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悸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楠楠,你真好啊!”
  孟东辰在自家的窖子里面一把抱住了赵德楠,紧紧的抱在怀里,双手还满是欢喜的抚触着赵德楠的脊背。
  两人的紧密相拥,真的是少的可怜。
  上次江湖救急之后,孟东辰就没有机会这么感性的抱着小妇人了。
  他这一年里,只是勉强回来三次,每一次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前一次回来还是四个月前。
  “你走的时候带走就好了。别勒紧我,都喘不过气了!”赵德楠煞风景的很。
  实在是赵德楠还没有准备好,再跟他来一场夫妻恩爱。
  这样高的命中率,她是真害怕啊!
  她是不想有太多子女的,本身也从未有过养儿防老的思想。
  养出来了娇娇,她会好好宠爱,好好陪伴她。
  养出来了孟海扬,她给他吃喝长大,回头见不见面都无所谓。
  要是再生一个孩子,赵德楠是真的抗拒了。
  哪怕她今晚不是排卵期,才过的月经期,但开了这个口子之后呢?只要一不留神,岂不是还要生孩子?
  “不走,再陪我一会,我想你!”孟东辰一下子声音的暗哑了,抱着小妇人他就心动躁动了。
  他本不是重欲之人,前世恩宠过几个绝色,也都是为了大局需要。
  这一世,他本以为不会动心的,都是祖宗级别的老男人了,怎么还可能跟毛头小伙子似的蠢蠢欲动呢?
  但他在对小妇人江湖救急之后,就不能想到小妇人,想到就容易悸动。
  尤其在这样幽暗的地底下,他真有就地恩宠小妇人的冲动。
  但不行啊!
  小妇人没有安全感,她更加不是重欲之人,她要的是安全是信任是可以生死相托的感情。
  他扪心自问他现在能做到了。
  可他能做到的时刻,不能要求小妇人也要做到啊!
  要哄着来,耐心的哄着来,哄的小妇人对自己意乱情迷了,才是自己想要的情投意合。
  赵德楠被孟东辰紧紧抱着不肯松手,但他也没有更进一步的亲吻自己。
  只是贴合的身体,还是清楚的感受到了他的压抑他的悸动。
  赵德楠抬头看着他,超高的颜值配上压抑的眼神,她都有些身体不受控制似的,有些发热。
  “弟弟,这么快就画好了啊?还真是厉害啊弟弟,才第一次画竟然画的这么像,比我第一次画的像多了?”
  孟海扬看到爹走了,就有些不耐烦了。
  偏偏被自以为是的小姐姐拉着画吉祥,没办法的他只能对付的随便画画。
  上辈子他跟着爹正经学过画画,还能不会画?不过是怕画的太好了而已。
  “找爹去!”孟海扬站起来,对付完了,找爹去。
  他现在很犹豫,要不要跟爹透露他活过一辈子的秘密。
  不透露的话,他感觉爹看自己的眼神,都不正常了,他明显的看到了爹对自己的猜疑。
  不过是太聪明了而已,爹能往什么地方猜测呢?
  妖魔鬼怪?爹也从来不相信这些啊?
  那爹还能猜测自己什么呢?
  要是不坦诚相告,他怕自己会被爹当成了怪物,那个时候别说找不到机会修补爹跟奶奶之间的关系,就是自己跟爹之间,只怕也是渐行渐远。
  他自从能跟着村里小孩到处跑,也收集了奶奶一家跟爹渐行渐远的整个过程。
  “姐姐带着你一起去找爹吧!不要跑,慢慢走路,你还是小孩子不能乱跑!”
  娇娇带小弟弟,还真有长姐的风范。
  孟海扬被娇娇强行拉着,放缓了速度。
  “石奶奶,看到我爹娘了么?”后院里面没有看到爹娘,娇娇顺嘴就问了后院里面的石奶奶一声。
  “在前院呢!”石奶奶满是爱意的看着娇娇。
  说实话她也在心里偏心眼娇娇,确实娇娇招人喜欢啊!
  诶呦,看着这个冷着脸的小海扬,石奶奶也只能尴尬的笑笑,什么招呼他的话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难怪赵德楠这么不喜欢孟海扬。换成是她,要想喜欢这样的儿子,也难啊!
  “爹!”
  “娘!”
  娇娇拉着弟弟到了前院一眼没有扫到爹娘,就脆蹦蹦的叫喊起来。
  吉祥屁颠屁颠的想要带路,却被娇娇扯了尾巴。
  “要你找?别多事,我自己找爹娘!”
  吉祥呆呆的看了小主人一眼,不让自己找就不找,它去看门还不行么?
  反正都在家里,总是能找到的。
  “姐姐,爹娘会不会在地窖下面啊?”
  孟海扬只想更快找到爹,他不愿意看到爹跟娘两人私底下多相处,如果可以,他宁愿爹另娶一个配得上的女人。
  “楠楠,楠楠,我心悦你啊!”
  孟东辰听到娇娇叫喊的声音,不得不停下来对小妇人的亲吻。
  他满是不舍得啊!
  这两个孩子,一个个都是不懂事的,碍事的很。
  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好不容易哄的小妇人心软了,结果才满足没有一小会,娇娇就在外面一声声的叫喊了。
  “嗯!”
  赵德楠也是见鬼了似的,羞愧不已,说好的理智清醒的,说好的看得清未来的,她竟然在他压抑的状态下,心软了。
  这个男人也是本事的很,没看到自己心软的眼神,宁愿压着也不敢亲吻。
  可看到自己稍微松软,当即就扑咬上来,半点不给自己机会再退缩回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身体还保持着对他的记忆,三两下的就被他迷昏的忘了一切。
  连娇娇的喊声,还是他停下来自己才注意到的。
  丢人现眼啊!
  说好的理智矜持的呢?
  孟东辰窃喜小妇人腿软攀附自己身上的样子,索性就当成孩子似的竖着抱起来。
  赵德楠气的捶打孟东辰,但还是被他这么抱着出了地窖。
  娇娇拉着弟弟,一脸错愕的正好看到爹这么抱着娘从地窖上来?
  孟海扬更是一脸的黑线,爹,竟然被不知羞耻的娘勾引的不顾身份形象了?
  “娇娇,你娘崴了脚,你再带一会你弟弟,我帮你娘揉揉脚去。”
  孟东辰抱着赵德楠,丢下这么糊弄人的话,就不管儿子女儿了。
  恨不得飞速甩开碍事的儿子女儿。
  “娘,娘你疼吗?我给你找红花油去,弟弟跟着快点跑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