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他的甜脆心 > 9.为什么不想做男人

我的书架

9.为什么不想做男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夏浅妤觉得,这种事得直接跟老板谈。

  三个男人停下脚步,同时回头。

  李年:“……”

  忽略三人脸上各异的表情,只有现在这个夏浅鱼能做到让三位爷动作一致。

  “你要工资干什么?”傅亦羽不解。

  “干了活不该给工钱吗?我还想……”

  夏浅妤眼珠一转,不能透漏一丝一毫攒钱的想法。

  “……还想买买买。”

  “哼!”

  狗改不了吃那啥。

  傅青寒轻蔑一笑。

  “大哥,看来你的话她没兴趣反思。”

  夏浅妤忍住想给傅青寒两巴掌的心,看向那位做决定的主。

  “你的表情告诉我,好像没有工资?”

  “注意你说话的态度。”傅青寒不许她对大哥不敬。

  夏浅妤撅了撅嘴,坚持要问个真切的看向傅云枭。

  男人被她执着的目光打动,不得不出声:“把好像去掉。”

  “真没有啊,那我不干了。”

  夏浅妤转身拿起自己没吃完的水果和蜂蜜要走。

  “夏浅鱼,要不是你那个贪图享受的妈非要拉上我爸去出海,他们怎么会受到袭击双双殒命?大哥好心让你继续留在傅家,不要不知好歹。”

  傅青寒被她的过分要求给惹恼了。

  “二哥,大哥说过,别再提这件事了。”

  傅亦羽察觉到氛围中渐渐有了硝石味,赶忙劝住发火的傅青寒。

  “不讲清楚,她的脑袋能自己领悟出来?”

  傅青寒喜欢玩阴的,像这么直白的时候实在少见,傅亦羽也不好再从中调和。

  “这个不祥之物,走到哪里都坑人。”

  “二哥,不能这么说。”

  “为什么不能,未澜邸最好的跌打医生,今天出去执行任务后,就没再回来,要不是她,我们能损失一个妙手回春的医生吗?”

  关于这一点,傅亦羽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夏浅妤背锅。

  “这个事情……二哥,医生在呢,就是最近回不来。”

  傅青寒转眸看向他:“去哪里了?”

  “医院,”傅亦羽一本正经道:“摸女孩子脚,我就小小的教训了他一下。”

  傅青寒眼冒火星:“他是跌打医生,男女老少的关节都摸过,你就为这个惩罚他?”

  “小惩大诫是为他好,老三一向有分寸,二弟不必咄咄逼人。”

  傅云枭淡淡告诉傅青寒,他的火气得压一压。

  女孩那双可爱的脚丫子,他都没摸过,居然让医生先摸到了。

  怎么有点酸嘞?

  “医生的事不提,可夏浅鱼母亲的命能抵我们父亲的命吗?搭上她这个拖油瓶的小命,也弥补不了给我们傅家带来的伤害。”

  傅青寒打算磕死夏浅妤。

  “我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底气觉得自己也是个受害者,这些年在傅家蹭吃蹭喝,浪费无度就算了,还到处惹是生非,行事不知检点。”

  “品行恶劣一点就算了,还成天扮鬼出来吓人。有一回,搞个七彩扫把头,脸还画得跟夜叉似的,老子半夜回来撞她一脸,吓得连做梦都被鬼追,她知道自己有多讨厌吗?”

  “二哥,”傅亦羽一脸同情,“原来你的内心受了这么大的伤害,怎么不对我讲呢?”

  好想把二哥抓过来,给他一个关心的抱抱。

  夏浅妤怔愣的看向傅青寒:这个夏浅鱼玩得挺奔放呀。

  可是,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二少爷被鬼追是因为作孽太多吧,怎么能说是被吓的呢?”

  “你说什么?”傅青寒更加生气。

  “狠到连自己的蛋也舍得拍碎,被一张脸吓得做噩梦,谁信呀。”

  夏浅妤温柔的语调是深入骨髓的,哪怕是在据理力争的时候,温柔也不曾消散,但因有了点点强度,听起来……很、娇、嗔。

  傅云枭心跳漏了半拍,真想把那张能发出动听声音的小嘴给缝起来,以后只能在他耳边发声。

  “啊?”傅亦羽无比震惊,“二哥,你……你……为什么要自残?碎成啥样儿了,给我看看。”

  傅青寒的脸,瞬间黑得不像话。

  夏浅鱼这丫头……很、欠、揍。

  老子没有太监、没有太监、没有太监。

  重要话要在心里喊三遍!

  同时,傅云枭的面色也冷了下来。

  那地方她也能看?

  夏浅妤敲敲自己的额头,他们的理解显然出现了偏差。

  不过这样也好,既说出了想说的,又保护了芮绾。

  她当即决定——不、解、释。

  “去去去,看什么看,我好着呢。夏浅鱼,作到我头上,你能耐了。”

  傅青寒躲开三弟伸向他裤头的手,疾步走向惹事生非的女孩。

  夏浅妤心知不妙,赶忙躲到李年身后。

  被迫夹在中间的李年,不得不出声。

  “寒少爷,算了,她脑子不正常,你怎么能和她计较呢?”

  “对呀,二哥。你没事就好,别和她一般见识。”

  傅亦羽一边劝傅青寒,一边给夏浅妤使眼色,让她给傅青寒道歉。

  夏浅妤见傅青寒被人拉着,安全感回来不少,但是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

  “二少爷觉得自己的蛋没坏就没坏呗,反应这么大干什么?万一被人理解为掩人耳目就不好了。”

  她小声嘀咕,但在场的男士们,耳朵比耗子还敏锐。

  “三弟,不要拦着我,我要杀了他。”

  “二哥,冷静,我相信你。”

  傅亦羽紧紧的抱住他。

  以阴险且喜怒不形于色著称的傅青寒,竟然被女孩几句话给聊得崩溃。

  这回,连傅云枭也看不下去了。

  男人严厉出声:“你哪只眼睛看到他拍的,抠掉!”

  夏浅妤:“……”

  李年:“……”

  傅亦羽:“……”

  如果没有分析错的话,夏浅鱼说什么大哥就信什么。

  以前从来不会这样,为什么?

  傅青寒……哭了。

  “大哥,我没有蛋……不是,我没有拍碎自己的,不,不,我为什么不想做男人?她为什么要扯蛋?”

  傅云枭的话无疑成为让傅青寒崩溃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抓狂了,语无伦次。

  夏浅妤眨了眨灿若星河的美眸,这个世界的医术已经进步到眼珠也能再生了?

  抠起来跟玩似的,但也会疼的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