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不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何况农村百姓,对礼节上也没有多大的苛求,尤其是经历过这一次的特大洪闹灾害。
  “不怕丢你的脸么?”稍微远离了自家院子,身边没人的时候,赵德楠低低的问。
  “不怕,就希望所有人都知道,我心悦你!”孟东辰低低的回应,带着宠溺的笑意。
  “你的身份这么高了,还稀罕我这种大字不识一个的乡下小妇人?”
  “稀罕的很,就稀罕你一个,到死都稀罕呢!”孟东辰听到怀里的小妇人这么说话,赶紧的表态。
  多稀罕都行,万万不能叫小妇人多想了,这个小妇人是半点安全感都没有的。
  一般妇人没有安全感,那是会拼命讨好男人。
  自己怀里的小妇人,但凡没有安全感,第一件事就是抛夫弃子。
  一路上还是有些许没有睡觉的村人看到孟东辰这么一路宠溺的抱着赵德楠去见许志宏的。
  被抱着走的这一路下来,赵德楠可以判断,整个村里,知道关押着许大人的村民不少,因为跟孟东辰打招呼的都知道。
  但偏偏自己问过村人,都没人告诉她。说的都是下落不明,还在找这样的话。
  不开心!
  不管男人是不是为了让自己少操心,但这样的隔绝信息,她还是不开心了。
  虽然不开心,但赵德楠也清楚,这个时代主流就是这样的。
  越是地位高的男人,越是不可能跟你说政事。
  女人不干政,那是连后宫都要遵守的,更何况现在区区的一个她?
  诶!
  孟东辰抱着赵德楠,还不知道他走的这一路,秀恩爱的同时,已经得罪了赵德楠。
  村中石家祠堂!
  赵德楠被孟东辰放了下来,看着石家祠堂大门,赵德楠这才知道,原来许志宏一直被关押在这里啊!
  诶!
  他也很难!
  他若是离开大连县,就等于渎职,泸州新皇甚至可以判他死罪。
  “我一个人进去,你就在外面等着我,别想着偷听!”
  赵德楠在孟东辰放下来她后,严肃着脸交代着孟东辰。
  刚刚的不开心,直接影响到了赵德楠现在的决定。
  让许志宏离开干什么?这就是他的一辈子都要守护的地方,这里有他的爱妻,有他付出心血的大连百姓,他干什么要离开啊?
  离开这里,去了外面就有好位置了么?死活还不一定呢,更何况还带着孩子,生活到时候不知道多艰难!
  孟东辰错愕,忽然间感觉楠楠下地就语气不对劲了?
  怎么?不喜欢自己将许志宏关押在这里?
  “你站在门口等我一会,我先进去打一声招呼。”孟东辰先进去,真正要打招呼的是单帅。
  因为单帅已经被他拿下来了。
  单帅言词间是敬佩自己,甚至有意要跟着自己一起干的,但唯独放不下许志宏。
  “帮我照看一下我妻子,别发生任何意外!”
  孟东辰私底下跟单帅交代了这样的话,他是真怕许志宏忽然间发疯不管不顾的用赵德楠的生死来威胁自己,尽管这里早就被检查过很多次,没有半点利器。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啊!
  “放心,我知道的,其实大人他也不会对赵德楠不利的!”单帅借着送孟东辰出来的时间低低的回应了一句。
  许大人有自己的原则跟底线,不会用女人生死胁迫孟东辰的,只不过他现在对赵德楠有些迁怒而已。
  赵德楠最先看到的是祠堂内院里面的单帅,他现在看起来还算不差,烛光下的他,看着并不是瘦骨嶙峋,遭遇了太多折磨的。
  “对不起,许大人在里面么?”赵德楠一进来就先对着单帅道歉了一句。
  这虽然是立场之争,但从前的关照,她都一一记着的。
  “在的,你?到时候别生气才好?他的压力有些大说话可能会带着脾气!”
  单帅看了一眼赵德楠吐出来的小肚子,才知道她怀孕了。
  应该是孟东辰的!
  赵德楠笑笑,随着他进去祠堂里面看到许志宏的瞬间,她震撼了!
  单帅看着身形,精神都没有多少改变,跟从前差不多的样子。
  但许志宏的样子,她看了竟然忍不住一阵心痛!
  他竟然苍老成这样?头发花白了一半?瘦骨嶙峋?眼眶深深凹陷下去?
  乍一看,他就跟五十岁老男人似的,而实际上他今年也不过是三十出头的年纪啊!
  许志宏乍一看赵德楠,也有些懵!
  她怀孕了?肚子已经看出来一点了?
  赵德楠看到许志宏的目光落到自己的肚子位置,整个人开始进入了自己布置的剧情之中。
  要想说动他留下来,她大概是要走悲情剧了。
  许志宏对自己,起初就是怜惜,才会渐渐成为了自己的靠山。
  “大人,其实我之前从临安裴家回来,并未跟你说实话,实在是实话太难开口。
  而今天走到这个地步,我不得不开口,只是我也要脸面的,单帅,帮我去门口看着点可以吗?我并不想更多人知道我在临安的经历。”
  赵德楠此时此刻想要攻略的人只有许志宏一个人,单帅么?
  从自己刚刚看到他跟孟东辰对视的眼神,已经能判断出来,他折服孟东辰了。
  单帅为难的不愿离开,他承诺孟东辰要保护跟赵德楠的,他哪能离开这间屋子?
  赵德楠就这么扭着头死盯着他,逼他离开,不然她如何发挥?
  有他在场,她连营造悲苦气氛都勉强,看到他容易出戏啊!
  单帅最终还是退出了这间屋子,只是也不敢走远,就在门口外面瞄着里面。
  许志宏忽然间有些局促起来,他原本对赵德楠的愤怒一下子就没了。
  此时此刻,他忽然间不太敢听赵德楠要开的口。
  赵德楠缓缓坐到了许志宏的对面,低下了头,双手捂着小肚子。
  先砸几滴眼泪掉在捂着肚子是手背上。
  “从衙门里面被裴文青直接带到了临安裴府,我一直是被软禁的,直到太子他们确定了柴玉倩就是个间!”
  赵德楠说到这个关键节点,又狠狠砸下去几滴眼泪水,又低下去一点点的头,似乎没脸见人一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