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229 不碍事的

我的书架

229 不碍事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娘!娘!娘你怎么啦?快去找大夫!”
  石运着急之下抱着娘就策马狂奔回营地去。
  今日他是带着几个亲信出来巡视临安府这边方向的,要不是忠勇侯到了,他还没有巡视临安这边的资格。
  泸州新皇秦流域当然要提防石运再次反水!
  虽然他带兵从京都反到自己这里,但他一样担心,石运会因为他娘的关系,再反水到临安。
  “你娘怎么样?”
  忠勇侯袁宇得知石运巡视的时候,凑巧的遇上了他要饭的娘,也很是唏嘘。
  特意过来看看,顺便也叫他安心,皇上太后那边,他都说过了,不碍事的。
  实际上石运找到他娘才是真正对皇上最有利的,过去细节绝对不能推敲太过了。
  哪怕真是孟东辰救了水灾中的石运娘,哪怕真是孟东辰暗地里派人将石运娘送过来的,这也只能算作是同村之情。
  石运跟孟东辰的立场,是根本对立的,大义之争,不涉及儿女情长,但凡真要涉及了,统统都要抛弃。
  大义为重,这一点石运跟着自己这几年,应该很清楚了!
  “她是饿昏了的,身体上没有什么大问题,刚刚大夫说了,只要多休息几日即可!”
  石运没有隐瞒大夫的话,大夫本来也是忠勇侯安排来的。
  他除了不能对侯爷袒露娘怎么活下来怎么过来的,其余,他对侯爷没有任何的隐瞒。
  甚至石运也能确定,哪怕孟东辰赵德楠有恩于自己,自己也不会因为私情忘却大义。
  “这就好,这几天你也休息吧,好好陪陪你娘,让她安心。我再让小雪陪陪她,小雪是女孩子,有些地方到底比你方便一些。”
  忠勇侯袁宇拍拍石运的肩膀,虽然是给他休息几天,但也还是婉转提出了让他庶妹袁雪照顾的事。
  这个意思,石运应该清楚,之前他就提过,家中有个适龄的庶妹,人好看也乖巧,宜家宜室。
  只是那个时候他记挂着老家的娘,再后来遇上一系列的大事,一直就这么耽误下来了。
  连着自家的庶妹小雪,也都耽误下来了。
  本以为割据局面很快能破除的,没想到都拖了半年了,还是小看秦流星这个暴君了!
  石运笑笑:“我先问问娘吧!”
  石运也不是拒绝,但真担心娘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是不是已经给自己安排了什么亲事。
  他虽然被人背叛过一次,但是真不会做背叛别人的事。
  “也好!”
  侯爷袁宇笑笑,他不会强逼,好在石运的态度也还行,就是想先听听他娘的态度而已。
  相信他娘不会太有主意,想来自家的侯府,应该能镇得住一个乡下老妇人的吧?
  “娘这么过来,会不会让你为难?”
  石婶子醒来发现只有儿子一个人在屋里照顾她的时候,她都没有敢落泪感动,先赶快说了她跟儿子分别之后的那些大事。
  幸亏一直无人干扰,石运娘一路说到自己离开前的晚上,赵德楠叮嘱自己的那些话。
  她这么忽然出现在儿子身边,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了,不然也不会半真半假的昏了过去。
  “不会的,你过来才是对我最好的。今后我们母子两人再也不会分开了。”
  石运眼红红的,听到娘说洪灾的时候,她被赵德楠拉上了山上,心里是既后怕又自责。
  差一点啊!
  “嗯嗯,再也不分开了,真好,真好啊!哦,对了,儿子,你在这成婚了么?”
  石运娘说了这么久,这才想起来问问儿子的终身大事,要是成婚了已经生了孩子了,那就太好不过了。
  “还没有,就是,就是提携我一路的忠勇侯,有意将他的庶妹许配给我,娘不在身边,儿不敢答应下来?”
  石运对娶忠勇侯的庶妹是没有抵触之心的,唯独担忧娘会有另外的安排。
  “娶就娶吧,娘知道你现在的婚事,也由不得你自己,谁能帮你,你就听谁的安排,或者听你自己的,不要顾忌娘,娘不耽误你的大事!”
  石运惊诧的看向娘,实际上他已经明显感觉到娘跟从前的不一样。
  娘比从前大气了很多,也多了不一样的心眼。
  从前娘的心眼,也就算计在店铺的钱财上面,但这一次分别几年相聚,他发现娘在大局上很是有主见。
  竟然知道自己不能婚姻自己?既然知道劝自己听忠勇侯的?半点没有因为自己是将军了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
  赵德楠!
  是她影响了自己的娘啊!
  可惜了,她不得已的又嫁给了孟东辰,被孟东辰用孩子捆在了一起,不然要是能跟娘一起到这边来就好了。
  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女人,她的本事,皇上见识过,也想招纳麾下的,可惜被东方锦那个叛徒搅和了。
  “皇上,石将军答应了微臣提出的婚事,这就更加说明他不可能有外心!”
  忠勇侯在石运答应婚事的第一时间,不是回侯府,而是去见了皇上秦流域。
  “嗯,这自然好,朕给他赐婚,也是他应得的荣耀!”
  皇上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很高兴的,这下子是真的放心了。
  “微臣替庶妹谢皇上恩典!”忠勇侯袁宇当即下跪谢恩。
  皇上赐婚当然是好事,也确实是石运跟庶妹的荣耀。
  “经纬?你后面真的要跟着我学养殖,不再跟着你爹读书了?”
  孟东辰走后没有几天,赵德楠装病好了之后,回到大连山养殖基地第一天,就发现许经纬不上学了。
  正好,他也是第一天不上学,正式的跟着许彤彤他姐姐进了大连山养殖基地。
  “学够了,能识字就行了,学那么多有什么用?”
  许经纬这个时候,有些提前的进入青少年的叛逆期了。
  八岁的许经纬身体长得不错,思维也不幼稚,但有些偏激了。
  也许是依旧不能适应身份的转变,也许是被他爹跟他姐姐逼的太急了。
  总之这孩子的眼角都带上了叛逆的色彩,一副万事不屑的态度。
  “喜欢打架么?要是喜欢打架的话,我给你专门请个功夫高的老师,日后就跟着学打架练功夫如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