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他的甜脆心 > 30.最近的伙食太上火

我的书架

30.最近的伙食太上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夏浅妤拍拍肚子:“吃过了,还吃了半个苹果。”

  因为只吃了半个苹果,所以还得加一根香蕉。

  “这么能吃。”男人脱口而出。

  “几颗水果而已,傅先生很介意?”

  本来想回去和兔子一起吃香蕉的。

  但是现在,她打算让他看着自己吃。

  明明知道自己皮薄,不扛揍,还总是挑衅他。

  傅云枭也不知道原来她是这样的夏浅妤。

  “吃香蕉长肉。”男人开始和她胡诌。

  夏浅妤一口咬掉一大截,怼道:“就算长肉肉,也没长你身上,关你什么事。”

  傅云枭扫了一眼半截香蕉,把目光转向别处。

  “女孩子,少吃香蕉。”

  他不让吃,她偏偏一口把剩下的半截吃完。

  然后包着一嘴香蕉,走近他,晃晃手里的香蕉皮。

  “一直看着我吃,是你馋了吧。”

  傅云枭灵敏的鼻子闻到她身上与自己相似的味道,心旷神怡。

  “太嫩,男人怎么喜欢吃这种东西。”

  男人定了定神。

  “这香蕉不生,连兔子也能吃。”

  夏浅妤不明白,什么矜贵的男人连香蕉也不能吃?

  傅云枭低眉看着蠢呼呼的女孩,和那只木呆呆的兔子有几分神似。

  夏浅妤惦记屋里的兔子,不和他在这里浪费时间,再拿上一只香蕉,转身就走。

  傅云枭理了理自己的运动服,看了一眼放在客厅里熏屋子的水果,也拿了一根香蕉一边往院里去一边吃。

  他走后,李年从屏风后出来,向身后示意。

  家佣们鱼贯而出,各司其职。

  管家擦擦汗,以后对这种事要时刻保持警惕,毕竟十分钟内巡视整个未澜邸可是件苦差事。

  夏浅妤主动揽下照顾兔子的活儿,李年也觉得自己给她派了差事,既让下面的人都看到了没有谁是例外,又让上面两位爷满意夏浅妤的工作强度,是个全赢的局面。

  女孩回到房间,兔子已经把她留下的萝卜和苹果吃完。

  她晃晃手里的香蕉:“想吃吗?”

  兔子慢吞吞把脑袋-转了个方向,屁股对着她。

  夏浅妤拍拍肚子。

  “有点撑,我也不想吃。那么青草你吃吗?”

  兔子慢慢转了回来,在她腿上磨蹭。

  这是开心的意思?

  “出门之前上个厕所吧。”

  兔子不磨蹭她了,看向她。

  好像没懂她的意思。

  夏浅妤对兔子特别有耐心。

  她指了指自己的屁股,又指了指洗手间。

  “你小菊花里的东西,不能拉在这里,得去里面。”

  兔子还是不动,好像还没懂。

  傅亦羽走到不远处就见到女孩背对外面,窘起了屁股。

  这……谁受得了。

  夏浅妤全然不知道,还在耐心对兔子解释。

  她又指了指自己的屁股:“这里,也就是你的这里……”

  她搓了搓兔子的尾巴附近。

  “里面的东西,不能……”她摆摆手,“……拉在这里。”

  她拍拍脚下的地板,又再次戳戳它的屁股。

  “去卫生间……”

  她又做了一个拉粑粑的手势。

  “……懂了吗?”

  兔子似懂非懂,慢吞吞走进狭窄的卫生间,转过身,懵逼的看向她。

  仿佛在在问:你让我进来这里干啥?

  这只兔子对人类的语言不能全部明白。

  笨死了!

  夏浅妤叹息一声,只好和它一起走进卫生间,做示范。

  宁阁前廊处。

  李年检查好早餐出来,一眼见从外面回来的二少爷。

  那个方向……他好像从配楼那边来。

  “羽少爷,早餐已经好了。”

  傅家人没有统一时间吃早餐的习惯。

  “哟,羽少爷,我去给你拿药箱。”

  羽少爷精力正值旺盛之年……这流的是血吧?

  “是最近的伙食太上火了吗?”

  傅亦羽摸了摸鼻孔下面的红色可疑液体,有点尴尬。

  “刚才碰鼻子了。”

  他一边解释一边去客厅。

  只是碰鼻子吗?

  脸也红得跟红萝卜似的,怎么觉三少爷用脸亲吻了墙壁呢?

  又或者是三少爷的发情期到了?

  李年头顶着一连串问号,赶忙小跑去拿药箱。

  “我哥呢?”

  傅亦羽用棉花堵住鼻子。

  “你知道的,这个时间先生正在跑步,二少爷不会起这么早。”

  傅亦羽点头。

  今天要外出,他比以前早起了半个小时。

  “夏浅鱼那边有什么要求,你尽量满足。”

  她原本叫什么名字呢?

  每次叫她夏浅鱼,她也回应得很正常。

  傅亦羽心里有个问号?

  “是,羽少爷。”

  李年听出其中微妙。

  “羽少爷,马上就是你的生日了,今年打算怎么过?”

  傅亦羽对生日无感:“我最小,不用麻烦兄长和长辈为我耽搁时间,就按往常的形式办吧。”

  傅亦羽止住鼻血后,去饭厅吃饭。

  傅云枭结束跑步走了进来,李年迎上去:“先生,明天是羽少爷的生日,他也不想大办。”

  “知道了。”

  傅云枭去楼上换衣服。

  一会儿后,夏浅妤带着兔子来到前廊的院里,让兔子自己找草吃。

  可是傅家院里的草皆是非常名贵的品种,不是兔子识货不敢吃,而是这些都不能作为她的口粮。

  夏浅妤无奈,只得带着她慢慢悠悠转去后院,看看那里有没有她爱吃的青草。

  傅青寒看见女孩消失在窗户外,带着不屑站了起来,自语道:“换了风格也是蹭吃蹭喝的家伙。”

  傅云枭慢慢抬眼,并不想指责他的话。

  “明晚的应酬都推掉。”

  “为什么?”

  傅青寒怀疑又和夏浅妤有关。

  “小羽的生日。”傅云枭不咸不淡提醒他。

  傅青寒一脸愧疚。

  “最近忙得竟把这事给忘了。”

  三兄弟近来的确有太多事情要忙。特别是上次幽洛区派人潜进他们这里拐骗劳动力的事件,证明东启区的防御和警惕性还要增强。

  傅青寒就是在忙这件事。

  “大哥,未澜邸这边,我希望增加护卫队。”

  “你也觉得幽洛的间谍布局升级了?”

  “清除间谍这件事正在消无声息的进行,未澜邸是整个东启区正常运转的大脑,我认为防御应该升级。至于护卫队成员,当然是从训练营提拔。不过我建议扩大训练营规模,这样既能为储备人员输入新鲜血液又能让一部分人有工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