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他的甜脆心 > 48.把你的胆赔给她

我的书架

48.把你的胆赔给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王键把衣服还给傅青寒,包子还端在手上,向栗砚跑了去。

  想必刚才发生的事,傅先生还是想弄清楚详细经过,才会叫上王键吧。

  这也……太上心了。

  “那我没导游了?”夏浅见王键要走,他走了谁陪自己说话呀?

  傅云枭慢慢转过身:“我做你的导游,如何?”

  “您慢慢走哈。”夏浅妤鞠了一躬。

  傅云枭沉了个脸,转身继续离开时,瞪了栗砚一眼:你是不是对丑和小白脸有误解?

  栗砚打了个颤:王键不够丑吗,皮肤又白又嫩,扛个东西肩膀也会红,他最没用了。

  夏浅妤挑挑眉,吃着剩下的半个包子,抬脚就走。

  傅青寒正想叫住她,芮绾一步站到他跟前,他来了个急刹……

  一股淡淡的青草香扑鼻而来。

  闻惯了基地里那帮兔崽子的汗味,傅青寒到觉得这股香味有点出淤泥而不染的意思。

  “寒少,傅先生不追究就算了,若要较真,即便傅先生会秉公处置,但事情的性质也变了,在他心中会觉得是你逼得他这样做的,兄弟感情,不伤得好。何况也不是什么大事。”

  被一语拍醒的傅青寒,微微愣神后,把手放在他的肩上:“不错,犯不着为这种人影响我。你好好干。”

  讲完这句话,傅青寒收回手,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这小子太嫩了,肩膀摸上去柔柔弱弱的,打架还挺生猛。

  傅青寒捻着手指离开,芮绾自然没有发现他的小动作。

  她深呼吸之后,拍拍自己的胸口:“冷静,碰碰肩膀就不淡定了,以后还怎么玩?”

  中午,傅云枭去往食堂。

  左右扫了一眼,好像少了点什么。

  栗砚马上明白:“傅先生,我立刻让王键去找夏小姐。”

  王键正要拔腿,远远见到食堂门口站着一抹倩影,再一看,傅云枭也已经注意到了她。

  王键挠挠头:“夏小姐鼻子真灵,闻着味就找到食堂了。”

  栗砚瞪了他一眼,再一看主子。

  傅云枭眸底的冰化了不少。

  夏浅妤用脚尖玩着石头,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

  见到他,她的眼睛亮了。

  “你终于来了。”

  仿佛等了他几万年似的。

  傅云枭眸色淡淡的往里走,夏浅妤连忙跟上。

  “饿了不会自己进来吃,还等着别人邀请你?”

  “我倒是想呀,但是二少爷说,食堂不招待外人。”

  傅云枭回头看了她一眼,委屈巴巴的,倒是没了捏人家下巴的时的那种气势。

  “夏小姐……”

  那个叫墨直的年轻人端着满满当当的餐盘而来。

  “……我正要给你端来,没想到你自己进来了。”

  夏浅妤故意气不打一处来:“合着我应该坐在外面吃?”

  她顿了顿,看了一眼没有任何反应的傅云枭,叹息一声:“算了,我是个什么东西呀,处处争什么呢。”

  说罢她转身要走。

  傅云枭无奈出声:“吃个饭而已,谁要你争什么,回来!”

  夏浅妤也不是真要走,毕竟一个包子也撑不了多久。

  年轻人傻乎乎的把餐盘递上去:“夏小姐,我这里都是给你的。”

  墨直既往不咎,对她很热情。

  夏浅妤看了一眼卤鸡翅、咕咾肉、红烧牛肉……咽了咽口水,想吃,但得忍。

  “我什么也不是,你又算什么东西?拿走,不吃。”

  “他为我效命,容不得你这么侮辱他。”傅青寒不知从何处走了来。

  夏浅妤翻了个白眼:“哟,刚刚破格招募,没两个小时又成了二少爷的人,现在又委以效命的重任,呵呵……就算偏心,也不用这么明显吧。”

  女孩酸里酸气的口吻,令傅云枭微微侧目:说得我好像没偏心过你似的。

  “重用贤人,你懂什么。”傅青寒丝毫不掩饰对她的不喜。

  夏浅妤耸耸肩:“是不太懂,这么喜欢,留在身边呀,这才是重用,要不只是嘴上说说,做给我看有什么意思?”

  “夏浅鱼!”

  托她的福,今天大家又一次见到喜忧不形于色的寒少第二次怒火丛生。

  “你有几条命干涉我的事!”

  寒少动怒,整个食堂鸦雀无声。

  傅云枭这才有了微微蹙眉的神色。

  “二弟,是否有理与音量大小无关。”

  又吼她。

  本就胆小如兔,吼破了胆,把你的胆赔给她!

  “哥,是我激动过头了。”

  傅青寒读懂傅云枭的眼神,努力平息心中怒火。

  夏浅妤也心里发虚,但必须硬着头皮踹上这最后一脚。

  这是把芮绾送向成功的一脚,很重要。

  “只有自己做得不够果断,才会认为是干涉。”

  说完这句话,她下意识往傅云枭身边挪了挪。

  “你……”

  “二弟,”傅云枭清清冷冷出声,“一件简单的人事问题不能低调处理好?”

  “能,”傅青寒不能忍受大哥也质疑他,“墨直脑瓜不错。我打算留他在身边,亲手锻炼。”

  芮绾深呼吸。

  这么快就能接近他了?

  她原本打算用三个月的时间展现自己的能力赢得傅青寒的重用,续而有机会接近他,然后伺机下手,为自己的蛋报仇。

  没想到,这件事经过夏浅妤不要命的插手,三个小时就达到目标。

  夏浅妤的脑子是什么做的,这么聪明。

  “墨直!”

  意识到平步青云的小伙子走神,傅青寒大喝一声唤回他游走的元神。

  “在!”

  “有没有信心不会辜负我的眼光?”

  “有!”

  芮绾内心激动,想说点什么,却发现根本找到语言表达此刻的心情。.

  傅青寒对他的回应很满意,看向围观的众人:“如果觉得自己能力够,可以向我毛遂自荐。今天的墨直就是榜样,大家有没有异议?”

  新人墨直,火箭式的上升速度,虽然就算在傅青寒身边也只是个小侍卫的身份,但因为是寒少亲自提拔到身边的,以后怕是连栗砚也要给他几分薄面。

  “没有。”大家异口同声回应道。

  “没有就各自吃饭去。”

  傅青寒解散了人群,看向大哥:“如果将来证明墨直有负我的眼光,我也接受大哥的责罚。”

  傅青寒这个人城府极深,能把他激得主动和墨直绑在一起,非常不易。

  目的达到,夏浅妤不再出声。

  傅云枭也不会在大庭广众说下兄弟的不是,只是没有耐心的抱怨道:“吃个饭也这么多事。”

  说罢,他便要去往常使用的小餐厅。

  栗砚在旁提醒道:“傅先生,您说要体验食堂大锅饭的味道……”

  傅云枭无奈摇头,这丫头扰乱了他的节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