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狼嚎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额……我没去过他的房间,但是来的时候李年介绍过,二楼左边是寒少爷的地方,羽少爷在右边。”

  “好,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卧室,我们从左边上。”

  夏浅妤身体轻,在芮绾的帮助下,也能吃力的爬山二楼。

  她们先在一个阳台上落脚,然后由芮绾去窗边查看屋内情况。

  如果里面没人,再翻过相隔不远的阳台,去下一间。

  就这样翻越三四次阳台后,芮绾再次轻轻揭开窗帘时,里面传来柔和的光线。

  卧室的味道扑面而来,她有些勤奋。

  “就这里,没人,快进去。”

  芮绾拉着夏浅妤,穿过半开的落地窗,到了室内。

  这个房间比傅云枭的卧室小不了多少,但因为大面积使用木质装修,所以看上去不似傅云枭的卧室那么没有温度。

  他的床单被套,竟然是白底黑星星花纹的,夏浅妤敢说,这风格绝对与她认知的傅青寒不符。

  “这是傅青寒的房间?”

  夏浅妤有疑问。

  “还有,他床头怎么还放着药?瞧不出来他内虚呀。”

  芮绾戳戳她的手臂,指了指耳朵,又对她做了不要发出声音的动作。

  傅青寒的听力不差,微弱的响动也会惊动他,到时候就不好下手了。

  浴室传来水声,芮绾自信的拍拍自己。

  她估计得没错,这个时间,他在洗澡。

  蓦地,芮然从袖间摸出一把锋利的短刀,一副要冲进浴室的样子。

  夏浅妤这才发现,刚才意气用事陪她来报仇,自己竟然什么凶器也没带。

  这怎么行!

  她贴在落地窗边,一眼看见傅青寒的兵器陈列墙。

  虽然没几样,看上去也像标本,但卧室里竟放这种东西,难怪这厮暴戾。

  从落地窗这边到浴室的距离不近,如果芮绾这么咚咚咚的跑过去,估计没到门边,就被里面冲出来的傅青寒给咔嚓掉。

  夏浅妤拉住芮绾,指了指那面墙,用极小的声音告诉她:“我去拿根棍儿,然后我们悄悄走到浴室那边,一左一右,等他出来,就闷头打他,这主意怎么样?”

  让傅青寒死于乱棍之下,也算是对芮绾打飞的蛋有交代了。

  芮然用力点头: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屋内灯光明亮,但她们现在正在做贼,也不敢在地板上明目张胆的行走。

  夏浅妤猫着腰小心翼翼走过去,在几件陈列物中,选个趁手的。

  一根棍,上面一头有凸起的小刺,长度正好,于她而言,用起来很方便。

  夏浅妤拿起这根重量不轻的棍就想回去窗台边,根本没发现这根棍是一对,底部还连着另一根。

  她就那么轻轻一拿,结果“哐当”一声。

  这对金色的棍子重重的掉落在地板上。

  夏浅妤保护意识极高,棍子落地时,她下意识的跳开,没让长满小刺的棍儿砸到自己的脚。

  但几乎与响声发出的同一时间,浴室门被“哐”的暴力踹开,一个厚厚的水晶皂盘从里面光速飞出。

  夏浅妤因为傻傻一跳,虽然摔在地上,但成功躲过被盘子砸到了命运。

  但是盘子砸在墙上的碎渣却四散开来。

  夏浅妤顾不得这些,目光越过阻隔在中间的床,她愣愣的看向站在浴室门口的男人,脑子一团懵!

  无人的窗边,风将厚厚的窗帘吹起。

  略过一室静谧,却掀不起波澜。

  这是傅青寒的房间,但洗澡的怎么是傅亦羽?

  这家伙暴力踹门有瘾,连自家的浴室门也不放过。

  还有,他反应也太快了。

  一发出声响,他的招呼就飞到了,而且人也窜了出来。

  他不知道自己在洗澡吗?

  他没感觉到自己现在周身凉爽吗?

  这张床的位置放得不好,太不好了,活生生的挡住了关键部分。

  但这货的肌肉还是挺耐看的。

  矮油,如此刺目,眼睛会不会瞎呀?

  ……

  夏浅妤已经放空自己,傻傻的望着发尖儿还挂着水珠的男人。

  傅亦羽努力从震惊中回神,平静的转过身,背对她。

  “你先出去。”

  口吻冷静,没有丝毫尴尬与害羞。

  “哦。”

  她这才有些不知所措,往窗台的方向爬了两步。

  “门在那边。”

  傅亦羽冷静的裹上浴巾,纠正她的方向。

  “哦哦。”

  夏浅妤调转方向,往门口爬去。

  当中间那张床再也遮挡不了她的视线时,她不禁斜睨了一眼站直浴室门口,紧盯着自己滚蛋的男人。

  这货居然用嫩黄色的浴巾。

  “要替你开门吗?”

  傅亦羽的声线很冷。

  夏浅妤这才留意到脑袋快撞到门上了。

  她顺着门爬起,摸到门把手……

  “去楼下等我。”

  傅亦羽的情绪一直很稳。

  女孩只将门开了一条缝,就灵活的挤了出去。

  然后以她能达到的最快的速度下楼而去。

  客厅的感应灯纷纷亮起,楼上传来阵阵狼嚎。

  夏浅妤打了个哆嗦,颤巍巍的望向二楼处。

  芮绾跑掉了吗?

  以她的身手,逃得无影无踪应该不是问题吧。

  明明李年说左边是傅青寒,怎么位置不对呢?

  突然,一道聪明的光划过她的天灵盖。

  李年是站在前廊的方向,告诉她傅青寒的房间在左边。

  但当时,她和芮绾是在后面爬的左边,所以去到的是傅亦羽的房间。

  啊……啊,那一刻,她的智商神游去了吗?因为不在家,才会出现如此重要的判断失误。

  夏浅妤猛拍自己的脑子。

  与此同时,傅青寒已经站在傅亦羽的房间门口,拍着门往里问:“三弟,你发情了?”

  里面又是一声狼叫。

  傅青寒马上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晚饭前到处撒尿,还赖在兔子身上。现在又嚎叫,我说你今天怎么如此不对劲。”

  说话间,傅云枭也走了下来。

  傅青寒还在拍门:“你是不是有病?有病别藏着,大哥给你治。你这么优秀,胚胎一定没问题,我们有办法治好你,快出来。”

  傅云枭站在门口,没说话。

  客厅里的灯亮着,他转身下楼而去。

  夏浅妤焦灼的玩着手指,等待傅亦羽出现。

  这时楼梯传来沉重的脚步声。

  “不知道你在洗澡,我不是故意……”

  她抬眸望向下楼的人,整个人被巨大的压力给镇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