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226 嗤之以鼻

我的书架

226 嗤之以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娇娇一听娘崴脚了,顿时心疼上了。
  赶紧的拉着弟弟跑起来,这个时候她也不记得自己说过小孩子不能跑的话了。
  孟海扬很想嗤之以鼻,但他确实更想打断爹跟娘两人之间的氛围。
  他爹从前是多自重的人?
  别说娘这样的小姿色,就是皇上恩赐给爹的绝色,爹也从来没有正眼看过,爹的下属找的各种美人,爹都没有正眼看过。
  爹一心一意为国为民,为家族殚精竭虑一辈子,死后也极其哀荣。
  这样令自己骄傲光荣的爹,这辈子竟然轻易就被不知所谓的娘,勾引的有些把持不住了?
  这简直是让他不知道说爹什么好?
  从前的定力呢?从前的责任呢?从前的大局为重呢?
  不行,他要想办法阻止爹这样下去,决不能让这样的娘毁了爹本该光辉,甚至名垂青史的一生。
  还是要尽早跟爹袒露上辈子的一切。
  且不能在石家庄这个地方,最好跟着爹去临安,这样远离了娘,他能操作的地方就多了。
  赵德楠脸红红的,由着孟东辰装模作样的拿着红花油,一阵一阵的揉捏着她的左脚。
  都不敢看娇娇心疼自己的眼神,心虚的要死。
  这孩子要是知道她爹糊弄她,她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好!
  还有这个孟海扬,你那什么鄙夷眼神?这也是你骄傲自豪的爹,心甘情愿要给我揉脚的,你不忿什么不忿?
  这儿子,怎么就盯死了自己投胎呢?
  赵德楠拿出来手帕挡住脸,不愿意看儿子的眼神,就怕不经意间当着娇娇跟东辰的面,露出来对这个儿子的不喜。
  没任何人在的时候,她可以冷着儿子,儿子也一样的冷着他。
  哪怕自己给他做了吃的喝的,他一边吃喝,也一边照样的鄙夷看不起自己。
  “娘我给你吹吹,吹吹就不疼了。爹你轻点揉啊,娘都疼了!”
  娇娇看着娘拿出来手帕遮着她的脸,就笃定娘肯定是疼很了才不好意思遮着自己的。
  娘也要面子的啊!
  孟东辰忍不住的用额头点点娇娇额头,这姑娘呦,倒是真心疼她母亲。
  偏偏聪慧过人的一岁儿子一脸的不屑。
  难怪小妇人很是偏心眼娇娇,不像普通村人那样,偏心眼家里的儿子。
  这个孩子,他等他一两年时间,如果一两年下来还是这样,那就不怪怪他这个做爹的没有给他机会。
  小妇人很容易怀孕,到时候争取再生一个心疼小妇人的儿子。
  以这个儿子如今的状态,要是真有一天他将打下的江山交给他,他能欺负死他娘。
  不说孝顺不孝顺了,才这一点大的时候,竟敢不屑养育他的亲娘?
  “爹小心着呢,娇娇,爹跟你商量一件事,今晚上你能不能带着你弟弟到隔壁睡觉去啊?
  你娘的脚不方便,万一晚上不小心被你们两个小孩压上的话,那就雪上加霜更疼了对吧?”
  “我跟娘睡一头不会压着的!”
  这一次孟海扬倒是回嘴的挺快呢,哪怕他不待见这样的亲娘,但为了保护爹,他也要忍着。
  从自己会开口之后,他就没有跟娘睡一头了,甚至还分开了被筒。
  要不是年纪实在是说不过去,他肯定要求一个人睡一个屋子的。
  “那也不行,就听爹的话,今晚上我带着你在隔壁睡觉,你都懂事了,还能赖着娘啊?
  等你再大两岁你一个人睡前院去,到时候我让吉祥陪着你,男孩子嘛,越早独立越好,大家都是这么说的,爹,我说的对吧?”
  娇娇一想到这么多人睡在一张床上,也担心压到了娘的脚。
  几个月之前,爹也回来过,但爹都没有敢上床跟着一起睡觉,而是等他们睡着了睡得隔壁房间。
  现在弟弟大了,也懂事了,自然能离开娘身边了,她这个亲姐姐带着他一起睡觉,还不行么?
  啵!
  孟东辰高兴的一下子亲了娇娇额头,这个宝贝女儿啊真是贴心的小棉袄。
  赵德楠更是脸红的不敢开口了,继续用手帕遮着脸眼不见为净算了。
  不管是东辰的那个心思,还是娇娇的贴心,还是孟海扬的鄙夷,她都不管了。
  不然她说什么?
  让孟东辰一个人睡隔壁去?成全儿子的想法?
  呵呵!她不高兴成全!就高兴这么呕他!
  让她来想想,上辈子她走的是什么路线攻略他爹的?
  热辣妩媚?
  想到这的赵德楠故意的当着孟海扬的面,装作私底下的动作,狠狠揪了一把孟东辰的肩背。
  娇娇低着头心疼的看着娘的脚,没注意娘的动作。
  孟海扬却是一直注意的,顿时黑着脸,很是期待爹发作一下的。
  “噢,我轻点轻点,是我不好,要是我再小心一些,你就不会吃苦了。
  明天我走后,你一个人在家带着两个孩子,万万要注意休息,不行这几天你就让彤彤盯着养殖基地,你这几天休息别去了,嗯?”
  孟东辰被赵德楠忽然间的揪一下差点失态。
  猛然的一阵悸动啊!
  在看到儿子的冷脸后,孟东辰果断的用齁甜的语气,哄起来小妇人。
  他这个做爹的只有对小妇人更好,才有可能掰过来这个儿子的不屑眼神。
  “你相信彤彤能做好啦?”赵德楠高兴了。
  孟海扬憋屈的样子,为娘看着就开心啊!
  “本来不相信的,但彤彤跟着你学了一年下来,那我肯定要相信啊,我相信的是你噢!”
  “贫嘴!”赵德楠娇嗔一声。
  “对,我也相信娘的本事,彤彤姐姐只要能帮着娘,我就不跟她一般见识了,反正她也抢不走我娘,娘对吧?”
  娇娇又插话了,对彤彤她这一年一直是心存醋意的。
  但同时也清楚的很,她娘对她是真的最最好的,好到连亲弟弟都远远不如她。
  那她还计较彤彤什么呢?反正她也是帮着娘干活呢!
  “对,谁也抢不走你娘,任何人都抢不走,你爹不行,你弟弟也不行。
  你就是娘心里最重要的小宝贝,宝贝女儿,娘这么说你开心了么?”
  赵德楠拿下来手帕,满眼宠溺的看着娇娇,哄着女儿开心。
  身边的儿子,一边待着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