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忍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也只能坐在孟家院子里,做点手上的活计,比如编织竹篮,喂喂鸡什么的。
  女人的活,洗衣做饭,缝缝补补带孩子,理屋子什么的他不会动手的。
  事实上这个秦朝的一般男子,也不会干这些他们认为是女人的活的。
  除非家中没有女人。
  新婚的第一晚上,赵德楠就故意的没有盖被子,故意的要受凉生病,不想要那个三辈子都鄙夷她,以她为耻的儿子。
  而在她身边的男人,孟东辰在确定身边人是故意行为后,也闭着眼装睡着了!
  哼!
  果然是满心愤恨的女人,新婚第一天就想在孟家作了!
  想生病让孟家花钱?还是想生病闹腾孟家?或者是借此躲避三日后的回门?
  此女性格偏执,充满对生活的恨意,这样的女人,孟东辰觉得自己需要快刀斩乱麻的断了跟她的关系。
  且看一个月有无子嗣吧!
  就忍她一个月!
  但愿一个月后她没有子嗣,这样愤世嫉俗的女人,根本不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母亲。
  赵德楠无所谓身边人是装着看不到还是真的不知道,反正她的目的明确,生一场不大的毛病,尽量杜绝孟海扬的出生,另外方便自己离开孟家,这么算是非常划算的。
  尽管古代受凉生病的风险比起自己曾经的那个时代高多了,但是,她终究想真正为自己好好活一次。
  也彻底解放身边男人一次。
  谈不上身边人辜负了自己三辈子,也谈不上自己有恩于他孟家三辈子。
  自己三辈子都对他好,对孟家呕心沥血,都是为了完成任务,跟感情无关。
  三辈子纠缠彼此,除了只有一个不得已的儿子,其余毫无半点夫妻之情。
  他冷漠于自己三辈子,至死不改。
  自己为了完成任务变着花样攻略他三辈子,最终以失败告终。
  这一回难得再也没有所谓的任务系统了,她不必逼迫自己讨好谁,他也不必面对自己这个他至死都不会喜欢的女人了。
  都互相消耗了三辈子,足够了啊!
  咕咕咕!
  听到村中第一遍鸡叫声,赵德楠主动咳嗽起来。
  咳咳!
  哪怕暂时还没有感觉,但是这么寒冷的冬季,她下狠心冻了自己几个小时,想来会中招的。
  她先咳嗽着看看孟家所有人的反应。
  尽管孟家两大房的人,她三辈子处下来,对他们的脾气性格摸透了。
  但是那是在自己三辈子都极能挣钱的情况下,孟家所有人对自己的态度,都是从不喜欢到容忍到暗喜再到冷漠熟视无睹的过程。
  这个过程充分显示了身边男人,经历了需要钱,需要有女人照顾,需要子嗣,最后达成所愿他高官厚禄了。
  这辈子她不会那么能干更加不会挣钱,她有了自己的空间,她所有的一切,都会为了自己一个人。
  这个世界,三辈子啊,几乎没有值得她牵挂的人。
  也许是三辈子自己的目光,只胶着在身边男人一个人身上,在自己儿子一个人身上吧。
  其余人包括自己的娘家人,她从来只奉行一个原则,钱她会砸的,但一定会砸的他们灰头土脸的。
  吃女人饭,三辈子下来,都不曾感激过一次,她这辈子不准备靠挣钱对赵家孟家大包大揽了,更加不敢指望她还有娘家可以依靠。
  哪怕她的娘家还有父亲弟弟,还有叔叔堂兄,她都不会指望一点点的。
  甚至她还会做好充分的准备,预防自己被休后,赵家最后气急之下真的会将自己这个丢人现眼的女儿弄死,以正家风。
  孟东辰听到身边女人的咳嗽声音,心中暗暗嗤之以鼻。
  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如今算是如愿以偿了。
  接下来就该最先跟自己闹腾了吧?
  怨怪自己晚上睡觉扯被子冻着她了?
  咳咳咳!
  赵德楠压根没指望身边男人能有什么反应,她咳嗽着是她宣告一声孟家人,她婚后第一天生病了。
  孟家人认为不吉利的话,那正好。
  她生病的主要目的就是不能怀孕,生病的情况下,怀孕的几率应该大大降低的吧?
  尤其是这么努力咳嗽着。
  小腹这一块还能跟平常那样方便怀孕了吗?
  孟东辰自觉装不下去了,终究是要起来见人的。
  昨晚上他莫名其妙的从大明朝的一个功成身退的二品致仕官员变成了这个世界大秦朝代的20岁年轻童生。
  尽管匪夷所思,但事实已经发生了,他不会想太多,既然他已经成为了孟家两房人的希望,他就不会撂挑子不认账。
  他从前就跟自家儿孙们教导过,一个人得到多少,就要还出去多少。
  他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本该作古,但现在得到了他上辈子想都不敢想的另一段人生。
  那么,他必将还出来更多。
  至少要还出来一生给与这个家族,甚至再还与本地一份善意。
  “昨晚上受凉了么?要不要请个大夫看看?”
  孟东辰淡淡的的开口同时,他人已经离开了被窝,并未看床上的女人一眼,尽量的非礼勿视吧!
  虽然对此女不待见,但多年的养气功夫还是不错的,暂且表面上做到有礼有节吧。
  “啊?不用,我马上起来!”
  赵德楠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更加不需要名誉上男人赐予的表面问候。
  看他这种平平淡淡的语气,还有看都不看你一眼的态度,就清楚了,无情禁欲的男人,依旧是那个三辈子她都攻克不了的男人。
  这辈子,她不是任务人了,她彻底放弃。
  真想早点一别两宽啊!
  可机会在哪里呢?
  什么时候能跟他开诚布公的谈一次看看呢?
  孟东辰依旧是平平淡淡的,哦了一个字,便没了声息,不一会,穿戴好的他,速度在隔壁洗漱间解决好个人问题,就离开了新婚的屋子。
  孟东辰走出婚房的时候,脑子想的是得找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从今晚开始,跟此女分房而睡。
  她咳嗽的其实还挺不错的,这个理由,怕是自己不要主动提的,家中长辈应该会考虑到这个问题的。
  全家人的希望都在自己一个人身上,岂能让一个生病的女人,睡在自己的身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