  相反,赵德楠在这方面教导娇娇的更多,就怕她一不注意,娇娇被孟家人钻了空子。
  赵德楠也不怕跟娇娇分析此时此刻她的别扭心理。
  将来娇娇也要长大的,更是要嫁人的,她经历过的这些,让娇娇从小知道,将来娇娇就不会被男人,哄两句就憋屈了一辈子。
  “娘就喜欢利索的,成仇就成仇了,娘哪知道孟家那边这个时候还出了一个幡然悔悟的?
  这以后有的麻烦了,但凡孟家有一个这样的人,你爹就一定会心软的养着她。
  然后再因为养着的你奶奶,孟家其余人也不得不牵连的藕断丝连的,娘最不耐烦这些烂事。
  好好的成仇,大家各自为战,谁有本事谁摁死谁,多利索?”
  “诶,娘,我也算看出来了,你就是一个嘴硬心软的,谁真对你好的,你都记着。
  不过我爹是真对你好啊,今晚上爹应该早就带着人堵在后山,等着孟家几个人干坏事了吧?”
  娇娇还是很聪明的,思想也偏小大人似的成熟。
  看得出来娘的心,此刻还是软了。
  爹那边,她肯定不担心孟家使坏的,但就是担心娘因为这个别扭的就不肯跟着爹,那她不得不选择跟着娘,不要刚刚认下来的亲爹啊!
  诶呦,她亲爹可真是好看,画画还更厉害呢!
  舍不得啊舍不得!
  孟东辰终于面对上了孟家人。
  冷眼看着孟东荣跟孟东英还有孟东婷三人,竟然私藏村里人的粮食?
  看着他们私藏了粮食之后,本想不出声让他们先下山的,结果,孟家这三人,丧心病狂的竟然要烧掉其余粮食?
  “老三?怎么是你?你没死回来了?你回来怎么不回家看一眼的?
  你知不知道你走了之后,你二哥死了?二哥留下的海莲都傻了,海莲娘跑了?
  爹娘想你想的整天抹眼泪,你回来了怎么就不回家看看爹娘的?”
  孟东荣在被一群人包围,并被人踹到在地后,一抬眼就对上了出去当兵三年的孟东辰。
  瞬间他脑子里就想了很多事,但最要命的事,却是眼前啊!
  他带着东英东婷两人藏村里粮食,烧村里粮食,都被这么多人全程盯着了?
  孟东荣瞬间头皮发麻,脑子转的快,还算知道此时此刻用亲情打动孟东辰。
  不惜丢出来孟东升死掉的消息,来震撼可能不知情的孟东辰。
  “孟东荣?你还有脸跟东辰说这些?东辰如今跟你们孟家是两个分支了,早就没有情分了,你还是好好想想,你今晚想怎么死?
  还有你们两个!一个个丧心病狂的,竟然敢烧粮食?简直该杀!”
  回答孟东荣的不是孟东辰,而是从孟东辰身后出来的孟家祠村里当兵的汉子,李志。
  李志是村长家族中出的当兵的,他眼里冒着凶光,如果不是要听孟东辰的安排,他会亲手杀了三个畜生!
  “呸!该杀!”
  石家庄的一个汉子,石重也狠狠的瞪着孟家三人,杀意明显。
  “杀了他们!”
  “对,杀了三个畜生!”
  孟家祠村跟石家庄村的四十六个汉子,今晚上堵在这边的就有四十个,现在这四十个汉子,各个两眼冒着凶光。
  杀人,他们所有人都在战场上杀过,并且是一路杀回来的。
  “东辰,这三人怎么杀?是活埋了还是直接砍头?”
  孟东辰双手抬起慢慢压下去,瞬间所有叫嚣着要杀人的这些人,都安静下来了。
  孟东荣一下子跪着双手抱着孟东辰的腿:“三弟,三弟你不能杀了我,我要是也死了,爹娘会撑不住的也死的。
  三弟,你们这么多人躲在这里,我发誓我不会对外泄露出去,我发誓不说,如有违誓,就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