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耐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德楠笑笑随便的说着,三国志之中,不也常有这种操作么?
  “你最聪明了,就听你的嗯?”孟东辰也是服气小妇人了。
  这种大局谋略,她随随便便就说了出来。
  “最近识字怎么样?娇娇教你可有耐心?”
  孟东辰开始打埋伏了,还是想打探出来今天临晚小妇人跟许志宏女儿之间说了什么,还特意撇开了娇娇?
  “娇娇自己能学多少?还不是跟着彤彤小姑娘学的,这丫头学的就是太多了。
  我今天特意嘱咐了她,日后少学经义这些东西。
  经义这些东西是专门给男人学的,女人学的太好了,不是让男人无地自容?
  到时候男人恼羞成怒了,反过来你就不好过了,何必较劲的呢?又不是在理想中的大同世界!
  人生苦短,跟自己较劲也不能证明什么,只能让自己更加憋屈,还不如多学习种田养殖这些东西实在。
  万一乱很了,不知道落到什么地方,至少能很快生存下来吧?”
  赵德楠多敏锐的人?
  一听到孟东辰转变话题,就猜到娇娇之前跟她爹告状了。便故意的刺挠刺挠孟东辰。
  他对待女人,不也是如此的么?哪怕他一再哄自己,但他骨子里还是极为清楚的,女人不干政。
  那自己就顺着他的意思说说呗?也不用猜测娇娇跟她爹说了什么。
  赵德楠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自己做不好一个娘。
  看起来不是孩子的问题,哪怕自己也不能责怪娇娇,对她奶奶太过心软,对呆傻的海莲太过心软。
  毕竟她们是有血脉关系的,骨子里天生就有亲近,哪怕之前自己一再灌输娇娇,不可接触孟家。
  但在上学之后,娇娇离开了自己的视线,不知不觉间,就可怜起来孟海莲这个呆傻的姐姐,可怜她年迈的奶奶。
  自己还能强逼她不闻不问么?
  不敢强逼,不过是有意的多接触了彤彤,多爱护了一点彤彤,看起来是有些作用,这孩子不愿意自己亲近彤彤,怕自己分薄了对她的宠爱。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从空间上彻底的隔离开来,大概就断了娇娇跟孟家人的交往了吧?
  但在这个时候,强行空间隔离,合适么?
  聪明的娇娇会一眼看穿自己故意不给她接触她奶奶姐姐的!
  孟东辰无语的抱着赵德楠,这话怼的自己又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是不是特别想知道外面的情况?”
  深吸一口气后,孟东辰这才又转变话题,总之要哄高兴了怀里的小妇人啊!
  “信息,对任何人都至关重要,尤其是这样的乱世,如果甘心做个井底之蛙,那日后忽然需要逃难,我带着孩子要往什么方向跑?”
  赵德楠淡淡的回了他一句,意思很明确,就是需要外面的信息。
  你说不说吧?
  “楠楠,不是我不跟你说,而是我在你的四周布满了保护你们母女的人,外面的事,我不想说是担心你烦神影响生孩子。
  也不是不能说,我们临安一府四县,对于泸州新皇,琼州瑞皇,京都的秦流星来说,都是摆在明面上的造反势力了。
  外面的韩皇,宣皇,如今都被秦流星打的有些残了。
  只不过秦流星有些缺德,跟异族一接触就放弃不说,还故意将异族带到泸州琼州方向。
  好在我们临安一府四县,在泸州琼州底盘之后,接触不到异族,不然我们的敌人,还要增加异族人。”
  “你们有了铁蹄了么?粮食够不够?”
  赵德楠终于从孟东辰口中听到这些,猛然间有些羞愧,自己终究不是个好妻子,不该逼他改变的。
  毕竟自己的内心深处,一直做了思想准备。
  合则聚,不合则散,甚至可以做到抛夫弃子,无需改变他的性格跟原则。
  如果改变了他,那自己算什么?
  一边做着随时离开的准备,一边改变他做什么?这不是缺德么?
  真改变了他,那自己就再也没有资格提离开的事。
  “粮食现在是够的,还是多亏你带着村里人帮忙培育种子,只是骑兵我们还在想办法,虽然已经弄来了一些,但还是不够瞧的。
  你不用担心,有我在,异族不会到我们境内的,你且安心待产嗯?”
  孟东辰说了一些,但还是不希望小妇人这个时候操心过多外面的事。
  很多事他可以做,但他却不愿意说的让小妇人知道。
  终究希望她看自己的眼神,是温暖的。
  可若想成就大业,岂能没有那些事?
  赵德楠沉默下来,不由自主的有些想帮他,他的开局是开了,但底子还是差啊!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的肚子好像发动了似的?
  这一次发动的,没有上一次的那么急迫,赵德楠十几分钟不说话,慢慢体会是不是真的动静时候,孟东辰一下子敏感的发觉了不对劲。
  “楠楠,怎么了?是不是有不舒服的地方?”孟东辰一边开口,一边就给赵德楠切脉起来。
  “不着急,我想再等一阵子看看,不能急再看看?”
  赵德楠之前焦虑过度的时候,甚至给自己安排了后事,连许彤彤的婚事都想先安排了,好让村里人继续的包容他们。
  但真到临产的时候,孟东辰慌乱起来,赵德楠反而镇定了。
  生死天注定,她努力活着罢了。
  抱着这样的思想,赵德楠判断出来是临产了,但起初的宫缩不规则,所以赵德楠也不让孟东辰大张旗鼓。
  “就通知钱婆婆石婶子马大娘几个人行了,这边产房参汤什么的也早就准备好了。
  我觉得还能接着睡一觉,感觉没有那么快,娇娇睡着了你也别吵她,最好让她一觉醒来就看到了弟弟妹妹!”
  赵德楠是极其镇定了。但孟东辰照样是慌张的。
  他不能不想到赵德楠第一次难产所遭遇的一切。
  这一次赵德楠的生产,哪怕赵德楠本人镇定的还在卧室里继续睡觉,但赵德楠的院子里,还是聚了不少人。
  孟东辰看了一眼听到消息的娘,没有狠心赶走她跟她手上牵着的孟海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