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209 不对称

我的书架

209 不对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也许从他的角度,这是在保护自己,省的让自己怀孕还烦神外面乌七八糟的事,为他担忧。
  但这对自己来说,就是不尊重,就是信息不对称。
  终究自己还是成了不问政事的后宅女人,只能在家安心养胎,除去石婶子马大娘之外,两个村的妇人都会轮番到自家来,善意叮嘱自己要养好这个儿子。
  对,所有人都笃定这是儿子似的。
  但所有人大概也都会不由自主的担忧自己再次难产吧?
  许彤彤眼红红的看向赵姨,再次轻轻摸摸赵姨的肚子,希望他听话,别折腾赵姨。
  “弟弟会听话的。”
  “我想趁着还不到真正临产的时候,给你说一门亲事,只是还要看你自己愿意不愿意。
  你马奶奶的孙子马勇,现在虽然没有功名,但如今他跟着你孟叔做的不错,将来也许会有不小的出息。
  你马奶奶的一家人性格不错,是有包容心的人家,我先跟你提一声,你马奶奶那边我还没透露。
  你考虑的点头了我才会跟你马奶奶说说,或者你今晚回去跟你爹商量一番?”
  许彤彤没有羞涩脸红,反而是一下子脸色煞白了。
  她不想听赵姨这样安排后事。
  “我不愿意,我才多大?赵姨,你将来再好好帮我挑选吧?最好不能挑选大连县境内的人家,我爹有心结,大概不愿意我嫁给大连县的人家。”
  赵德楠错愕看向许彤彤,她的年纪是不大,才九岁,但她早就有了成人的思想,要不然她也不会跟她自己谈论婚事。
  她就是怕自己又一次的难产啊!
  “那就听你的,不着急,赵姨会帮你挑选好人家的,你现在就安安心心的多学一点。
  经书不能读太多,多跟着村里的奶奶们学习种田,再学一些女红,还有养殖,学会了这些,将来无论在什么地方,总不会饿死了自己,知道么?”
  赵德楠摸摸许彤彤的头发,这孩子从县令千金沦为这样尴尬的身份,自己也是有责任的。
  虽然自己跟许志宏当初商谈他留下来教书,是有私心的,但他却顺着自己的私心,光明正大的教两个村里的孩子,要牢牢记住,他们的立场跟自己一致。
  这也是自己歉意加倍对许彤彤许经纬好的一个缘故,越欠越多了啊!
  “赵姨,我等你弟弟出来长大一点之后,跟着你学刺绣好吗?”许彤彤是真怕了赵姨这么说话。
  她现在给爹跟弟弟做贴身衣服,都是跟着赵姨学习的。
  已经有模有样的了,但要想接着学到绣娘那样的本事,相信村里不会有人教她的。
  “呵呵,我随便做点衣服还行,但要是精细到刺绣,就完全抓瞎不行了。
  不过养殖上面,我倒是有些心得,等我做完月子,我带着你一起发展养殖?”
  赵德楠笑笑,这孩子终究是心软的,听不得自己交代后事。
  那就努力吧,就不相信自己还要难产一次?
  许彤彤刚刚走后,孟东辰这一晚赶回来了,一回来就抱着娇娇父女两人好好腻味了一番。
  晚上入睡的时候,孟东辰就有些咬牙切齿的了。
  小妇人今天竟然瞥了娇娇,私底下跟许彤彤说了那么多的话?
  “我帮你揉揉腿吧,最近有没有腿肚子抽筋?”虽然暗暗咬牙切齿的,但露出来的还是一脸宠溺赵德楠的样子。
  “没有,好好的,你怎么回来了?我听村里人说,你跟泸州兵打了两场胜利了?”
  “嗯,是胜了。家里产房都准备好了?缺不缺药?”孟东辰自然不愿意跟赵德楠多说外面的事。
  小妇人虽然心狠,但对待百姓,却一直是心存善良的。
  打天下,男人听着豪情万丈的,女人听着难免会忧心百姓。
  “那?你们对战的时候有没有遇上石运?”
  赵德楠跟村里人都不知道石运在泸州阵营,石运本人也没有跟孟东辰对阵。
  他从叛变了秦流星阵营之后,到了泸州新皇手里,就成了专门对付秦流星的利器了。
  泸州新皇既然知道了石运的祖籍在大连县,并且还留了一个母亲在大连县,水灾之下生死不知,他岂敢赌石运会不会再一次临阵叛逃?
  孟东辰震惊了一下。
  石运成为新皇秦流域的新贵势力,这里并无消息传回来,也不会有人议论。
  只不过他的人已经打听清楚了这些消息而已。
  在起事之前,几个重点势力里面他就掺杂了自己人,专门负责收集传递消息。
  “石运是不是已经靠近了我们?我想着如果他靠近了我们,我们应该想办法,将石婶子给他送过去。
  不求能策反过来他,至少求个问心无愧吧,石婶子照顾我这么长时间,我是知道她的心结的,终究想跟儿子在一起的。”
  “他不靠近我们,但靠近京都秦流星,再等等吧,至少等你做了月子,嗯?”
  孟东辰不奇怪赵德楠的精明,她猜到了吧?
  石婶子这么挂念石运,石运就不挂念石婶子了?只要挂念就会想办法靠近。
  想办法将石婶子送到石运身边不是难事,主要怕小妇人坐月子都没人专门专心照顾。
  如今村里的每一个人,都被他充分发挥了作用,哪怕是村中妇人。
  孟家祠石家庄两个村的妇人,在种植上,养殖上,明显超越别的府县妇人的。
  所以,孟家祠石家庄两个村子的妇人老人,尽量的培育各种种子。
  说起来这件事,自家的小妇人其实是功不可没的,她哪怕只是动动嘴,全让村里人动手动脚,但效果也是令人折服的。
  村里各家积极栽种育种,唯独石婶子志不在此,一心一意的照顾自家小妇人。
  而他本人现在也是分身无暇,只能自私的拖着石婶子一些时日了。
  “也好,只是我想明着跟石婶子打一声招呼,免得她一直没有石运的消息,心里焦灼。”
  “这个可以的,不过要嘱咐石婶子不能对外透露这个消息,暂时保密为好。”
  “这是当然,不然村里人知道后对她也不是好事,其实对石婶子越真诚,我总觉得将来,石运跟我们也不是没有合作的机会。
  至少在敌对阵营情况下,可以合作的一起打瑞皇,对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