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心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想跟着一起读书吗?我觉得你完全可以带着娇娇跟着一起读书识字?”
  许志宏一下子就心动了!
  他虽然绝食三天,但并非是一心求死,毕竟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儿子女儿需要培养长大。
  只不过他坚定的表态,不会离开临安。而孟东辰的态度却是坚定要他离开。
  既然赵德楠能帮助自己,那自己为何不能反过来帮帮她?
  她的身份是低下,但孟东辰的身份就真的高贵了么?
  不过是时势造英雄而已,只要赵德楠自己的学识也跟着水涨船高,真到了有那么万一的时候,赵德楠也不至于没有一点资本匹配孟东辰。
  其实说心里话,许志宏还是暗暗折服过孟东辰的。
  因为短短的这个时间内,只有他一个人,凝聚了临安一府四县的民心。
  而临安那么多的大户人家,都没有人在这次灾害之中,脱颖而出。
  佩服归佩服,但只要给他找到了机会,他必定会扭转民心的。
  就从孩子的思想扭转开始吧!
  “我终究成人了,还怀着身孕,夹在孩子们之中,显得太突兀了。但我也不是不求上进的人。
  日后娇娇白天跟你学多少,我就跟着娇娇学多少,这么学几年下来,也许我也能识字写字了!”
  赵德楠哪愿意浪费时间在这上面?
  她大字不识一个,不过是没有机会改变人设而已。
  日后娇娇跟着学习的时候,她大字不识一个的人设,什么时候都可以改变过来。
  至于自己懂的那些东西,孟东辰比谁多清楚,自己小时候是太聪明,耳濡目染就会了的。
  这一点,所有认识自己的人,包括许志宏大概都是这么想的。
  回到家里,安安静静躺到了床上之后,赵德楠这才淡淡的开口了。
  “他答应留在我们村里,专为孟家祠,石家庄两个村子的孩子教学,不分男女,这样他自己的女儿,我们家的娇娇,都可以跟着他一起读书识字。”
  改变了初衷,但赵德楠并不心虚。
  孟东辰他要赶走许志宏的目的,只有一个,不给他机会出去,收敛人心。
  现在关押着他,跟拘禁他在村里教书有多大区别?
  没有多大区别,许大人能好受多了,两个村里的孩子也能得到实在的好处。
  孟东辰静静的直视着赵德楠,看她一脸理直气壮的样子,气的牙痒痒的。
  他要赶走许志宏,其实更重要的原因,就是远远的分开许志宏跟小妇人两人。
  许志宏曾经懊悔过没有娶了赵德楠啊!
  不管是因为裴家加害的缘故,只要他曾经有过这样的念头,这个男人就该撵的远远的。
  结果,这个小妇人竟然将人留在了她的身边,眼皮子底下?
  还让娇娇跟着他读书?
  现如今他若需要开展教学的话,还能差了教书的先生么?
  “你觉得这一场大水将教书的先生都淹死光了?就差他这么一个教书的?”
  “可能不差,但你若连一个一心一意为老百姓的好官员,都包容不下,将来你如何包容你的手下败将?总不能都杀了吧?”
  赵德楠淡淡的,前三辈子,许志宏不论谁当了皇帝,都一心一意的善待大连县的百姓。
  连那两人都没有动一心为民的许大人,孟东辰你竟然这么不能容忍他?
  还是说你没有半点自信?只要他露面,你这个假老爷的威望,就土崩瓦解?
  不就是给他些许时间,一边让他教学,一边你自己壮大强大,只要你足够强大,将来即便他露面了,也依旧无法撼动你的地位。
  那个时候你孟东辰不就多了一个一心为民的好官员了么?
  爱惜人才,非得等到江山笃定的时候才有这样的情怀么?
  孟东辰嘴角都气的抽抽了,他是不能包容的人么?
  他要是不能包容,早就故意的不救他,省的给自己添堵了!
  “你是不是特别的同情他?想帮他?甚至可能的话,还要帮他照顾他儿子女儿?”
  孟东辰的脸又黑又僵硬。
  这个女人对自己心狠的很呢,甚至对自己要生的儿子都心狠的很呢!
  竟然会对一个老成那样的男人,心生怜悯?想帮他?
  “我一个女人会同情男人?大秦的男人死绝了我一个女人都没有必要去同情男人!
  女人的卑微,我比谁都体验清楚!我只不过是未雨绸缪,想跟他早点合作。
  他日你若失败,我自然陪你去死,他日你若成功,我的危险就来了。
  那个时候你也不能将我拴在裤腰带上,我要想自保,自然从现在开始就培养跟自己亲近的小辈们。
  至少将来在有人背着你弄死我的时候,还有这些亲近我的小辈们,真心维护我,至少能护着我逃出生天吧!”
  赵德楠见孟东辰生气的样子,也冷着脸淡淡的说了自己的未雨绸缪。
  半点不担心吓着他,他这种人,会坚守底线的很呢,能吓着他么?
  吓不着他,但自己的态度就是这么的冷清。
  还未登高,先谋退路!这就是自己的态度。
  有本事你不承认啊?有本事你日后天天将我拴在裤腰带上啊?
  孟东辰一下子僵硬起来。
  这个狐狸精的女人,看的那么远那么清,这让自己如何未雨绸缪?
  如果真有一天登顶最高处,后宫是肯定有的,不然不足以平衡前朝。
  但如果她成为皇后,那?孟东辰忽然间笑了起来。
  那他就不用成为皇帝,直接成为太上皇,不也挺好!
  到时候他就陪着小妇人种种田,江山社稷,交给儿子,后宫自有儿子去平衡。
  “楠楠,别想太多了,如果真要想的这么远,我还是能承诺你,我只要你一个,也只稀罕你一个,到死都是。
  如果真有一天,那个位置就让我们的儿子坐上去吧,到时候我陪着你种田,后宫这些,让儿子自己去平衡。
  楠楠,我们肚子里的这个若不是儿子的话,我们两个还得要再接再励,一定要生出来儿子才行啊,不然我还得另外找势力投靠呢!”
  赵德楠瞪大了眼珠子!
  不是不敢置信他说只要自己一个人的话,而是不敢置信,他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那个位置。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