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农门狠媳 > 012 不吱声

我的书架

012 不吱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分家的事,全家人包括孟东辰在内,没有一个人想到她,似乎都默认她没有半点资格开口。
  孟东辰全程不吱声,全凭两个哥哥嫂子口吐莲花!
  本来他还真有些愧疚这些哥哥嫂子妹妹的,真到分家的时候,他也算见识了各位的漂亮话跟精准算计。
  自己所有的田地物资全部是跟所有兄弟平分的。
  自己所住的砖瓦屋子,可以折算成银子,继续平分,然后自己倒欠多少债务就是多少。
  不折成银子也可以,等到自己将来中举,那么分开的家再合起来。
  二哥二嫂说毕竟那个时候他身份不一样了,身边总要有亲兄弟帮忙打点,做些庶务。
  总之,算计的半点不比他这个致仕的老官员差,关键漂亮话还被他们说了。
  人家还能进能退!
  可真是半点不能小看处于最底层的小老百姓啊!
  二老手里的私藏到底有没有,谁都不清楚,但大哥大嫂一口咬定,长房必须养二老的老,谁都不能跟他抢似的。
  嫡长孙都被大哥大嫂摆出来了。
  甚至大嫂还挤兑爹娘妹妹们,如果他们还是跟着自己这个读书人的三房,那就是看不起他们长子长孙。
  更是偏心眼的背着他们两兄弟,私底下全部贴补自己三房。
  “东萍,东美,你们两个这么大年纪了,蹉跎不起,之前没有分家,我们一起供三房读书,那是没办法。
  但是现在我们分家了,你们两姐妹跟着我们大房,我做大嫂的今天就给你下保证,只要是你们自己刺绣挣的钱,我都让你们自己揣着做嫁妆。
  绝对不会花你们一文钱,当然,你们刺绣的时候,顺便帮我们照看一些院子里玩的海峰。
  这小子精力旺盛的很,一个不注意,就跟着他两个干活的姐姐跑出去了。
  大嫂就这个要求,别的什么都没有,大嫂做饭也好洗衣也好,一定会照顾好你们。
  尤其是你们两个的双手,一到冬天就不能受冻,不然刺绣都不方便,大嫂都懂的很。”
  看大嫂说的如此真情实意,更是当众保证,又看看三个默不作声的什么话都不肯说,这一刻,东萍东美两人真有些心动了。
  大嫂给的条件更好啊!
  尽管从前都期待三哥高中,但问题是三哥本人确实是出了问题。
  不然他能一个人去酒楼花半两银子吃饭么?
  半两银子足够她辛辛苦苦刺绣半个月了。
  更何况三房新娶的三嫂,更是不上趟的人。
  又这么的晦气,指望她带给三哥好运气,那是真不敢指望了。
  “三哥,你呢?要是我跟姐姐跟着你们三房,我刺绣再供你两年,你能不能保证高中?”
  东萍终究还是有些舍不得,万一能做官家小姐呢?
  做成了官家小姐,她就是迟几年婚配也是值得等待的。
  成为官家小姐后,选择的人家也必定好很多啊!
  “对啊,三哥,要是你敢保证自己能高中,我也跟四姐一样愿意再供你两年。
  当然三哥要是你不能保证,那就不要瞎保证,白白耽误我们年岁。
  要是我们也成了没有嫁妆的媳妇,大概一辈子也没有好日子过了!”
  最小的东美实际上倾向跟着大哥大嫂。
  但四姐这么开口了,她还能如何?
  她一向是跟四姐要好的,还要跟四姐一起合作刺绣,她能怎么办?
  只能顺着四姐的话开口,当然也绝不能让三哥随随便便的瞎保证。
  正常他听着这话就应该回答不能保证。
  孟冬辰还没开口保证,孟冬辰的爹就开口了。
  “都不要再争我们老两个跟你们两个能挣钱的妹妹了,我们自己养老,自己留棺材板的钱。
  日后生老病死也不指望你们哪一房人了,该给的田地该给的房子该给的锅碗瓢盆都平分给你们三房了。
  东美东萍你们两个就跟着我们过几年,出嫁的嫁妆,你们两个这两年好好自己准备。
  就这样了,老大老二若是不服气,最差不过是以后不养我们老么?
  现在我直接告诉你们,我们不要你们养老,老三的房子问题解决下来就没有问题了吧?”
  孟老头有些黯然,儿孙大了不由娘这话是没错的。
  一个个的养大了,给他们成家立业了,翅膀也都硬了,老一辈的说话,他们想听的听,不想听的就不听了。
  他的身体也不是年轻时候那样,遇上不孝子还能棍棒伺候。
  不论是自己还是弟弟还是老婆子,都是纸老虎,没人有本事真正制住这些闹着要分家的。
  除非老三本事,可惜老三让这些人失望了两年,他们就都是去耐心了。
  偏偏这些闹分家的,还都能掐着老三,要么背债欠着两个哥哥跟二房的银子。
  要么承诺将来无论什么时候高中了,两房人再合起来不算分家了。
  看看,利益算尽。
  连着他们的棺材板都算尽了。
  “东辰,你都看到了?娘没本事,娘也不能挣钱供你读书,娘能为你做的,就是以后不成为你们兄弟的负担。
  就按照你们爹说的,棺材板我们自己负担,也不要你们养我们老。
  放在我们二老名下的田地物资,算我们自己的,等我们死了你们再分吧!
  要是不满意,那就彻底的不要分家了,还是跟从前一样过!”
  一向强势泼辣的老婆婆,拉着三儿子的手,含着眼泪说出了这番决定。
  她希望三儿子经过这一场分家,能真正醒悟过来,靠爹娘靠兄弟靠妹妹,都不如靠他自己本事。
  如果他本事,这些人,今天闹着逼着要分家的这些人,一个个的都会后悔的。
  不过老婆子一想到三儿子的三间砖瓦房,被折算成中公资产,再让三儿子背债,心里就难受的紧。
  没有一个是省心的,更没有一个是眼力见的,全都盯着自己碗里的,她是真担心这一场分家,没有刺激的三儿子奋发图强,反而刺激的他,颓败一生。
  老婆婆想想都忍不住落泪。
  可即便老婆婆这样落泪了,但精明的二房还是不愿意。
  他们笃定只要二老跟两个妹妹单独在一起成一家,那么分家还有什么意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