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他的甜脆心 > 71.二位小姐是上等人

我的书架

71.二位小姐是上等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傅婀不屑一笑:“我跟你说,宁阁后院,连一颗草也价值不菲。”

  方娆忙点头:“是呀是呀,看出来了。”

  “不过方娆,我的三个哥哥没一个对你感兴趣的,平时看你挺会来事的,怎么关键时候就……”

  “这个……我一直很努力的让你哥记住我。”

  “记住有个屁用!你要是一个也拿不下,下次我就带别的同学来。”

  本就是想安排一个听话的傀儡做自己嫂子,以后她在未澜邸的地位就稳固多了。

  谁知道……大概方娆不是哥哥们喜欢那种类型的。

  “别呀,虽然你的哥哥们心高气傲,但方法是有的。”

  “什么方法?”傅婀很好奇。

  这个方法……方娆不是很自信。

  “你的哥哥们身边女人不少吧?”

  “这个没听说,不过就算有,不也挺正常的。”

  傅婀不以为然。

  方娆却皱了皱眉:“那你说我要是和他们其中一个睡了,他们会不会对我负责?”

  “大概不会。”

  这一点,傅婀的态度是诚实的。

  她的哥哥们跟本不怕女人找麻烦。

  “一年前,我二哥有过一个女人,不过我们都没见过。两人关系曾好到剑戟森森的二哥脸上每天挂着像吃过蜜一样的幸福感,但是后来……”

  “后来怎么样?”方娆想借别人的经历参考自己的结局。

  “不知道是女孩哪里得罪他了,我再次见到二哥时,又是一副城府万丈的模样。那个女孩大概已经消失了吧。所以再是喜欢,一旦厌倦了,谁有那个命要我的哥哥们负责。”

  敷衍的话令方娆心情失落。

  “不过你要是和他们有了肌肤之亲,倒是可以让你爸想想法子。”

  商务长官的职位不算低,方娆也算大家闺秀。如果有了事实,让她父亲出面说服傅家长辈,哥哥们可能会接受建议吧。

  “真的吗?那就好办了。”

  方娆拉住傅婀,在她耳旁说了一通。

  “要找个能做心腹的下人,可不容易。”

  傅婀感到方娆的计划有点难。

  “还有,万一中计的哥哥生气,我小命不保怎么办?”

  算计自己堂哥,傅婀多少有些犹豫。

  “我就快成你嫂子了,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因为我是未澜邸的女主人,你永远是这里的婀公主,以后常住这里也没关系。”

  父母为了工作搬来搬去,傅婀不知道有多羡慕未澜邸这里的生活。

  “好,就这样定了,我帮你物色一个配合的家佣。”

  两人边说边边逛。

  一个在植物丛里工作的人影,出现在傅婀眼帘。

  那不是……常常给二哥三哥打扫房间的小兰吗?

  “喂。”傅婀叫了一声。

  正在施肥的小兰抬起头。

  “婀小姐,你叫我吗?”

  “对,你过来。”

  小兰擦擦手,绕过植物丛,走了过来。

  她的女佣装不再有线条感,如今整个人看起来很笨拙。

  “你怎么干起这种活儿了?”

  小兰委屈道:“婀小姐不知道吧,夏浅鱼不能惹。就因为我教她擦窗户,她不满,掐了我一下,我向李管家告状,可没两天就被发配院子里来干活儿了。”

  “是因为夏浅鱼呀,你恨她吗?”傅婀探究的问道。

  “当然恨呀,这里的人有几个喜欢夏浅鱼的呢?”小兰的回应很“诚实”。

  傅婀看向方娆,两人相视一笑。

  ……

  真是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功夫。

  傅婀交代好小兰,再次和方娆在院里闲逛。

  夏浅妤已经收拾好房间,此时正坐在草地上给兔子梳毛。

  这些天,兔子在她的照料下,体型又肥硕了些。

  身上的毛色更加好看。

  傅婀路过这片草坪,不由的皱皱眉头。

  方娆有些疑惑。

  “你不是说宁阁的后院,连一颗草也是珍稀品种吗,怎么还有黑麦草这种东西?”

  傅婀十分尴尬且不悦的瞪向那只兔子:“宁阁后院寸土寸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特意给一只兔子留块破草地。这么肥,早该下锅了。”

  兔子停止嚼草。

  方娆笑道:“晚上烧烤,兔肉也蛮好吃的。”

  夏浅妤慢慢转过头,看向要吃兔肉的两人:“细嫩的部分,生煎味道也不错,要不要给你尝尝?”

  方娆收了笑容:“一个小女佣,有什么资格和我们讨论吃的话题?我们的胃口和下等人可不一样。”

  方娆高傲的仰起头。

  “下等人?”

  夏浅妤看了一眼傅婀。

  “傅小姐早餐吃得可好?”

  早上大家可在一个餐桌上用餐,这是事实。

  傅婀脸上挂不住,碰碰方娆:“算了,你和她较个什么劲,她一扫地的,你是名门闺秀。”

  方娆对得罪夏浅妤挨鞭子的事还怀恨心,这会儿语气也不会好:“是呀,狐狸的基因性格就是人尽可夫,比老鼠屎还臭的女人,我跟她计较什么。”

  方娆摸了摸今天打理了一个小时的发髻,傲慢的移开视线。

  夏浅妤站了起来,不怒反笑:“我以为方小姐多么优雅呢,原来口气这么臭。”

  李年走到时,就听见夏浅妤这句话。

  他把目光落在方娆身上。

  方娆不怕家佣,但怕李年。

  她赶忙往傅婀身后挪了挪。

  “李管家,我们闲逛呢,你也要管闲事吗?”

  以傅婀的身份,她还能让一个管家给踩在头上吗?

  李年恭恭敬敬的应道:“婀小姐,我这里也很忙,如今关于夏小姐的问题,傅先生问起,我要是答不上,就得在未澜邸消失,你来宁阁小住,怎么逛都随你高兴,我该做的也不会落下。”

  傅婀一听,大哥还要关心这种小事,心中升起畏惧,但还是硬着头皮,勉强维持住公主的气焰。

  “行啊,大哥要是问起,就把夏浅鱼刚才说的话一句不落的告诉他,让他看清这个女人的另一面。”

  “对,最好也让他知道你们对这只兔子垂涎欲滴。”夏浅妤小声补充她的话。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想吃兔肉,大哥还会吝啬到不给?”傅婀并不知道这只兔子的来历。

  夏浅妤故意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叹息道:“是我唐突了,二位小姐是上等人,要吃什么都吃得到。我这种干活的下等人,不配阻止您的想法。”
sitemap